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秦剑东出:前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秦剑东出:前传

弘农牧

  • 历史

    类型
  • 2021.09.12上架
  • 3.02

    完本(字)

25位书友共同开启《秦剑东出:前传》的历史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一、灞水南 雄主出

秦剑东出:前传 弘农牧 1073 2021.09.12 00:02

  周显王七年,秦魏两国交战于河西。秦献公于少梁大胜魏军,掳魏相公叔座与魏太子,取魏国庞城之地,但河西之地并未完全收回,献公就去世了。

  一段奋六世之余烈的故事,开始了。

  灞河边,秦献公世子嬴渠梁正策马一路奔向秦驻军大帐。

  大帐中,秦公子虔一边踱步,一边看着躺在床上那以六十三岁高龄驰骋沙场获大胜但又负了伤的老父亲。

  “魏人卑鄙,竟暗箭偷伤我父,这可如何是好”,公子虔心中满是焦虑与不安,还有一丝恐慌。

  秦献公于这战国之世可称雄主。他还是公子赵连时,经秦国动荡流亡赵国,少年英姿获得魏武侯的认可与资助,返回秦国杀秦出公赵昌和他的母亲,夺回秦国国君之位。此时,晋国趁秦国内部动乱夺下秦国河西八座城。献公选择了隐忍不发,恢复元气,废除了自秦武公起秦国实行三百多年的活人殉葬制度,《诗经》中《黄鸟》曾记载秦国子车氏三杰为秦穆公活殉之事,这等较山东六国落后的风俗也是天下鄙秦的原因之一,献公依然决然进行改革,还是在刚上位的这年。

  同年向西,灭西戎的狄族,建置狄道县。献公二年便将坐落在雍城的国都迁到千里之外的栎阳,向东跨了一大步。献公七年秦国初行为市,开始对工商业进行规范管理。初行为市与初租禾为秦国的国库带来大量的收入,国家的经济实力倍增,穷秦的面貌开始有了些许变化。献公十年又将为户籍相伍,把五户人家编为一伍,农忙时互相帮助,农闲时进行军事训练,在许多地区开始了兵农合一。

  周显王三年,秦献公已经五十九岁了。韩魏两国发兵攻打周王城邑,联军逼近洛阳,王室岌岌可危。秦献公以起兵勤王为由在洛阳城下打败了韩魏两军,得到周王的赞赏。秦国在诸侯间的地位也明显提高,动乱了进百年,又安静了数十年的秦人好像恢复了往昔的自信与拓土扩疆的热情,河西,该回来了。

  两年后,献公率秦军攻打魏国,夺取秦国的故土河西之地,一直打过黄河,深入魏国境内到石门,斩首六万人,取得秦国前所未有的大胜利。周王向秦献公祝贺这一胜利,被赐予了与秦穆公一样的“伯”的称号与黼黻之服。

  在这石门大胜之后的这一仗,便是这少梁之战。少梁本为秦国同宗嬴姓诸侯梁国的都城,后梁国被秦所灭,改称少梁。魏国侵占河西,第一个重建的城池就是少梁,少梁又在黄河岸边,与魏国河东隔河相望,是黄河两岸横渡非常重要的桥头堡。

  此时魏国与韩赵联军在浍水作战,只要够快,秦军就可以趁魏军无暇东顾之时,吞掉河西。献公可谓无时无刻不在盯着少梁,蓝田大营发兵北上至少梁不过数日,来的及。时别两年,又是一场胜仗,不仅吃下了少梁还掳了魏国的丞相,在先头引骑兵冲锋的公子虔怎么也不会想到坐镇中军的父亲会负伤……

  随着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献公世子嬴渠梁左手拿着头盔,右手紧紧握着着佩剑,冲入了秦公大帐。

  “公父”,嬴渠梁喊到。与这一喊同时的是左手拿的头盔已扔向后方。三四个急步,嬴渠梁扑倒在献公的床前。

  “公父啊”,嬴渠梁紧握着献公的右手,对着自己的父亲,眼眶中泪水泳出。一旁的公子虔,对着这位世子抱怨道:“这,这魏人如何能将箭射的如此远……”。

  看着仍在喘气但双目无力睁开的父亲,嬴渠梁将头转向了公子虔,问到:“大哥,太医令怎么说?”公子虔一手扶头一手抓着桌角回道:“虽然这箭只是擦过手臂,仅划伤着一道,但箭有毒,太医令说公父恐怕命不久矣……”

  还未等陷入呆滞的嬴渠梁反应过来,躺在床上的献公,在狰狞冒汗的脸上,费力地挤出了一句“好了!”

  嬴渠梁一下回过神来,公子虔也俯身低下到献公床边。

  “渠梁啊”,献公说到。

  “公父,是我”,嬴渠梁饱含泪眼,惶恐地看着自己命不久矣的老父亲。

  “我命不久矣,已是定数,趁为父还有气,要嘱咐你几句”,献公额头的汗珠越来越多。

  “不会的,不会的,公父,不会的。”嬴渠梁拼命地拒绝着这个事实。

  “听我说”,被嬴渠梁双手握住的献公右手有了晃动。

  “我秦人世居陇西,与西戎交战百年,终穆公得以称霸西戎,此后攻晋不胜,魏人还夺我河西之地,内又动乱六十余载,这十余年尽心经营,想恢复穆公霸业,石门一战,咱们斩首魏军八万,本想少梁再进一步,可惜啊”,献公一字一字的慢慢从嘴里吐出,最后的这句可惜更是心中悲愤。

  “儿啊,我问你答。为父走后,我秦国该如何?”

  “不会,不会的”,嬴渠梁满脸泪水的摇头回到。

  献公提高了音量:“让你答!”

  “我,我……当前危急之时,大军应一分为三,河西守军防魏军,蓝田大营调兵向东南防楚,亲军两万护公父速回栎阳以防不测。”嬴渠梁面带惶恐地答到。

  “除了当前呢”

  “公父,肯定会好的,我再去问太医令”,嬴渠梁起身准备向外。

  献公伸手拉着儿子的右手,说到“为父不行了,你是嫡长,快说!”

  嬴渠梁跪倒在献公床边,低着头,口中喃喃道:“公父若真有不测,当前之急是先防魏军,栎阳也需急回。为防三晋于楚,少梁或需割给他们。我秦国外患本就众多,国内老世族又权大。重在内,不在外,需自强后再图东出。”

  “好”,献公煞白的脸,出现了一丝满意。接着缓缓挤出:“魏窥伺我河西之地久矣,三晋同气连枝欺辱我秦人;楚人贪多,不可信。国内世族封地众多,底蕴深厚,你现在还动不得,先依靠他们解决外患……”

  “儿啊,你是我的儿,也是秦国的君。这国为父现在不得不交给你了。左史起书,公子虔取印,我嬴师隰今立世子渠梁继秦国国君。”说罢,咳出了一口献血

  嬴渠梁和公子虔上前扶起献公,哭似泪人。献公缓缓转头在嬴渠梁耳边说到“勿……忘……东……出”

  周显王八年,秦公嬴师隰薨,谥号“献”,其世子嬴渠梁继秦国国君,也就是我们熟悉的“秦孝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