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诗与远方踏花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诗与远方踏花行》第250章

诗与远方踏花行 福耳喵斯 2046 2021.01.14 09:21

  《踏花行》

  第250章

  镜湖的一个小岛,一艘船划过来,停下,斩魂姬提着灯笼从船上跳下来,两个凤兵押着五花大绑的狂飙也从船上下来。

  斩魂姬指挥着凤兵上得小岛,自己在前带路,来到一个密室跟前,开门进去。

  两个凤兵押着狂飙进了密室。

  斩魂姬对凤兵说道:“传我令,封锁这个岛周边的所有船只,不许任何船靠近小岛!”

  两个凤兵道声“是”走出去,关上房门。

  狂飙环视着这个密室,但见一侧放着鞭子等各种刑具,这里分明是个牢房!

  狂飙说道:“原来天底下牢房都大同小异。”

  斩魂姬直截了当的问道:“狂飙,银卫身份的证明在哪里?”

  狂飙盯着斩魂姬干脆的说道:“不知道!”

  此时,牢房的外面,一个一身便民装扮,头上戴着一顶斗笠的人走过来,身后跟着两个护卫。

  守在牢房门口的两个凤兵看见此人,赶紧开门,戴斗笠的人走进了牢房。

  狂飙手脚戴着铁链手铐,被斩魂姬锁在一根大柱子上。

  斩魂姬说道:“狂飙,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劝你识相点。”

  正在这时,门开了,戴斗笠的人和两个护卫走进来。

  斩魂姬抱拳行礼道:“主人……”

  此人将斗笠从头上取下,竟然是废太子太灿!

  狂飙看着太灿,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斩魂姬说道:“这是太灿太子,我们把你从太后那里救出来,希望你配合一起成就大事。”

  狂飙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随后哈哈大笑道:“原来你们是想通过这件事夺得皇帝之位,你们的如意算盘打错了,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们的,哈哈哈……”

  一股恼怒在太灿脸上闪过,他向斩魂姬使个眼色,两人走出牢房。

  出得牢房,门口守卫的凤兵甲将门锁上。

  太灿对斩魂姬说道:“斩魂姬,无论用什么办法,都要从狂飙口里套出话来!”

  斩魂姬很有把握地说道:“主人,你别着急,一个月之内,等我的药炼成,他什么都会说的。”

  太灿点头道:“好!斩魂姬,一问出狂飙口供之后,马上返回花瓶屿,密切注意念成狂和太后的行动!”

  “主人,你放心,现在念成狂已经在我的掌握之中了。”斩魂姬说道。

  太灿满意地点点头道:“斩魂姬,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斩魂姬抱拳弯腰道:“斩魂姬这条命是你的,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提督府的后院,风剑正在练功,随着出拳踏脚的节奏,嘴里“哼哈”的喊着。

  一个衙役走过来说道:“风大人,有人要求见您……”

  风剑扎了个马步,问道:“谁?”

  背后传来蝇儿的声音:“我!”

  风剑一听,忙收了招,转头看去:“蝇儿?你怎么来了?”

  风剑说着向衙役挥挥手,衙役离开。

  蝇儿看着衙役离开不见了,从怀里掏出一封书信,递给风剑,说道:“风哥,三天后,我家公子继任骷髅会总舵主大会,邀请轩辕小王爷来参加。”

  风剑将书信收起来说道:“没问题,我一定把追公子的信交给我们爷!”

  蝇儿说道:“我家公子当了骷髅会总舵主,到时候,咱们要成为一家人啦!”

  风剑翻翻白眼说道:“谁跟你是一家人啊?想得美!”

  蝇儿笑嘻嘻地说道:“这样吧,风哥,我先教教你我们的帮规吧……”

  “你先别得意,以后你们追总舵主,一定还是得听我们爷的,这样吧,我还是先教教你皇宫里的规矩吧……”

  风剑说着,搂住蝇儿。

  蝇儿吃痛,扎挣着叫道:“哎,哎,你这么大力气干什么?疼……”

  风剑和蝇儿玩闹了一阵子,在蝇儿的要求下,教授了他几招拳脚,蝇儿心满意足地走了,天色已晚,风剑觉得银卫也回来了,半日前,银卫单独去见念成狂,不要风剑跟随,告诉他舔黑之前回来。

  风剑把追风的邀请函送到银卫手上,银卫看完书信后,脸上矛盾的表情,在屋里来回踱步。

  风剑担心地说道:“皇帝,这个会您要不要去?有没有什么危险?”

  银卫停下脚步,看着风剑,开口道:“风剑,我的身世给你说过……”

  风剑一听,赶紧跪下,说道:“皇帝,这件事我绝没有对任何人说过!”

  银卫扶起风剑说道:“快起来,我不是那个意思。”

  “皇帝,您是在为这件事情烦恼吗?”风剑问道。

  银卫说道:“其实,还有一件事情……”

  风剑问道:“什么事?有没有需要我来解决的?”

  “追风他……是我的同胞兄弟!”银卫艰涩的说道。

  风剑大吃一惊:“皇帝,此事确切吗?”

  银卫点点头道:“千真万确!我们的父亲就是追影。”

  风剑晃晃脑袋,恍然大悟,说道:“原来皇帝此前闷闷不乐,就是为了这个事情啊,真没想到,您跟追风居然是亲兄弟……”

  银卫说道:“嘘,你给我小点声,这个事情决不能让别人知道。”

  风剑放低声音说道:“皇帝,您放心,我绝不会吐露半个字,不管您是皇帝,或者不是皇帝,我都跟定您!”

  银卫点头道:“风剑,咱们从小一块儿长大,我相信你。”

  风剑很是感动,问道:“皇帝,那您三天后去参加骷髅会总舵主继任大礼吗?”

  “我兄弟的大事,我当然要去了。”银卫说道。

  风剑担心地说道:“骷髅会的人都是草莽,追风自然不会害你,但是难保其他人……”

  银卫说道:“我相信追风,也了解他,我们是亲兄弟,他不会害我,也绝对不会让别人害我。”

  风剑说道:“总之,咱们还是要小心些。”

  银卫自己不担心追风和骷髅会,却没料到,他今天说的话竟被一个人尽收耳底。

  此刻,斩魂姬蒙着面,双脚倒挂在屋檐,偷听着屋里的说话声,听到这里,一翻身,上了房顶,猫着腰,悄悄溜走。

  追风即将面临的巨大危险,而银卫却不知道,他已经深陷一个比追风更加危险的境地!

  (未完待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