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他改变了法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他改变了法国

削嘤枪

  • 历史

    类型
  • 2019.09.30上架
  • 78.34

    连载(字)

1.03万位书友共同开启《他改变了法国》的历史之旅

执事王耀的青年近卫兔 弟子Halseisen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伦敦奇遇记

他改变了法国 削嘤枪 2144 2019.09.30 08:33

  1848年的伦敦是发黄的,厚重、发黄、含硫的雾气中参杂着一股呛人的气息,这是工业化的气息。站在河岸边极目远眺流淌着地狱之水的泰晤士河上依稀可以看见几处船影。

  街道上一身蓝灰色制服的警察挥舞着手中的左轮手枪“清理”街道,街道上都到处都是破衣烂衫的工人与等待重新就业的“体面人”。

  1847年的繁荣已经逐渐远去,谁也没有预料到一场突如其来的马铃薯危机竟成为整个欧洲经济危急的导火索,农业危机笼罩在整个不列颠后像病毒般的四散开来,法国、意大利各大邦国、奥地利、普鲁士无一不受不列颠的影响。

  农业的歉收导致了农作物价格的上涨,小麦谷物的上涨将繁荣的经济下的炸弹彻底引爆。工业品市场进一步缩小,钢铁产业受到严重的打击,更加致命的是纺织业的萎缩让不列颠资本家不得不考虑转嫁危机,邻国的法兰西与普鲁士正是转移危急的好对象,在伦敦证券所与纺织厂的联合下勉强避免了经济危及大爆炸,但是伴随萧条而来的就是失业。无数的工厂被迫倒闭,伦敦由一个繁荣的都市变成了一个一座“丧城”,失业人口充斥了整个伦敦街道。

  工人们不得不游荡在马路上、平日里衣装革履的中产者们也不得不降低标准寻找再就业的机会。

  “快滚蛋!你们这群猪猡!”街道上,满脸横肉的警长在收获无数双仇视的眼神后仍旧一脸媚笑冲一旁的绅士点头哈腰道:“尊敬的议员,感谢您日理万机的来到这里考察。希望这些企图不劳而获的社会渣子没有影响到您的心情!”

  “这些刁民难道都不用工作吗?”一位身着黑色燕尾服的中年男子一边掏出洁白的手帕捂住口鼻,一边用厌恶的眼神扫视周围的“难民”。

  “他们.....他们是失业了!”警长一边壮着胆小心翼翼的说着,一边观察议员老爷的表情。

  果然,议员露出不满的眼神,自言自语道:“王国的济贫法难道是摆设?没有工作可以去劳教啊!又不想工作,又不想劳教,难道想像十几年前一样白领救济金吗?”

  “是是是!议员说得对!”胆小的警长像小鸡啄米一样一个劲的点头附和,生怕一不留神触碰到来自唐宁街大爷的霉头。到时候他只要向某些小报记者透露一点小道消息,那些跑的比兔子还快的小报记者就会对他进行口诛笔伐,大有不将他的政治生涯抹杀不罢休。

  自己这个大都会警长在普通人眼里威风八面,但是在这个达官显贵云集的伦敦。自己就像是一只战战磊磊的小蚂蚁,深怕触怒到某些大人物的霉头。

  在伦敦警察与义警的配合下停留在街道上的社会“渣滓”很快驱赶到了指定地点,宽敞的伦敦街道重新的展现在眼前。

  此时,一架华丽马车从远处徐徐驶来。马车接近议员与警长后停了下来。

  警长迷茫的看着马车,虽然不清楚马车的主人为什么要停下来,但是能够在伦敦乘坐马车的显然不是他能够招惹的人。站在一旁的议员则用杀父仇人般的眼神紧盯停下来的马车。

  马车的窗帘被拉开,一位金发少年将头从车厢内探了出来,他“热情”的冲议员打招呼:“这不是汉考克子爵吗?近来可好!”

  少年热情的招呼下的汉考克子爵勉强收敛起便秘表情,挤出一丝微笑颔首。

  对于汉考克子爵回答有些不太满意的少年露出了“天真无邪”的微笑说:“我听说子爵你在伦敦证劵交易所损失了几万英镑,这件事是真的吗?”

  汉考克子爵瞬间有一种想要掐死马车上小崽子的冲动,这个该死的小崽子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经济危机下影响不仅使得赤贫阶级家破人亡,某些贵族也是损失惨重。一般的世袭土地贵族还可以勉强糊口,但是像他这种倚靠资产阶级金融业兴起的贵族群体根本没有像老牌贵族一样顽强的生命力。这次经济危机带来的重创将他的一大半家产全部蒸发,这小崽子就是在他的伤口上撒盐。

  心中恨不得掏出左轮手枪给这个小崽子来一上一枪,但是贵族礼仪的约束让他不得不对眼前这个小崽子保持谦卑的态度,他只能强压怒火露出“诚恳”的微笑:“尊敬的波拿巴伯爵阁下,我最近的日子混的还算勉强糊口,就不劳您费心了。”

  “那就好。如果觉得缺钱了可以来找我。我可以友情的资助您1000英镑。”少年用“诚挚”的眼神上下打量着汉考克子爵说:“虽然我们曾经有些过节,但是波拿巴家族对于朋友一向都非常友善。记住,没钱了一定要来找我。”

  话毕,少年合上窗帘。马车缓缓向前行驶。

  “该死的暴发户!”看着渐渐远去的马车,汉考克子爵小声的咒骂道,随即一股挫败感涌入心头。

  “他.....他是波拿巴?”警长的舌头微微有些打颤,任谁也无法相信当年差点征服整个欧洲的家族会出现在伦敦。

  “该死的法国佬!该死的波拿巴!”汉考克仿佛没有听到警长的提问,他咬牙切齿的吐了口吐沫。

  视线转向行驶的马车。

  一尘不染的车厢内,少年惬意的倚靠在车上闭目养神。

  “维克托,你都16岁了,能不能给我省点心。虽然我知道你是天才,但是天才可不是用来让你四处树敌的!毕竟我们是在别人的地盘。”路易的对面一位身材健硕的男人苦口婆心的劝告道。

  “莫尔尼叔叔能不能不要唠叨了,在家里您就唠叨个不停,现在在外面你还要唠叨。求求您老人家让我清静一会儿。”少年装作“可怜兮兮”的模样双手合并说。

  维克托可怜兮兮的表现被没有打动莫尔尼,他拍了拍维克托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维克托,你是波拿巴家族的希望。”

  维克托反驳道:“复兴波拿巴家族是我的父亲的工作!”

  “你的父亲只是幻想着波拿巴在成为皇帝的美梦!波拿巴成为皇帝的时代已经结束了。巴黎不需要波拿巴家族。“莫尔尼非常不看好拿破仑三世的这次行动。

  “不!”少年摇了摇头,坚定的说道:“我相信巴黎没有忘记波拿巴!波拿巴一定会再次统治法兰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