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天命信条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梦吗

天命信条 水舛 2086 2020.11.14 08:00

  对于前世那场车祸的祸首元凶来说,人道毁灭这件事是毫不为过的。

  立在车门处,宁佑源深呼一口气,青烟在半空弥散后阴晴不定的他才拾级而上,进入到车内。

  “小源儿,主任同意你参加七日游了。”

  刚才赵斌上来想跟宁佑源说这件事来着,可他不在,就让左灵玥代为转达了。

  宁佑源愣了一下,前世因为需要家长亲自来学校签订责任书的原因没去成,重生后本以为得费一番周章,没想到蝴蝶翅膀煽动的这么快,问题已经解决了。

  “听说是你早上发酒疯的原因,嘻嘻。”侧身让出空间的左灵玥打趣。默认在客车落座的位置是按教室所处的座位分的,可左灵玥想跟挨着过道的闺蜜聊天,宁友源只好坐向靠窗的位置。

  “发哪门子酒疯?”宁佑源不解。

  “咱不知道发哪门子酒疯,反正老赵是这么给你定义的。估计主任在办公室被你唬住了,再加上老赵一顿添油加醋,怕你想不开,就同意你参加七日游了。”

  言罢,后头有人隔着老远高呼:“宁佑源你早上是不是喝多了,拉着灵玥表演了场大闹办公室?我跟他们说他们还不信。”

  “什么情况?”有人一无所知。

  “原来是发酒疯啊,我还以为真疯了,你们是没看见当时他那个吓人的样子,笑的可大声了。”一个亲眼所见的女同学说。

  “是不是昨晚跟左灵玥表白失败受刺激了?”

  “卧槽!真的假的?我怎么不知道?”

  “骗你干嘛,就在校门口,昨晚学校给老赵帮忙的同学都看见了。”

  “不愧是我源哥。”

  大伙儿的八卦之魂熊熊燃起,马上脑补出表白失败,失意酗酒,真情流露大脑办公室的一整套剧情,搞得左灵玥都不好意思抬头了。

  宁佑源清了清嗓子,站起来大声道:“首先今天早上发没发酒疯,我得自己先核实一下。不过,谁告诉你们我昨晚表白失败了?我作为当事人怎么不知道?”

  “源哥!源哥!源哥!”男同学吹着口哨高呼。

  左灵玥可是所有人都认同的班花、校花,没想到被宁佑源拿下了,这可是大新闻。

  “源哥吹牛的样子好帅!”不仅男同学,几个女同学也效仿起来,车里一时间炸开了锅。

  “你胡说什么呢。”左灵玥很生气,把宁佑源拽到座位上,怒道。可声音听起来还是那么好听。

  “胡说吗?你亲口说四年后当我女朋友的。”

  “你这是断章取义、混为一谈。我是说四年后你还喜欢我的前提下才给你做女朋友的。”

  “哦~”宁佑源拉着长音道:“我怕你到时候不喜欢我。”

  “哼,我又不是你,花心大萝卜。”

  见左灵玥不小心说漏了嘴,旁边的闺蜜做古怪状,调侃:“羞羞羞。”

  宁佑源则一本正经念起了诗:“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

  “闭嘴啦!”害臊的不行的左灵玥用手堵住了他的嘴。

  宁佑源不自觉伸了伸舌头,顿时一股直冲脑门的冷冽让他打了个哆嗦。

  接下来,寂静与寒冷是他唯一的感受。

  “果然是做梦吗?”宁佑源死死盯着窗户上瞬间凝结出的冰霜,呼出一口冷气,苦笑自忖。

  外面的雨珠都停滞在半空,众人保持着他们前一秒动作呆在原地,不知所措的宁佑源合上了双眼,静静等待梦醒回到病床的那一刻。

  重生、穿越这种事,果然还是只存在于幻想中啊……

  “活着真好。”宁佑源感慨万千。其实他很久以前就对生死这件事看的很淡了,可如今重新来过,不由让他倍感珍惜,没想到结果到头来还是大梦一场空。

  十年未见,依旧如初。

  睁开双眼,看着左灵玥完美无瑕的容颜,宁佑源想把这份儿感情刻在自己心里。

  忽地,黑影闪过。

  “嗯?”宁佑源余光捕捉到窗外的一闪而过的异动,急忙望去。

  但见窗外的地中海司机眼神木讷,可还行动自如,他面前,背对着宁佑源,站着位身着兜帽风衣的娇小黑影正在抬手给他什么东西。

  是那本书!

  宁佑源不由瞳孔收缩。

  只见地中海司机拿起书,置于胸前,闭上眼,嘴里嘟囔半天后打开书页,从上面撕下一张纸条,背贴在右手手背上,握拳抵住了脑门。

  动作完成后,那本书还给了兜帽人,纸条则放进了上衣内侧口袋,样子很是珍重。

  四目相对。

  察觉到窥视的兜帽人转过头,看到把脸贴在车窗上的宁佑源,眼睛里流露出几分差异。

  不过跟他所做的交流也仅限于此了。

  随后……

  淅淅沥沥的晨雨重新落到大地上,同学们吵闹的声音再次响起。

  “车窗是死的。”左灵玥收回纤细白皙的小手,看着一副想要破窗而出的宁佑源很犯愁。

  酒自己同桌肯定是没喝的,可人怎么醉得不行啊。

  看到宁佑源转身,左灵玥心里很慌,怎么又流露出早上那种诡异的表情了?

  “不管老天爷包袱抖得多大,我都不会失去你的。”

  说完近乎誓言般的话,宁佑源越过迷惑不解的左灵玥,闪开起身凑热闹的闺蜜,三步并作两步来到车外。

  雨又大了少许,水珠流淌,看着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众人和地中海司机,宁佑源不知从何谈起。

  跟司机挑开天窗说亮话?

  宁佑源不觉得一个酒驾开车的同时老婆打电话吵架,导致行至临崖路段反应不及时发生了一场灾难的人,有什么理由能让他冒打草惊蛇的风险。

  手不觉就抬了起来,轻弹脸颊。

  “不好意思啊同学,已经拍好了,收拾完东西,咱们八点钟准时出发。”节目组的场务见车里下来个学生,站在雨里也不撑伞,还以为等着急了,特地过来解释。

  “实在不行,你们打打扑克。”场务拿出副扑克牌给到宁佑源,补充道,“不过得还我啊,小一百块钱呢。”

  回到车内,左灵玥闺蜜问道:“抛下我们灵玥出去干啥了?这两分钟可不够你买副扑克牌的。”

  而手里的单车牌,也把宁佑源拉回到现实中了。

  既然不是梦,那究竟是什么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