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秦剑东出:前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变法始 烨雷电

秦剑东出:前传 弘农牧 2681 2021.09.20 13:19

  周显王十三年,卫鞅第一次正式变法在秦国火速发行。

  周显王十四年。秦孝公与魏惠王在杜平会盟,秦国结束了长期不与中原诸侯会盟的局面。

  周显王十五年,秦派兵攻韩,占领上积、安陵,并在当地筑城。

  秦国渐渐配得上“战国七雄”的称号了。

  …………

  新法颁行之出,左庶长卫鞅忙的焦头烂额,正义为,于伪反。

  夏季灌溉,每年都是老世族占渠改道,这两年才安生些。按照今年的新法,官府统一放闸开水,在这新法颁行之际,老世族们心生一计,给卫鞅又挖了个坑。

  “世子,不好了!”随着慌张的叫喊声,一个衣着破烂,面带土色的奴仆来到栎阳城的世子府。

  秦国世子嬴驷看到后骂了句:“慌什么!”

  这奴仆急忙跪了下来,擦了擦脸上的土,向世子禀告:“今年放水,官府突然修改时间和水渠,咱们在泾阳的地,怕是没水了啊!”

  “岂有此理!”世子嬴驷拍桌而起。

  “这卫鞅已经欺负到我的头上了!”

  “拿我佩剑,调集府中侍卫,去泾阳!”

  世子嬴驷气势汹汹策马一个时辰赶到泾阳,发现的确自己封地往年此时已经灌溉了水,今年却迟迟不见动静,在封地族长的哭天喊地下,心中怒火更胜!

  直接下令将泾水上游开闸,引导泾阳!

  此时,左庶长府的管家玄明策马赶来,无论世子嬴驷问什么,他开头都是“左庶长说……”,说之后的内容嬴驷自然听不下去,一声声“左庶长”,刺激着嬴驷的神经。

  十四五岁的少年,自命不凡,自幼娇宠,哪受过这么大的气,心中想着:这秦国是我嬴氏的秦国还是你卫鞅的秦国。

  在一旁许多封臣的拱火下,世子嬴驷拔剑径直从玄明胸口捅入。远处栎阳令苏玢骑马往此飞奔,看到这一幕,从马上摔了下来,爬到世子嬴驷旁,对着他说:“世子,您这是犯法啊!”

  世子嬴驷冷冷看着手中的剑,一激灵从怒火中恢复了精神,急忙把剑撇开,两眼无神,顿时虚脱倒地。

  不一会儿,卫尉嬴石和驷车庶长嬴平来泾阳把世子嬴驷带回了栎阳。

  栎阳宫,知道世子杀了官吏,阻挠放水之事的太后,陪着世子跪在太庙,等着自己儿子对自己孙子的处决。

  她想不到,秦国明明是奴隶社会,自己的儿子是秦国的君主,对于自己儿子的处罚却不能插手。

  秦公内室,两个男人默默无言,分别站立两旁,他们都在思考,都在想如果谈起这个话题。

  左庶长卫鞅率先发话了:“君上,法之不行,自於贵戚。君必欲行法,先於世子。我意世子不可黥,黥其傅师。”

  嬴渠梁心中一惊:“黥其傅?”

  世子左傅是自己的庶兄公子虔,世子右傅是士子与新世族的代表公孙贾。

  嬴渠梁低声问到:“不能变了?”

  卫鞅:“法立如山!”

  嬴渠梁两眼望着卫鞅:“不能缓?”

  卫鞅:“法贵时效!”

  嬴渠梁以退让的口吻说到:“不能减?”

  卫鞅:“减刑溃法!”

  嬴渠梁径直走到卫鞅身前,四目相对,霸气四射:“不能特赦?”

  卫鞅听着胸膛高声说到:“法外无恩!”

  秦公嬴渠梁气的一挥衣袖,转过头去

  卫鞅接着低着头缓缓说道:“小政在朝不在民,大政在民不在朝。大道之行,根在民心,世族非议,不足道哉!”说罢抬起头,双眼直愣愣地看着嬴渠梁,“法贵正义,法贵公平;有功于前,不为损刑,有善于前,不为亏法!唯此,法治可立!”

  无可奈何,嬴渠梁妥协了……

  三日后官府发布公文:“世子于泾阳犯法,左庶长府依法处理:由于世子年幼,现劓其左傅公子虔,黥其右傅公孙贾,罚世子嬴驷于太庙面壁十年。”

  对于世子嬴驷的处罚,背后的老世族欣喜若狂,本意是将嬴驷拉下马,来让卫鞅这变法无法实现,没想到卫鞅还是罚了世子。可这一罚,卫鞅与秦公嬴渠梁心中便生了嫌隙;未来的秦公更是对卫鞅心生杀意;公子虔对于卫鞅则是咬牙切齿;公孙贾等士子、新世族也忌惮卫鞅,现在的卫鞅几乎是与全部的秦国贵族阶层站到了对立面。

  可老世族们没有想到的是,卫鞅施行变法的原则就是使秦国脱离奴隶制世族把控向官僚制过渡,将封土封君的制度该为县制直接由中央政府进行管辖,加速使秦国迈上“耕战”的模式,这一切立脚点都是秦国百万的百姓,而非世族。

  其余六国改革变法,依靠世族、贵族,或改革者本身就是世族、贵族,他们在既得利益者上拿他们的利益还需要他们支持,这就是个悖论。而卫鞅虽然和秦国几乎所有的世族、贵族站到了对立面,但他不依靠世族、贵族力量,只要嬴渠梁的君权支撑他,他就有来自君权源源不断的力量,来将世族的利益,分化,再二次分配,加强秦君与百姓。

  富国强兵,国要有百姓来富,兵要靠百姓厮杀。在徙木立信后,卫鞅对世子的处理,使得自己站到了贵族对立面,也赢得了百姓对秦法的信任、对左庶长的信任。

  卫鞅第一次变法后十年,秦人大说,道不拾遗,山无盗贼,家给人足,民勇於公战,怯於私斗,乡邑大治。

  周显王十七年,秦公嬴渠梁以鞅为大良造,将兵围魏安邑,魏国之前的都城安邑,降了秦。

  又过了三年,卫鞅第二次变法,秦都自栎阳徙到咸阳。非井田,开阡陌,确定土地私有,极大的鼓励了农民的积极性,同时集小乡邑聚为县,置令、丞,凡三十一县,从法令的角度,废除了封土封君的封建制度,又在市面上统一了度量衡,极大的促进了秦国内部的经济发展。

  周显王三十年,秦人富彊,周天子致胙于秦公嬴渠梁,诸侯毕贺。

  …………

  卫鞅变法前的秦国,为天下所鄙;卫鞅变法后的秦国,已经真正踏上了“耕战”的国家模式。经过商鞅变法,秦国在经济上,改变了旧有的生产关系,废井田开阡陌,从根本上确立了土地私有制;在政治上,打击并瓦解了旧的血缘宗法制度,使国家机制更加健全,中央集权制度的建设从此开始;在军事上,奖励军功,达到了强兵的目的,极大的提高了军队的战斗力,发展成为战国后期最强大的国家,为秦的下一步的战略发展创造了有利的条件,为统一全国奠定了基础。

  百年之后的秦相们陆续对卫鞅做出来评价。安国君时的蔡泽:“夫商君为秦孝公明法令,禁奸本,尊爵必赏,有罪必罚,平权衡,正度量,调轻重,决裂阡陌,以静生民之业而一其俗,劝民耕农利土,一室无二事,力田稸积,习战陈之事,是以兵动而地广,兵休而国富,故秦无敌于天下,立威诸侯,成秦国之业。”始皇帝时的李斯:“李斯:孝公用商鞅之法,移风易俗,民以殷富,国以富强,百姓乐用,诸侯亲附。”

  刘歆在《全汉文》卷四十提到:“夫商君极身无二虑,尽公不顾私,使民内急耕织之业以富国,外重战伐之赏以劝戎士。法令必行,内不私贵宠,外不偏疏远。是以令行而禁止,法出而奸息。”

  杜佑在《通典》卷十二中提到:“历观制作之旨,固非易遇其人。周之兴也得太公,齐之霸也得管仲,魏之富也得李悝,秦之强也得商鞅,后周有苏绰,隋氏有高颎,此六贤者,上以成王业,兴霸图,次以富国强兵,立事可法。”

  当然,儒生们如贾谊之流对卫鞅评价自然是“违礼义,弃伦理”。乃至终其千年的祭孔王朝,统治者心中都会有一个概念:“汉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杂之。”

  这千年的外儒内法,儒是孔子,那法则就是这卫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