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天命信条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天命信条

水舛

  • 科幻

    类型
  • 2020.11.13上架
  • 4.61

    连载(字)

16位书友共同开启《天命信条》的科幻之旅

见习水舛 见习书友20180407183243223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重生

天命信条 水舛 2185 2020.11.12 23:11

  年轻人总以为死亡离自己很遥远(当然,死亡焦虑症的相关患者不在此列),于是他们把人生都放在了以后。

  可当死亡突降的那一刻,或者意识到自己已经把光阴虚度到差不多了,就会突然发现,已经有些太晚了。

  所以,很多人都想回到以前、曾经。

  不是说那时候有多好,只是说大家都觉得那时候还有机会、还有心气,还有足够的时间来支撑自己来完成或弥补某些事情。

  【姓名:宁佑源。性别:男。年龄:28。住院号、过敏史、主治医生……】

  由于大开着窗帘,电视反光的厉害,而播放的内容又十分无趣,所以百无聊赖的宁佑源正对着荧幕上倒映出的他的床位卡发呆。

  门外。

  “别闹了,我还要工作呢。”

  “‘等死哥’还没挂呢?”浮夸的腔调下声音压得很小。

  “什么‘等死哥’!会不会说话啊,快回你们科室吧。”

  “行吧,下班别忘了出来吃饭。”

  轻不可闻的声音消失,过了好一会儿,才传来“咚、咚咚”短促的敲门声,而后走进来一位年轻的小护士,俏脸微红,笑容却在宁佑源抬头前就很职业的收了回去。

  “源哥。”小护士先打了个招呼,随后递过来一本书半开玩笑道,“咱们医院的书馆都让你看完了,再想看书,我就得回家找找市图书馆的借书证了。”

  宁佑源洒然一笑,接过书道:“既然如此,把这本书看完,我也就不赖着不死了,只是可惜了‘等死哥’偌大的名头。”

  小护士一愣,刚待解释,眼前的男人却摆了摆手,看得出来,他已经没什么精气神了。

  宁佑源从小护士几年前进院实习的时候就在了,可以说是伴随了她整个的职业生涯,她也亲眼看着这个比他大不了几岁的青年慢慢步入了死亡的深渊。

  想到这里,小护士眼前泛起一层雾,耷拉着头,默默给宁佑源换起吊瓶。

  “源哥。”小护士低着头轻轻唤道。

  没人回话。

  感到了一股冷风吹过,小护士心里咯噔一下,吞了吞口水,边抬头边问道:“源哥?”

  面前空无一人,哪里还见得着宁佑源的身影,只有病床中间还搁置着宁佑源刚翻看了一页的旧书。

  青黄色的书页上这么写道:凡神谕所示,皆为天命。

  【凡神谕所示,皆为天命】

  身影出现在大街上,宁佑源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一路闯着红灯,耳边不断回响起让人烦躁的喇叭声和叫骂声。

  不多时,暗红色的围墙映入眼帘,来到正门,没有门卫阻拦,很轻易就进入到了满是红砖红瓦的校区内。

  这里是他的高中母校,境川市第一中学。

  踏入教室,伏在老旧的木桌上,脑袋昏昏沉沉的,意识已经很模糊了。

  夏日黄昏的斜阳顺着摇曳地窗帘一缕缕洒在他脸上,周围静悄悄的,听不到屋外的蝉鸣,听不到挂钟走动的声音,慢慢的,好像连自己的心跳和呼吸也都察觉不到了。

  这就是走马灯吗?宁佑源仅存的意识,如此想到。

  忽然,耳边传来呼喊。

  “小源儿。”

  “小源儿!”

  “宁佑源!”

  迷迷糊糊睁开双眼,朝阳打在他眼眶中,十分刺眼。

  “还没死啊?”宁佑源眉头紧蹙,言语间十分惋惜,然后立马继续道,“小点声!老子还没死呢!”

  “呸呸呸。”女生对宁佑源的晦气发言很不满,满脸黑线说道:“我还没寻死觅活呢,你急什么?”

  “你不会要说你忘记昨晚发生什么了吧?”看见宁佑源一脸茫然,眼神涣散的样子,女生用难以置信的语气问。

  宁佑源置若罔闻,涣散的眼神恢复焦距。

  环顾四周,老旧的课桌,堆满纸张的讲台,写满名字的黑板,最后把视线定格在跟前这道俏丽的身影上,鼻尖痒痒的,甚至能闻到发丝淡淡的清香,这给他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

  我不在医院?我还没死?

  一阵风从窗外吹过,宁佑源打了个喷嚏,感受到背后被汗水浸湿的T恤,心里空落落的,这就像是刚做了一场噩梦。

  好大的喷嚏……女生侧过身子,用嫌弃的表情给宁佑源递过来两张纸巾。

  宁佑源没有伸手接过,而是用力掐了自己一把,真实到不能再真实的痛感,让他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停下手,宁佑源对眼前的女生不确定道:“左灵玥?”

  “宁!佑!源!”左灵玥一字一顿叫出宁佑源的名字,她眼眶微红,声音听得出来很生气,“你自己在情书里写的,‘叫左灵玥这个名字的女孩,我一辈子也不会忘’,合着今天你就忘了?而且昨晚你表白的时候把我名字喊的不是很大声吗!”

  左灵玥止不住自己的泪珠,扭过头,不想让这个男生看见自己不争气的样子,可从声音里已经能听见些许哽咽了:“表白就表白嘛,咳咳咳……”

  被自己呛到的左灵玥好半天才继续道:“干嘛当着这么多人面,还当着我爸表白!”

  藏在宁佑源内心深处的回忆涌出,他问道:“现在是哪年?”

  “现在是几几年?”宁佑源又问了一遍。

  左灵玥独自悲伤,懒得搭理他。

  宁佑源捏了捏手掌,枯木般的身体重新散发出活力,干脆一把拽住了左灵玥的小手,拉着人家就向外面跑去。

  被吓了一跳的左灵玥挣扎不开,看着宁佑源狰狞的侧脸,心一横,任之由之了。

  踏出教室,过往如滔天洪水袭来,这是他在医院里不愿意想起的,因为这只会给他带来沮丧和悔恨,可现在却似乎又近在眼前了?

  门牌上的高三二班一闪而过,踩着脚下的青石地面,跑过一个个自成一室的小平房,四班、六班、八班、十班,门牌偶数交替,很快就来到了办公室前,还能听到里面说话的声音。

  “砰!”

  屋内几个人被吓了一跳。

  踹门而入的宁佑源,也不说话,拉着左灵玥直奔办公室悬挂的老黄历前。

  2015年8月8日,己未年甲申月丙辰日,六月廿四,立秋。

  “手机。”

  宁佑源发出的声音沙哑的有些让人害怕。

  “什么?”

  “我说手机!”

  接过手机,锁屏时间是5点30分。没有密码,直接划开页面,确定联网状态并多次刷新后,和黄历上的日期一般无二。

  “嘿嘿嘿。”宁佑源先是小声笑了起来,随即越笑声音越大,“哈哈哈哈哈哈哈!”

  “狗日的老天爷,既然如此,我就勉强原谅你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