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天命信条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乱杀

天命信条 水舛 2667 2020.11.22 04:44

  礼堂顶部的大灯已经被打开了,天花板边缘还围了一周灯带,从光的角度和亮度判断,看的出当时是很用心去设计过的。

  不过除了宁佑源也没有人还有闲情逸致去关心这个了。

  一轮血月打在半空,观众席中间立着十多个镰刀怪,人流由此被割裂,一部分涌向了舞台,一部分涌向了外门。

  镰刀怪也分成两拨追了上去,收割着观众们的生命。如果此时还有人没被吓破胆的话,就会发现,每具尸体里都会溢散出一缕蓝气,汇聚到舞台中央。

  那里站着一位消瘦的青年,戴着副黑色眼镜框,脚下放着一个圆形储物类的东西,死者产生的蓝气也尽数皆没入其中。

  看来把这个圆盒子抢到手就算完成任务了。宁佑源独自刷了个刀花,心想。

  “月饼,你先放个技能清场吧。”宁佑源对五仁儿指挥,“把镰刀怪都干掉。”

  五仁儿瞪着龙眼,用尾巴倒挂在刀柄上,说道:“不许叫我月饼!”五仁儿月饼什么的太丢龙脸了!

  他不停道:“没有能量了,放不出技能。”

  “那回呀。”没能量就回呗,多简单的事情。

  “你真当打游戏,呼吸回血大法啊!我得冥想,冥个两三天就有能量放了。”五仁儿继续说,“外面太危险,本龙冥想去了。”

  正所谓好龙不立危墙之下。五仁儿消失在宁佑源左手处。

  宁佑源抬起左手放在眼前,暗叹:没想到自己未经人事的左手,竟然被玷污了。

  玩儿归玩儿闹归闹,别拿左手开玩笑。

  镰刀怪的实力不尽相同,速度、力量上都有显而易见的差距,不仅如此,之前在地窟长廊中的那只镰刀怪的顺发无冷却剑气技能,这十多个货色就没有会使的。

  他们都是采取近身硬砍的攻击方式。

  少数勇于反抗的人,虽然因为没有武器的原因对镰刀怪造成不了实际上的伤害,但使得宁佑源对镰刀怪的大体实力有了一个基本了解。

  舞台处,枪声再起。

  处在二楼的左爸和队员们从后台杀出,子弹打在镰刀怪头上,对怪物的伤害是致命的。

  左爸面沉如水,由于异变来的很突然,莫名出现在观众席中央的怪物在人们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就杀掉了近百人,包括位于观众席监视蛇哥的队员。

  处于二楼的他们有些姗姗来迟了,现在人群和怪物被分割在礼堂两边,还有不少落单的人跟无头苍蝇似的乱跑,很难集中搞定。

  “爸?你怎么在这!”左灵玥他们音乐座位很靠前,早早就来到了舞台上,她看到自己爸爸,惊叹道。

  “躲好。”左爸没时间解释,继续叮嘱道,“跟着宁佑源走。”

  听到宁佑源的名字,左灵玥心中有些庆幸他没来参加音乐会。

  左爸他们从舞台上下来,对镰刀怪进行打击,却没想到背后遭到重创。

  镜框男随口道:“哦?本土世界的执法机构也在吗?干掉他们。”

  “没问题。”

  “爸!小心后面!”左灵玥喊道。

  “太迟了!”从镜框男身边冲出来一个身穿白色背心的男人,体型健壮,肩膀处还能看到被遮盖了一半的大大的猎字。

  背心男右手提着大剑,左手捏碎了手里的三块红色小石头,三只镰刀怪在他身边出现。

  左爸一行回头,反应不及的他们在背心男和镰刀怪的一轮攻击下,全部丧命。

  “啧,乱杀。”背心男站在一堆尸体上说。

  “啊!”舞台上尖叫声此起彼伏。

  地上满是呕吐物。

  镜框男满意的看着脚下的圆盒子,对位处舞台的人群说道:“谁都不许动,否则就干掉你们。”

  他打算把人群都集中到一起,这样后续杀起来比较方便,否则一群人乱跑的话,半个小时内获得的灵力就要大大缩水了。

  舞台上百十多个人,被三个镰刀怪围在中间,挤成一团。

  “爸!”左灵玥脑袋懵了,她挣脱开闺蜜,跑向舞台下面。

  “哈哈,没想到本土世界还有这么好的货色,还真是意外之喜。”背心男揪住了左灵玥的秀发,看着她满是泪痕的脸庞,对镜框男说道,“队长,我去后面消遣一下。”

  “不要节外生枝,我感觉不太对。”镜框男说。

  “有什么不对的,这才第一天,咱们算降维打击了。”背心男不以为然,抓住左灵玥的外套,拖着她就往后面走。

  人群中孙小莹冲了出来,但眨眼就被镰刀怪杀死了。

  “小莹!”左灵玥的喊声撕心裂肺。

  人群嘈杂,哭喊声不停,还有想要尝试和镜框男交流的。

  “走你!”伴着喊声,一捆矿泉水飞向舞台,砸向一只镰刀怪。

  这要是再不出手就不是宁佑源了。

  本来打算静待半小时快结束才动手的宁佑源,从观众席杀了出来。

  跳上舞台,刀沿着台边用力一划,黑布做的刀鞘被撕碎了。

  寒光乍现!

  三只镰刀怪的实力比起追杀普通人的那些更差,宁佑源刀起刀落,锋利刀刃划过,三只镰刀怪都被他砍掉了头,接着,变成了失去色泽的黑石头。

  宁佑源拍了拍裤兜,之前从地窟干掉的镰刀怪掉落的石头他还放在身上。

  “乱杀!”宁佑源很装逼的说。

  攻击不停,背心男被迫松开手躲过攻击,宁佑源拉住了倒向一旁的左灵玥,抱在胸前,接道:“女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

  背心男身手很好,失去平衡的瞬间右手撑地,一用力两腿蹬向偷袭他的宁佑源。

  宁佑源抱着左灵玥后撤步,左手把刀换在右手,斜劈向背心男,嘴中继续说道:“好在,我是使刀的。”

  不得已,背心男急速后退,打了个踉跄,因为惯性摔在地上。

  “队长你别插手!妈的,我今天非弄死这个人。”背心男对镜框男说。不过却也没轻举妄动,他一时拿捏不住宁佑源什么来头。

  左灵玥抬头看到是宁佑源,紧紧抱住了他,泣不成声道:“呜呜呜,小源儿,我爸,我爸!小莹!还有老赵!”老赵在维护同学们逃跑的时候,就已经被镰刀怪砍死了。

  宁佑源揉了揉左灵玥披散在肩头的头发,从地上捡起被扯掉的红色发带,说道:“没事,有我呢,这就是个噩梦。”

  “你骗我!”左灵玥摇头,哭喊道,“他们都死了。”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宁佑源温柔道,“一会儿就醒了,骗你是小狗,你先去旁边看我表演。”

  宁佑源见两人没有动手,也乐在拖延时间,他带着左灵玥来到人群,暂时安置下。

  转过头,说道:“神谕者猎杀协会做事未免是不是有点太过界了?”

  管他呢,扯就完了,宁佑源继续道:“不知道我在吗?“

  镜框男怕事情失去掌控,阻止了想要说话的背心男,面色难辨道:“敢问您是?”

  “预言者兼游荡者。”游荡者是他跟五仁儿签订契约后开启的身份,预言者则是上午在《天命》旧书里出现过的词汇,宁佑源虽然不知其意,但拿出来唬人总归没错。

  没成想……

  “哈哈哈,你是搞笑吗?这才第一天,预言者怎么可能会出现在本土世界,况且现在是神谕者的天下了。”背心男嘲笑,

  “就算是这样,我们神谕者猎杀协会干得就是杀神谕者的事。

  还有,游荡者这种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身份,你也敢拿来充大头?”

  镜框男也笑了,不知道这人从哪里听来的名词就敢随口乱说,不过,他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不要节外生枝了:

  “朋友,不管你是什么来路,正所谓井水不犯河水,既然知道我们来自神谕者猎杀协会,那么今天我就放你和你女伴一命,结个善缘,怎么样?以后的路还长着呢。”

  “队长。”背心男不满意这个决定。

  消瘦的镜框男摇头,让他无需多说。

  看了眼任务栏里的剩余时间,宁佑源顺着台阶就下:“恭敬不如从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