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第一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横行霸道

第一横 慕一 3478 2019.12.17 20:19

  周处见将这数百愚民霸慑住,也不再多说,将一对幼童提上马背,用腰带绑好,杀气腾腾地离去。

  场上的数百愚民眼睁睁地看着,无人敢再多说一句话,直等周处远离得不见人影,才开始议论起来。

  “第一横要在十天内屠杀蛟龙爷爷,这是不是真的?刚才我有没有听错?”

  “这下好看了,第一横要杀第二横,两大祸害终于要……咳,咳咳。”

  “现在怎么办啊,这庙是建还是不建啊?”

  “你疯了,没听见这天下第一横的大恶人说吗,谁敢建庙,他就杀谁全家。”

  “是啊,是啊,蛟龙发怒,我们还可以想办法搬走他处,可如果惹怒了这个第一横,你逃都没地逃,甚至官府还会抓你全家。”

  “是啊,刘瞎子把这位小爷排在第一横,那肯定是有原因了,听说他从小灭绝人性,杀人无数,说灭人全家,就会灭人全家。”

  “没错,据我所知,阳羡城东王二麻子,李霸天就是被他所杀,听说还有一个开赌场有钱有势的公子哥,不仅被他在光天化日下当街杀死,最后还听说被弄得个家破人亡。这样的恶人谁敢惹?”某消息颇灵通的小混混道。

  “啊,我知道了,这第一横之所以抢我们贡献给蛟龙爷爷的幼童,一定是他也喜欢吃童男童女。”

  “对对对,一定是这样。可惜了这对大家好不容易凑钱买来的童男童女,长得怪清秀的,竟要被长得这么丑这么可怕的大恶人吃掉。”言语中竟也透着一股惋惜可怜之情。

  “是啊,好像刘瞎子帮这第一横算过,说他是九世恶人转世,这第十世必须杀死一万人,就能投胎转世成恶神。他现在才十八九岁,才杀十多个人,所以不怕你们笑话,刚才我一听是第一横,真是吓尿了,就怕他耍横把我们全杀了。”

  “天啊,杀了我们才几百人,要杀一万人那得杀多久,这个恶神不要惹了,快走快走。”

  你一言,我一语,一下子就将周处传为了绝世恶神,吃人都不吐骨头,越描越离奇,越传他们对周处的恐惧就越是增多,没一会就急匆匆散去,各回各家。

  周处返回阳羡城,一路倒是心平气和,毕竟刚才已经发完了怒火,细细地思索着屠蛟之法,他心中已经有一个想法,得去验证。

  可一入城,发现街道数步之内可见恶蛟的画像或是泥像,不少人在祭拜烧香烧纸,不由再次怒火中烧,仰天怒叱道:“谁敢祭拜恶蛟,就是与我第一横周处为敌。”策马拨枪沿路横扫过去。

  所有的画像与泥像被他扫成粉碎,

  一时间,整个阳羡城被周处一人一骑弄得鸡飞狗跳,人仰马翻。

  阳羡城彻底乱了,第一横的恶名再次传响。

  然而这慌乱的一天里,城中醉仙楼里的生意,却没受到影响,且生意比平常还好了三分,因为好多听客都得到了传闻,说是第一横放出话来了,要在十天内屠杀恶蛟。

  如果是真的,这等于是刘瞎子的驱虎吞狼之计终于成功了,而他们这些听客也是这计谋的施行者,也算是立了大功,所以都第一时间来到醉仙楼来炫耀着自己的功劳。

  刘瞎子也是得意洋洋地喝着茶,静静地听着,说书说到参与其中,并起了重要作用,也算是登峰造极了,确实是他人生的一大得意。

  上下三层楼,数百人足足炫耀了一个多时辰,才渐渐平静下来,这也是因为肚里没词子可炫了。

  静了几息,三楼一客忽然问道:“刘先生,我们的驱虎吞狼之计已经大功告成了,就是不知道这第一横厉害呢,还是第二横恶蛟厉害?”

  刘瞎子皱了皱眉,明明他的妙计怎么变成大家的了?让他心里有点不快。

  不等刘瞎子开口,一急性子听客没好气地道:“当然是第二横厉害,这第二横昨天连我吴国神器摩云战舰都击沉了,凡人那能胜蛟。”

  “是啊,这第一横也就是敢欺压欺压我们普通老百姓,只怕蛟龙吞一道火也能将他烧死。”

  “什么,蛟龙爷爷还能吐火啊。”

  “没错,我一个表哥亲眼看到,蛟龙爷爷吐出带火的金球,一下子将一个女游侠击成粉碎了。”

  “听说还能掀起涛天巨浪,一下子就击沉好几百艘战船。”

  “天啊,那我们的妙计有什么用,只是让第一横去送死而已,恶蛟还是天天要吃人。”

  “怎么会没用,至少还是能除掉一害,咳,咳咳!”

  想到第一横周处可能会被恶蛟瞬杀,众人的谈性大减。

  “啪!”惊木响起。

  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刘瞎子缓缓道:“错,你们错了,第一横可是恶神转世,他的命硬着呢,只怕我们死了,他也不会死。而且你们没听说一件大事吗?”

  “什么事啊?”

  刘瞎子抚须神秘地道:“第三横南山巨虎已经在前天晚上,被第一横击杀在南山深处。“

  “什么,真的假的?“全楼皆哗然。

  “怎么可能,听说南山巨虎有小山那么大。”

  “肯定是假的吧?“

  “当然是真的,南山巨虎的幼崽都被第一横带回来了。“刘瞎子继续透露着内情道:”各位,鄙人还在通过知情人整理细节内情,请诸位明天过来听鄙人讲的新讲说——第一横强横击杀南山巨虎。“

  “好,太好了,一定捧场。“

  “是啊,一定要听。“

  ”我们的妙计终于见效了。不过恶蛟也厉害,昨天可是把八艘摩云战舰以及二千余兵士打败了。不知这两大横谁更强横一点。“

  “是啊,不知刘先生有何高见?”

  “鄙人看这两大横将会两败俱伤,同归于尽。”刘瞎子抚须肯定地道。

  “那可就太好了。”

  “太好了,两大横两败俱伤,天下太平了。”

  “老天保佑,老天保佑。“

  “大家快看,第一横来了,好快好快,听说他刚刚横扫了东氿三四条街,抢了好多童男童女,杀了好些人!“

  闻言后,除了刘瞎子稳坐泰山,所有人涌往栏杆处向外望去。

  只见一条戴着狰狞恐怖面具的可怕骑士,骑着高头大马,持着一丈余长的长枪,飞驰而至,一路所过,鸡飞狗跳。

  没等众人看清,这神魔般的骑士已经迅速离去,留下一地狼藉。

  “好可怕的枪法,如此可怕的人物,难怪能击杀南山巨虎!”某眼尖的听客拍腿惊道。

  “什么枪法,怎么我没看清。“

  “你们看那些恶蛟的画像与泥像,还有香烛等物,全被扫烂打碎,但人却未伤及分毫。那些摔倒的人全是被吓倒的,或者被马风带倒的。“这客人见多识广,加上听了极多的讲说,倒是看得明白。

  “原来如此,难怪能击杀南山巨虎,果然不愧是压了恶蛟一头的天下第一横啊。“

  “可这阳羡城要被他给弄得残破不堪了。“

  “是啊,这官府也不管一管。“

  “只怕官府也不敢管他。“

  普通百姓确实不敢告官,但不少有身份地位的乡绅却偷偷地在太守面前将周处给告了,什么纵马市街,横行霸道,强抢童男童女啊!

  太守大人也是焦头烂额,好不容易才将告状的乡绅打花走,招来守将周通问询。

  周通满不在乎道:“公子只是将所有祭拜恶蛟的画像泥像砸了而已,未将觉得砸得好,昨天恶蛟杀死了这么多弟兄,这些愚民竟还去祭拜恶蛟,真是岂有此理,所以未将早就嘱咐了弟兄们,不去管他们。”

  太守大人点头道:“那周公子强抢童男童女是怎么回事?”

  周通略有不好意思地道:“那是些为富不仁的富绅豪强偷偷买下来的,应该是准备献给恶蛟的,所以被周公子救下来。唉,大人你是不知道,城里人听说恶蛟喜食童男童女,所以城里童男童女的私下买卖已经疯了,价格已经翻了十倍不止,可这些大富大贵的人家,却依然在买买买,好些人家已经买了几对,说是准备在关键时刻用来保命的。”

  大守大人摇头叹道:“周公子已经强抢了多少童男童女?”

  周通干咳一声道:“恐怕有十几,咳,二三十对吧,大人你别瞪着我啊,肯定没超过五十对。周公子已经将人全送对周府,由老夫人看管着,不会有事。”

  太守大人骇道:“有这么多?这些守财奴确实会心痛无比吧。难怪他们胆子这么大,敢将周处这个小霸王告到本官这里来。唉,但就算这横小子这么乱搞一通,天天出去捣乱抢人,只怕也是杯水车薪,阻止不了的。唉,全乱了,恶蛟不除阳羡城就没了。”

  看到周通欲言又止,太守大人气道:“你小子还学人家说半句话,还有什么没告诉本官的?快快如实告来。”

  周通连忙道:“听麾下兵士说,周处这横小子还嚷嚷着什么要十天内屠蛟,这不是明摆着不听大人你的禁足令吗?所以,大人你放心,未将一定派人去将他看守起来。”

  “你管得住吗?”大守横了周通一眼,没好气地道:“咦,他为什么突然说要十天内屠蛟,记得你去下禁足令的时候,他可是一言不发就回府画画了,显然那个时候他对屠蛟是一点信心也没有,难道他发现了什么。”

  周通解释道:“听说是在龙王庙哪里被一群愚民愚妇所激,这横小子一定是突然头脑发热,被激上头了,才说出十天内屠蛟,唉,说到底他还只是一个黄毛小儿,太易冲动,他不可能发现什么的?”

  太守大人细想一下,也是点头同意,下令道:“从今天开始,你暂时不用守城巡城了,带一队兵士贴身跟着他。”

  周通应喏后一愣道:“大人,你不禁他的足了。”

  太守大人叹道:“不禁了,只要不杀人,就让他先玩几天,过几天本官离任时与周老夫人一起将他带走,免得他在这里白白送死。他可是我吴国未来的一员绝世猛将,虽然计谋还略显稚嫩,但有如一块未经雕琢的璞玉,只要能经历风雨成长起来,必可成为了吴国的另一位兵神。”

  “原来大人如此看重这横小子啊!不过以未将对横小子的了解,只怕他不肯走。”周通愣然道

  太守大人抚须笑道:“本官已经请来的圣旨,容不得他乱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