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天命信条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都市传说

天命信条 水舛 2090 2020.11.16 23:55

  神仙好汉四个字宁佑源虽然当不上,但说起来他还真不是什么一般人。

  得个病都贼玄乎,玄乎到省内数一数二的私立医院愣是能让他白吃白住了好几年。

  也算拿生命给世界做贡献了……

  往事随风,上辈子的事情暂且不谈,单说说现在吧。

  表面看起来十八岁的宁佑源是知名双一流高校的准大一新生,祖国的花朵,社会主义的接班人。

  可鲜为人知的是,他还兼着网络写手、视频博主,游戏装备倒爷、侦探等多个非主流职业。

  当然,这年头甭管谁去开本小说、发个视频,或者交易下游戏装备、看两集柯南后都尽能如此称呼自己。

  但有道是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以上列举的职业他虽远不敢称之为行业翘楚,但也都混得有声有色,甚至小有名气。

  ……

  年久失修的电梯摇摇欲坠,宁佑源脚下稍微用了用力,感觉还是走楼梯比较安全一些。

  拾级而上,墙壁上充斥着各式各样的小广告与涂鸦,三楼的窗户没关,风带着雨水呼呼往里灌。

  从四楼的楼梯口刚出去,就听到有人招呼他:

  “嚯,这不是小宁吗?莅临小店还真是蓬荜生辉。”

  应声望去,入眼乌烟瘴气,不大的牌桌上挤了七八个人,除了招呼他的那位余着皆未抬头。

  “五带三,走了!给钱给钱。”

  “给个锤子钱,赢了钱就想走?继续!”有人嚷嚷。他们是记牌打的,打完了再算钱。

  宁佑源揉了揉鼻子,去到半开的窗口处,招手。

  “陈哥,那人谁啊?”有人问。

  “就你话多是不是?你替我打,输了小心我抽你。”先前招呼宁佑源那位,撂下手中的牌,走了过去。

  “戒了。”

  宁佑源没接递过来的香烟。

  这人也不在意,捋了捋油腻的长发,干脆把自己嘴巴里叼的半支烟也从窗口丢了出去,客套说:“高考完怎么也不见你过来玩啊?”

  过来抽你们的二手烟?我怕不是没两天就得得肺癌。宁佑源心中腹诽,口中却毫不拐弯抹角道:“找你问点事。”

  “里边说。”陈明霖道。

  会客室装潢不错,宁佑源在沙发上坐下,接过茶杯抿了一口问:“蛇哥这人你知道的多吗?”

  陈明霖听到这个问题顿时肢体有点僵硬,随后大吐苦水:“靠,别提了,这人也不知道哪犄角旮旯冒出来的,挤兑的兄弟都混不下去了。”

  见宁佑源似笑非笑,陈明霖知道糊弄不过去,他表情略显沉凝,压低嗓音道:“哥哥劝你还是别来搅这潭浑水了,我这边都十几天不营业了,生怕把自己搭进去。”同时手指向地板。

  “蛇哥这人有点……”陈明霖琢磨了一下措辞,形容道,“有点妖,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

  好不好惹,他一个从上辈子回来过得人能不知道?宁佑源笑道:“你把你知道的告诉我就行了。”

  见宁佑源不以为然,陈明霖只好说道:“蛇哥是干游戏外挂发的家,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对游戏的了解基本停留在扫雷和蜘蛛纸牌,具体也不清楚。”

  陈明霖反锁上门,才继续道:“不过,听说这人觉得老干那个不是长久之计,就想着也来我这行分杯羹。镜县他这种人三天两头就往外冒一个,我们也没在意。

  结果不知道怎么就搭上了大老板的线儿,还真让他做成了,混得那叫一个风生水起。

  有人不服,就挑他的事……”

  陈明霖两根手指扫了扫脖子,再次指向地板,暗示挑事者的结局,总结道:“后来大房就都归他管了,我们倒成打酱油的了。”

  “所以,你这儿就改棋牌室了?”宁佑源取笑。

  “哈哈哈,别提了。”陈明霖没忍住,点了根烟,深吸一口继续道,“不过,也怪这孙子命不好,一点不讲规矩就算了,还让人顺着他那条做外挂的线把事儿都抖搂出来了,我估摸着,没几天就得遭殃。”

  “搂草打兔子,小心点吧你。”宁佑源提醒。

  “我个开棋牌室的,关我鸟事。”陈明霖玩笑道。

  翻了个白眼,宁佑源说道:“行了,给我弄点装备,我下去趟。”

  “现在?”

  “昂,怎么了?”

  “不是哥哥不帮你,下边都没人了,去干嘛啊?再者说了,蛇哥大本营还在下头呢,你不是自己往枪口上撞?”陈明霖反对道,“别没事找事了,带你出去消遣消遣,打道回府算了。”

  “我名字也在他的名单上。”宁佑源随口道。

  “什么!”坐在老板椅上的陈明霖霍然起身,问道,“真有那东西?”

  听说蛇哥手里有个张名单,凡是在上面有名字的都逃不过他的魔掌,陈明霖本以为的蛇哥自己造的势,现在看来似乎确有其事?

  “你个刚毕业的高中生,半年也走不到我们这里一趟,凭什么有你的名字?是不是唬我?”

  上辈子是没有的,现在就说不准了。宁佑源笑嘻嘻道:“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呗。”

  “小宁,我真不跟你开玩笑,坊间传闻,凡是上了名单的人,只要入了夜,就会头显血月,有死神光顾。”

  “要不怎么说坊间传闻。”宁佑源放下茶水,觉得还是自己在酒店买的的奶茶好喝,“都市传说里我还有身高九尺、腰围也九尺,长得三头六臂,能破碎虚空呢。”

  论都市传说,宁佑源那叫一个赫赫有名。

  打个比方:路人甲和路人乙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

  路人甲上门寻仇,眼看一刀就要砍过去,这时候突然路人乙来了一句“我是宁佑源他二大爷家邻居的婶婶的女儿的远方表哥”这种话,对面也得掂量掂量自己敢不敢动手。

  好在宁佑源是个孤儿,混都市传说的时候也不以真名示人,所以“我是宁佑源他二大爷家邻居的婶婶的女儿的远方表哥”这种事还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

  由此可证,都市传说主要还在传说后二字身上,既然是传说,那多半言不尽其实,叫都市谣言反倒更贴切一些。

  不然按传说里,他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也不过是小事一桩,凭什么前世病魔缠身,今世碰上超自然事件两眼一抹黑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