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我能骗过所有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芙罗拉的困扰

我能骗过所有人 洛紫钧 2481 2021.01.14 09:09

  云中出现了一个女人的身影,长裙袅袅亭亭,淡蓝色的发丝随风飘舞。而她的身后,一个身影有如青松,笔直站立,随她一起降落下来,正是黄金少将俊辉。

  雅典娜飘然来到斯维德庄园中。

  “拜见雅典娜殿下!”普洛斯等一众白银战士跪拜在她的跟前。

  一群花花绿绿的小孩子围拢过来。

  “雅典娜女神,您是来救我们的吗?”

  “我们都被关了六七天了,都快饿死了!”

  “雅典娜女神,赐给我们一些好吃的吧!”

  俊辉来到这些孩子的跟前,伸手撩开他们身上的衣衫,道道血痕骇然印在娇嫩的皮肤上,叫人看了不禁心疼。

  “小弟弟,告诉我,是谁打的你们?”雅典娜和蔼可亲的问道。

  “是……是斯维德老爷。”

  一个孩子指了指身上的伤口说道:“斯维德老爷每次叫我们过去都会打我们。他的鞭子抽人可疼了。”

  雅典娜心中终于明白了,斯维德老爷虽然贵为雅典城的首席行政官,受人尊敬,但是,他的骨子里却是个腐化堕落,残忍的恶魔。

  于是她心中暗想,这个斯维德老爷被白仰月杀掉,也是罪有应得。

  “俊辉,传令下去,赦白仰月无罪!”雅典娜说道。

  “是,雅典娜殿下!”俊辉身子一轻,飞向了空中。

  雅典娜看着这群可怜的孩子,一个个娇弱的小生命饥饿,孤苦,伤痕累累,不禁心中生出怜悯之意来,说道:“先将这群小孩子带回天界,让他们吃顿饱饭,然后再想办法安置。”

  “是!雅典娜殿下。”

  ……

  雅典娜将这群小孩子带到了战神殿中,撩开他们身上的衣服,让在座的各位看到了他们身上的鞭痕。

  众人心中如梦方醒,终于明白过来白仰月说的是真话,原来斯维德老爷是个残害儿童的罪犯。

  “喀拉啦”几声脆响,白仰月身上的寒光噬魔链被俊辉解了下来。

  “妈妈!妈妈!”白仰月像只欢快的小兽扑到了芙罗拉的怀中。

  “我的孩子,你终于没事了!”芙罗拉跪在地上,紧紧抱着怀里的孩子,不停的亲吻,喜极而泣。

  爱抚过后,芙罗拉把白仰月轻轻推到俊辉跟前,说道:“快来谢谢俊辉叔叔,如果没有俊辉叔叔到人间去找证据,你现在就……”芙罗拉话说到一半,又哽咽了。

  “谢谢俊辉叔叔!”白仰月一双深灰色的眸子望向俊辉,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眼前人浓眉大眼,壮实的身形有如青松,予人以一种安全感。

  “还有,谢谢人家亚美迪斯叔叔,普洛斯叔叔,还有……”芙罗拉对那些去人间寻找证据的白银战士并不是全都认识,不过她领着白仰月一一来到他们跟前,表达诚挚的谢意。

  亚美迪斯一身白衣,脸蛋俊俏得像个小姑娘似的,笑盈盈地看着白仰月。

  白仰月忍不住脸一红,暗想,明明人家反复向自己表明身份,可自己就是不肯相信人家,还差点把人家给炸死,多不好意思啊,于是害羞说道:“亚美迪斯叔叔,我……我认错人了,对不起,我向您道歉!”

  众人皆笑了起来,战神殿中充满了欢乐的气氛。

  只有一个人的脸上没有笑容,严酷得像块冰似得。

  他一双眼睛转悠了一下,径直来到殿中座椅上,端坐下来,大声道:“大家请静一静!”声音严肃以极。

  众人抬头一看,是阿瑞斯。

  “阿瑞斯,你还有什么话要说?”雅典娜问道。

  阿瑞斯一脸冰寒,双目直望向芙罗拉和白仰月,冷然道:“芙罗拉,你知罪吗?”

  芙罗拉娇躯一抖,一个可怕的念头浮上心头:那个我和颜一矢之间的秘密,恐怕要被追问出来了……

  芙罗拉跪拜在了阿瑞斯的脚下,说道:“阿瑞斯殿下,芙罗拉知罪。”

  阿瑞斯神色威严,继续说道:“芙罗拉,我问你,我和雅典娜殿下多次在天界下达神谕:天界所有生灵,无论何种身份,只要家中子女具有武学天分者均要上报到我战神殿中来,供我圣域挑选,如有违抗者,按照天戒律惩处,你知道吧?”

  芙罗拉脸上白得没有血色,颤声道:“我……我知道这件事。”

  雅典娜似乎也想起了什么,脸色转为严肃,说道:“芙罗拉,我为了寻找有武学天分的孩子,曾多次派人到战士家中去检查挑选,可是,每次去到颜一矢家里,却总是碰不到白仰月,你们还借口说他生病住了院,躲避我的检查,这是为什么?”

  芙罗拉不敢去看女神的眼睛,口中支支吾吾。

  阿瑞斯一双厉目直盯着芙罗拉,说道:“芙罗拉,我记得颜一矢曾经非常遗憾的说,你们的孩子并没有继承他的幻术天分,而是继承了点你的音乐天分,所以你们就送他去维纳斯圣域的欢歌音乐学院去学唱歌了,是不是?”

  “是的。”芙罗拉声音底不可闻。

  她心里知道,一直以来自己最担忧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但是,她如果说出那个她和颜一矢一同保守的秘密出来,她不敢想象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后果。

  雅典娜说道:“今天,我圣域中的青铜士兵、白银战士,一直到黄金上将全都被你的孩子给打败了,这种事情说出去恐怕没人会相信!你这个孩子,分明就是个幻术天才,而你们却要拼命掩饰他的幻术天分,将他送到维纳斯欢歌音乐学院里去学唱歌,你这是为什么?”

  芙罗拉莹白的额头上隐隐冒出了汗珠,她知道眼下的形势已经恶劣到了极点。她在天界生活了二十多年,深知天界对于公然违抗律法的惩罚,像她这种情况,恐怕是要被贬到人间去服役多年的。但是这个秘密一旦说出,自己的罪过可能会被减轻,可是颜一矢他……恐怕不只是名声受损,连他的配享辅神位也将要被废除了。

  更何况,此事太过重大,背后牵涉的人高深不可测,我如果供出了他,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砰!”

  一声大响,众人皆惊。

  阿瑞斯仿佛失去了耐心,豁然站起,手指着芙罗拉怒道:“芙罗拉,我战神圣域对你和颜一矢怎么样啊?”

  芙罗拉身子一抖,抬头说道:“对我们是非常好的,颜一矢从东方来到这里不久,就被提拔为了黄金上将。而我嫁给颜一矢之后,雅典娜殿下对我的照顾也是无微不至。”

  阿瑞斯哼了一声,道:“好,既然你心里都清楚,那你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违抗神谕,将白仰月隐藏在维纳斯的欢歌学院中,不让他的幻术天分叫我们知道呢?嗯?”

  紧接着雅典娜又走了过来,双目狐疑的问道:“这件事是不是颜一矢的主意?”

  面对如此责问,芙罗拉的内心矛盾挣扎,思绪飞转,她知道,现在必须得想出一个既不出卖颜一矢,又能保全住自己的对策来才行。

  脑子里一团乱麻,焦灼纷乱,忽然,丽目一转,看向了怀中的白仰月,一股怜惜,疼爱之意油然而生,马上心中有了主意。

  “其实,这件事全是因为我,颜一矢他也没有办法。”

  众人一听,芙罗拉终于开口了,于是把目光全都聚焦在了她的脸上,听她接下来说些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