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天命信条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命运的敲门声

天命信条 水舛 2212 2020.11.20 12:12

  “小源儿、小源儿,走到哪儿你都忘不了个小源儿。”孙小莹看向昏暗中,远处过道里确实有个黑影在移动,也不知道怎么看出来是宁佑源的。

  “我看着挺像的,这不是问问你嘛。”左灵玥听着闺蜜语气不太好,解释道。

  “用不用我替你张罗张罗?”孙小莹半站着身,刺激道。

  “坐下。”左灵玥赶忙拉住,用薯片堵上了她的嘴,气哼哼道,“算我多事。”

  “嘻嘻。”孙小莹笑。

  谁成想,那人还真是宁佑源。

  摸着黑,他走到观众席中央,脚下稍一用力,把刀踢进了座椅下面,只稍稍留了一个刀把在外面。

  记好位置,气定神闲继续往前走着,戴着和左爸同款鸭舌帽的他,来到蛇哥旁边隔了几个位置落座。

  今天的大礼堂远称不上座无虚席,甚至因为下雨和节目的原因,有的人没来,有的人已走。

  前排蛇哥的那排座位,就空了好几个,胆大心细的宁佑源采取了灯下黑的行事准则,坐了过去。

  胆大心细这词用在宁佑源身上是没什么问题的,以前的他,经常活跃在特殊场合干类似的事情,并且从无失手。

  事后只会为他在把四大名著捆一摞儿都道之不尽的真真假假的逸闻轶事中再填一笔。

  简单地说,以前的宁佑源就是那么一个没事找事的社会不稳定分子。

  图什么?

  什么都不图。

  可能这就是他之所以能成为都市传说的原因吧。

  不过目前就有些棘手了,初入超现实领域的宁佑源,坐在座位上,轻弹脸颊,心想什么叫宿命一战。

  余光里的蛇哥二十七八岁左右,有些虚胖,西装革履坐在那,丝毫感觉不出什么危险。

  “你知道吗?”蛇哥突然歪过头开口了。

  宁佑源装作路人随意瞟了他一眼后看向舞台,节目还没开始。

  蛇哥继续道:“命运这东西很奇怪,有时候你以为已经掌握住了,其实随时都会从你手中溜走。”

  如自言自语般说完,他对着远处台上的主持人打了个响指,然后那脑袋就碎了,鲜血飞溅,其中还混合着白色的脑浆。

  其他人旁若无事,另一名主持甚至踩上了她的胸脯。

  “这叫应激性修正。”

  蛇哥擦了擦嘴角溢出的鲜血,摸了摸西裤口袋,从里面拿出一张青黄色纸条。

  “你能相信,那些人把这张纸条给到我的时候,说这就是我们的天命。”

  宁佑源一收刚才面无表情的脸庞,挂着淡淡到有些欠揍的微笑看了过去。

  【你将杀掉名单上的所有人,和宁佑源。】

  “打打杀杀的多不好。”宁佑源语气很随意。

  轰隆!

  室外一声雷鸣炸响,拉开幕布,乐队站在红色三十公分左右高的平台上,转过身深鞠躬后,背对着观众,开始挥动指挥棒。

  演奏开始,阴冷、肃穆且庄重的声音响起。

  接下来的演奏声音以弱的力度急促地出现在各个声部,似余音一般。

  “不!你根本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想要抓住宁佑源左手的蛇哥,落了个空,音乐中他心有戚戚道,“天命不显,迷失之人从残破的棺椁中涌出,平静的湖面下暗流溅起,而魂火将熄,灵力不在。”

  音乐再次起伏,他用自己沙哑的嗓音继续道:

  “消弭——

  在凡人无法触及的边远之地。

  传说,

  那里是神的故乡,

  还是灵的诞生与归来之所,

  通往天命的钥匙藏于此处尽头。

  自以为有幸聆听神谕的生物,心中无不重复教条:死亡中复苏,匍匐前行,领域中或可一堵吾主之真容。

  从而,迎接天命。”

  “嘶。”宁佑源倒吸一口凉气,问:“那你知道吗?”

  “知道什么?”蛇哥抬起头,眼睛里满是血丝。

  “对待普通人,请循序渐进。”这货叨叨了半天,宁佑源根本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

  “哈哈哈哈哈!”蛇哥大笑道,“你源哥也配叫普通人?活该你病入膏肓。”

  源哥这个称呼在都市传说中人人皆知,比如之前的黄毛,对于蛇哥知道这一点宁佑源毫不称奇,只是后半句又是什么意思?

  心生疑惑的宁佑源表面笑容不减,平静的看向蛇哥。

  蛇哥接连打了十多个响指,舞台上正在演奏的人员也倒下了十多个。

  音乐根本不见停,瞬间的沉寂之后,嘹亮的号角声在圆号声部奏响,随即,抒情的音乐传来。

  演奏的人员虽然倒下了,但演凑还在继续着。

  宁佑源看着大吐血的蛇哥,语气相当之平淡:“我稍微猜一下。你的能力是那张纸条带来的,但是你不能用在其他人身上,否则就会遭到反噬。”

  蛇哥面色苍白道:“没错,只能杀名单上的人。”

  “那你个删减版的灭霸,为什么不直接一个响指干掉我呢?”宁佑源好奇道。

  鲜血流到脸上,还能感到些许温热。

  蛇哥死死掐住宁佑源的脖子,说道:“因为我做不到!做不到你知道吗!做不到!”

  交响乐的旋律以不可阻挡的气势将所有人淹没了。

  窒息感消失,宁佑源侧过头,蛇哥还处在原处,舞台上的音乐继续响奏。

  什么都没有发生。

  然后一切戛然而止,《天命》出现。

  【宿命一战,以戏剧化的形式落下了帷幕,而你又将何去何从?】

  【答案将在张冰的灵魂被收走后揭晓。】

  【友情提示:从来没有人能违抗天命,任何形式下的天命。】

  “对待普通人,请循序渐进啊混蛋!”宁佑源看着左手的纹身,用只有他自己听得到的声音骂道。

  《天命》消失,时间恢复。

  闭上眼,感受着音乐,宁佑源躺在坚硬不算属实的木椅上,在他人生中少有的感到了迷茫。

  第一次是他养母过世,第二次是他身患绝症,第三次就是今天了。

  重生后,不,包括重生这件事本身,他都感觉背后冥冥中有一股力量在操纵。

  “咦,说好的总统套房呢?”五仁儿出现了。

  “你不是龙吗?躲下面干什么?”宁佑源低头问道。

  “因为起来就被别人看到了啊。”五仁儿疑惑不解,“影响多不好。”

  嗯?听到这个回答,宁佑源察觉到了什么,难不成《天命》夸张的出场方式也是为了避开普通人?

  “你知道什么叫应激性修正吗?”宁佑源回想了一下,“修正到底是什么意思?”

  “知道啊,意思就是回归正常呗。”五仁儿回答。

  这个回答我可接受不了。宁佑源怕自己低身轻语的样子引起别人的注意,站起来从座位上离开了。

  五仁儿则顶替掉鸭舌帽,趴在他头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