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秦剑东出:前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中庶子 临栎阳

秦剑东出:前传 弘农牧 1033 2021.09.15 11:03

  西乞凯十分郑重地说道:“渭水汤汤,秦风蒹葭。昔我穆公益国十二,开地千里,称霸西戎。奈何天不加年,其后内忧不断,东进受阻,偏安一隅,三晋屡屡伐秦,秦风只剩《无衣》。我秦人民风淳朴;秦军视死如归,待雄主英才。今日,秦君招贤纳士,以‘分土’求贤。鞅兄,或可一试。”

  “这”公孙鞅一时不知如何回复。

  此时嬴健拱手行礼言到:“先生!”

  “吾乃嬴室公族,深感六国卑秦久矣,欺秦、辱秦。秦国需要改变,秦国需要先生,以先生大才必能使秦国一改面貌,吾以性命担保,先生在秦一展才华后必是万人之上!”

  一旁的西乞凯沉默不语,他知道嬴健这小子虽然是公室,但也是旁支,不受重视才派至魏都安邑行间谍之事,他拿性命担保?他配吗?这一切在西乞凯的心中闪过,嘴上却一字不说,依旧挂着往日的憨笑,看着公孙鞅。

  公孙鞅面对着两人的深情邀约,自然没有感动。他在心中盘算着……

  这秦国到底适不适合自己?

  难道自己真的只能去秦国一展报复?

  自己去了秦国肯定能一展所学?

  自己是法家,如若秦君意志不坚定,自己会不会成为第二个吴起?

  秦国若是变法,如何成功?

  …………

  在思索半天后,公孙鞅的心,动了。

  第二天,他打算与老丞相家中旧人辞别后,就跟着嬴健前往秦国,面见秦君,畅谈法家之道。

  …………

  步入冬季,安邑的风也冷了许多,今天是嬴健带着公孙鞅返回秦国的日子。

  公孙鞅一人坐在客栈之中,翘着腿,品着茶,等候着嬴健的到来。他在桌上已经整理好自己的行装--全是竹简,这些是他在这二十多年中对法家学说的思考与感悟,也是他打算日后实施的一些刚领。

  一边品茶,一边闭目养神

  只听“咚咚咚”三声,门外有人敲门,公孙鞅起身开门,一开门,一黑衣精干男子便倒在了公孙鞅的怀中。

  公孙鞅定睛一看,是嬴健!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公孙鞅惊呼道。

  嬴健抬起头来,面色煞白,一字一字地缓缓说:“先生,先生。我怕是不能陪同先生回到秦国了。”

  “你怎么样了?伤哪了?”公孙鞅十分惊慌看着地上缓缓流出的血迹。

  嬴健用尽力气拉着公孙鞅的一只手,说到:“先生,我们在安邑城西中了魏人埋伏,我胸口中了一箭,命不久矣。秦国可以没有我,但不能没有先生啊!”

  公孙鞅急忙使劲双手捂住嬴健胸口的出血处。

  “不用了,先生,您快走,他们可以不久后就会追过来,我怕连累先生。安邑城外有人接应先生,快走!”嬴健说罢,头向右一转,便没了呼吸。

  公孙鞅从恍惚中惊醒,急忙擦干双手血迹,尽力擦拭身上沾血之处,向床下扔了布子,便背起行囊,迅速向外走去。

  几个大步冲出了客栈,公孙鞅于附近一处民宅墙身处,背靠歇息,大口大口地呼吸着。不一会看到一队人马,将嬴健由客栈拖出,对着百姓喊到:“此人乃秦国密探,近日于城中打探我魏国情报,今日发现立即处决,大伙平日里看见了偷偷摸摸地人及时与我们联系!”说罢,一刀下去,嬴健的尸首便身首异处,那群人拖着嬴健这一分为二的尸首不知道回到哪个府中请功。

  公孙鞅叹气一声,便转头向安邑城门走去。结果走到城门,也没见一位接应的人,无可奈何,公孙鞅自掏腰包,租了辆破牛车,踏上了赴秦之路。

  魏都安邑与秦都栎阳相距十余日路程,公孙鞅在这十余日的路途中却所获不小。

  秦国河西之地被魏强占,函谷也由魏军驻守。但此地的秦人却铁骨铮铮,从不向魏人谄媚,低头农耕,带有杀气。

  一路之上,在歇脚借宿时,公孙鞅又发现这些秦人是多么的热情好客,一听他是卫国士子入秦,便分享口粮,整理出主屋,一三代五六七口却挤在一张床上。这就让公孙鞅感到秦人的风俗落后,三代不分居还同床,当然也有贫穷的原因在。

  继续向西,途径一村落,还看到了因过冬储粮,农人间私斗之风勇猛,秦人好勇斗狠,于战场是这般,于私下也是这般,竟到头破血流,一命呜呼的地步。

  公孙鞅对秦国“弱秦”的印象又一步加剧了。

  …………

  由于孝公坦诚布公、招贤纳士,引得许多士子都齐聚栎阳。在数日赶路后,公孙鞅也到了栎阳城外,对着城门守卫问到《求贤令》的相关事宜,交谈过后便被引入城中一客栈,等候秦公召见。

  在去客栈的路上,公孙鞅看着秦都栎阳心中想到:“秦国贫弱,想不到国都也破落至此”。

  到了客栈,开了间客房,刚吃上一口热腾腾的胡辣汤,便听的楼下的争吵之声。公孙鞅也不置理睬,接着埋头干饭,随着争论声音之大,他听到了这是高谈阔论之声,有“仁政”、有“周礼”、有“无为”、有“联合”、还有“臣服三晋”的各种主张。

  原来,秦公《招贤令》后,秦国士子纷纷涌入栎阳,六国士子也来了几个,在秦公未能召见前便将这些士子安排在这几家客栈等会。

  公孙鞅大快朵颐后,抹了下嘴然后想到:“若这般等待,何时到我?”

  第二日,秦公近臣景监来到客栈接今日面见秦公的士子,在进入客栈时,公孙鞅便觉得此人来头不小,听客栈小二说了景监的来历,公孙鞅便敞开房门在门口等候。

  景监蹬、蹬、蹬上了楼,向一房间走去,被公孙鞅挡在路中。

  公孙鞅拱手行礼:“大人安好”

  景监还以为这个士子认识自己便回了个礼并带以微笑。

  公孙鞅随之将景监拉入自己房门之内,迅速讲手中准备好的银两塞入景监宽袍大袖中的手内,憨笑说到:“还望大人行个方便,吾乃卫国士子,有治国之策,曾为魏相中庶子,若能面见秦公,必以大礼报答大人”

  景监脸上也笑了起来,“来着的士子都说自己有真才实学,有治国之策,你这中庶子而已,我尽量帮你引荐吧”

  “谢大人”公孙鞅拱手答到。

  三日后,景监来到客栈将公孙鞅迎往栎阳宫。

  这是公孙鞅第一次与嬴渠梁的见面,今日嬴渠梁已经见了十多个士子,一大半都是谈不切实际的“大道”,乏意已起,他期望最后一个士子能带给自己一些惊喜。

  可没想到这个士子也是,张口“尧舜禹”,闭口“尧舜禹”,在这古帝王之道中,秦公竟睡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