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天命信条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出行前

天命信条 水舛 2371 2020.11.13 21:34

  突如其来的小冲突无伤大雅,毕竟境川一中再怎么说也是重点中学,三观的建立引导还是在水平线之上的,不至于因为追求同一个妹子这种事,见面就大打出手。

  况且学校里左灵玥的爱慕者少了说也得有个百八十位,想打也打不过来。

  于是乎,双方在敷衍但不失友好的环境下,你来我往说了几句,宁佑源渐渐想起这几个记忆里表现欲非常强的同学们,又说笑了两声,就跟左灵玥买饭去了。

  校门口的物价很低廉,买了十多人份儿丰盛的早餐后,还给赵斌剩下了三十多。

  另外两人十分自觉的把他们那份儿单独付款了,钱则是左灵玥扫码支付的,在一五年的境川市,移动支付已经全面普及了。

  归途一路无话,这让左灵玥很不适应,她八卦道:“老赵你是亲戚吗?”他们班对赵斌基本上都是老师、老赵、老板,三个老字开头称呼,宁佑源刚才那句赵叔就很违和。

  沉浸在重生心态下的宁佑源没听清,侧了侧头。

  “我说老赵是你亲戚吗!”左灵玥无奈重复。今天的同桌太不对劲了,难不成表白失败被打击到了?可自己还没来得及没拒绝啊。

  这小妮子,连个称呼都能惦记这么久。宁佑源脸上笑吟吟,言简意赅道:“我妈跟他是同事,关系不错。”

  “哦。这倒没听说。”左灵玥随口应下。老赵这人很实在,对谁都一视同仁,所以平日里也没见对谁特别关照过,没想到跟同桌还有这么层关系。

  左灵玥想了想,皱眉道:“不对呀,阿姨要是老师的话……”

  “她死了。而且我是养子。”宁佑源语调没什么起伏地打断了左灵玥的问题。

  “呃……”左灵玥不知道说什么好,难怪家长会的时候宁佑源父母从来没来过,以前问他,也都糊弄过去了。

  宁佑源上辈子高中那会儿还是挺在意的这件事的,至于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对左灵玥也没什么不好说的:“别愁眉苦脸了,十五年,不对,五年前她就去世了,现在的法定监护人是我姥爷。”

  宁佑源的养母没有结婚自然就没有养父了,而外祖父、母又在其他城市,平日里跟他也没什么来往,包括他生病以后。

  小妮子低着头不知如何是好,跟在他后头走了一会儿,开口说道:“那大学毕业以后,你还喜欢我的话,我就当你女朋友怎么样?”

  “哈哈哈,德行。”宁佑源对于左灵玥给他四年后画的饼根本不想吃,玩笑道,“虽然这年头僧多肉少,你们还搞内部消化,但我作为一个风流倜傥的大好青年,怎么可能把四年都吊你一棵老歪脖子树上。”

  别说,宁佑源穿鞋一米八出头的身高,三庭五眼棱角分明的脸庞,再配上他的性格,还真称得上风流倜傥。如果收起就差黏在脑门儿上的吊儿郎当和特立独行后,属于走在大街上有很大几率被妹子搭讪的那种。不过也仅限于此了,帅不到惊天地、泣鬼神。

  “我很认真的。”左灵玥抬头。

  “我也没马虎啊。”宁佑源乐呵呵道。

  “哼。”左灵玥哼了一声,她爸说的果然没错,男人都很肤浅。明明昨天还爱得死去活来,今天就不能吊死在她一个人身上了,宁佑源才是老歪脖子树!

  关于宁佑源家庭背景的话题就这么不经意间跳过了,回到教室,时间才过六点。

  跟这些陌生的同学们,宁佑源也不知道说什么,尽皆点了点头,配合左灵玥分发完早饭后拿起背包,径直从教室离开,直奔人工湖附近的水龙头处冲了个冷水澡,换了身衣服。

  大夏天背后一直黏糊糊的,很不舒服。

  “请高三二班及参与七日游的其他人员到操场集合。”大喇叭连续播报了五遍。

  重新回到教室,那里就剩左灵玥和她闺蜜了,因为宁佑源人还没回来,行李箱又还在,左灵玥就特地等了一会儿。

  “头发湿漉漉的,脖子上搭了块儿毛巾的源哥来了!”闺蜜大惊小怪道。

  被打趣的左灵玥很尴尬,嗔道:“发什么神经,快走快走。”

  宁佑源背着双肩包,提起行李箱,很自觉的拿过两个女生的背包,跟在后面。

  三人很快来到操场,三辆大客车前围了五十来号人,跟菜市场似的,人声鼎沸,大包小包放了一地。

  “同学们,同学们!安静!配合一下摄影师,大家三五一组,重新从外头进来一遍。”电视台的人忙个不停。

  “什么嘛,搞得跟真的一样。”

  “我们都毕业了,还指挥呢?”

  “你们补光灯倒了。”

  “……”

  同学们不满的情绪流露出来,说个不停。

  “不配合的人就不用参加了!”级部主任大声喊道。话很不中听,但碍于他平日里的威严,学生们只好偃旗息鼓。

  放下东西,宁佑源环视一圈找到李连林,走过去说道:“带着烟没?”宁佑源在自己包里翻了半天没有,只好跟别人借了。

  两人虽然是情敌,但在校期间处的其实还可以,毕竟全班的烟友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李连林很大方的递过来一包中华,他行李箱里可有一整条。

  宁佑源没要,问道:“便宜点的有吗?”

  旁边有人送过来盒煊赫门。

  “要粗的。”

  “好家伙,毕了业,怎么这多事?”李连林调侃道。他们平日哪有这条件,住宿的时候,就算是几块钱一包的烟,在厕所照样也吞云吐雾的。

  接过李连林给他的玉溪,宁佑源说道:“一会儿折现还你。”

  “穷毛病,自己留着吧,管够。”李连林很大方,又给了个打火机,叮嘱道,“躲着点主任,小心他没事找事。”

  宁佑源笑了笑,点头。听说上辈子李连林到他重生还在医院里当植物人呢,多好的小伙子。

  “下雨了!”

  “哈哈,活该让你们瞎忙活。”有人挖苦,看热闹。

  老赵站出来道:“大家别乱,把行李先放好,按照提前说好的座号进车。”

  夏天的雨来的很快,半晌不见停,制作组怕越下越大,出去商量着叫几个班干部打着伞稍微拍一下,征得校领导同意后,一切还是有条不紊进行着。

  “同学,我脸上有东西吗?”地中海发型的客车司机,在车尾扯着自己不算好的普通话,对面前的学生问道。这学生一脸郑重,撑着伞在旁边站半天了,难不成还怕自己带着他们行李跑了不成?

  宁佑源露出笑脸,掏出烟,自己点了一根后,才递过去道:“师傅,同学们派我来慰问一下您。”

  “哈哈,到底是读过书的文化人,真讲究。”地中海司机也不客气,招呼另外两个司机过来,大声嚷嚷,“瞧瞧我这车的学生,再看看你们。”

  转个身的工夫,宁佑源已经回到车上了。

  “得,白捡一盒烟。”地中海司机对宁佑源的行为一头雾水,权当自己没文化了。

  殊不知宁佑源正在考虑是不是把他人道毁灭,一了百了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