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我真不想当皇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二十八 九皇子必成国之栋梁!

我真不想当皇上 无处安放的梦 2314 2020.07.22 18:45

  “嗯?你说小芸她前去学府修习?并未回府?”

  书房内,刚刚退朝的公孙岳正翻阅竹简,闻听自己的外孙女并未及时回府,不由有些奇怪起来。

  “可今日不正是学府休沐之日吗?”

  公孙岳放下竹简,望向自己的老管家方伯。

  “确实如此,本来公主殿下都已经走出宫门了,却意外遇上了正要去学府修习的九皇子殿下……”

  方伯也只能无奈的实情禀报,毕竟公主殿下随心所欲惯了,哪轮的上他一个老奴指手画脚,随意干涉。

  “哦?九皇子?前往学府修习?”

  公孙岳闻言更是大感奇怪:“当时你刚送我进入太和殿,应该不过寅时吧?怎么……”

  这也难怪公孙岳感到奇怪,因为按照大乾律法,朝会也才是卯时(5点至7点)开始,学府开学怎么也要到辰时(早上7点至9点)去了。

  怎么九皇子才寅时就起来修习,这……

  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啊!

  “是啊,老奴也正奇怪呢,后来一听公主殿下与九皇子殿下一番交谈,才知晓原来九皇子殿下时常寅时早起修习,每日如此,逢休不避……”

  方伯说着说着脸上也不禁露出赞赏之色,任他阅人无数,见过天赋异禀、勤学刻苦的学子简直数不胜数,但却从未见过有如九皇子这般行事作风!

  “所以小芸她受激之下,竟也跟着去了学府修习?”

  公孙岳缓缓站起身来,忍不住失笑摇头,显然对于自己这个宝贝孙女也是无可奈何。

  “确实如此,并且公主殿下还特意嘱咐……日后每逢休沐都要入学府自学!”

  此言一出,公孙岳更是忍不住哑然失笑,他一手轻抚髯须,一边在屋内缓缓踱步而行。

  “小芸既然有此心志……那就依她所言吧!”

  虽心中有所不舍,日后再见到小孙女的机会大大减少,但公孙岳依然选择尊重小孙女的决定。

  因为没有人比他更为清楚,自己这个小孙女的心性有多么激烈而又坚韧!

  “至于这个九皇子……倒也有趣,宫中历来都传闻他是个傻皇子,年至五岁尚不能开口说话,没想到一朝入学,竟……”

  说到此处,公孙岳步伐顿止,望着方伯突然笑道。

  “你久在宫外,可知这宫内日前发生了什么事情?”

  方伯闻言心中一动,莫非正好与九皇子有关?

  “当时恰逢九皇子初次入学,太傅钟邈当堂对问:‘汝等因何读书?’,你可知这九皇子是如何作答啊?”

  公孙岳说着努了努嘴,示意将酒爵递来。【爵:古代一种酒具】

  “老奴不知……”

  方伯当即会意,摇了摇头示意自己猜不到后,又连忙从桌上将酒爵取下,迅速斟满。

  不过还未走到跟前,就听得自家老爷朗声诵道。

  “当为大乾之崛起而读书!”

  ‘哐当!’一声,酒爵落地而响!

  清澈的清酒顿时洒落一地,但公孙岳不仅毫不在意,反而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方伯啊,我初听此语之时,也是像你这般备受震动啊!”

  “让老爷见笑了……”

  直到此时方伯才从公孙岳的笑声中反应过来,连忙捡起酒爵收好,而后又取出新爵,再将清酒斟满,这一次稳稳当当的送到了自家老爷手里。

  “好好好!凭此一言,理应痛饮一爵!”

  公孙岳当即手捧酒爵,一饮而尽,而后‘哈~’的一声,随手抹了把嘴,又不由感慨起来。

  “看来传闻不可轻信啊……这九皇子,似有鸿鹄之志!不但刻苦奋进,又极深于城府,日后必成国之栋梁啊!”

  方伯在一旁也是连连点头,显然对于自家老爷的评价极为认同,更对自家老爷看人的眼光从未置疑。

  “只可惜啊……九皇子殿下出身低微,母族又只是世代商贾,加之年龄尚小,任凭他有鲲鹏之志,也只能屈居一闲散藩王而已……”

  说着说着方伯又轻轻摇头,言语中颇有可惜之意。

  “哼!那又如何?就算他母族再如何显赫,难道还敢窥觎皇位不成?”

  不料公孙岳闻言突然不悦,气哼一声,当即又坐回案前。

  “老爷息怒……虽说是有燕王在前,但满朝上下,谁不觉齐王赵拓最像当年圣皇?”

  服侍公孙氏已有两代的老管家方伯,看见老爷突然生气倒也不急不慌,而是呵呵笑着继续说道。

  “胡扯!燕王可是嫡系长子!如何说来也应是由他继位才是!就算他能力稍逊一二,又怎能因此乱了祖制!坏了宗法?!”

  公孙岳越说越气,到最后甚至都拍起了桌子!

  “好好好,老爷说的都对,老奴也只是说说最近的朝野动向而已……”

  方伯不急不躁的斟上清酒,一边说起了最近探听到的消息。

  “哦?最近朝野上下,又有宵小之辈在鼓吹齐王继位吗?”

  公孙岳端着酒爵刚饮半口,闻言却又忍不住骤然一滞。

  “是有暗流涌动……毕竟齐王不久前在边疆大胜北狄,斩首数千,生擒北狄大将突突岩,使得朝野震动,人心飘忽啊……”

  闻听此事,公孙岳也只能是埋头饮酒,叹气不已。

  毕竟齐王征战沙场,屡建奇功,本应是国之大幸才对,但偏偏却只是庶子出身,嫡长子燕王又百无一用,相距甚远……

  再加上圣皇心思不定,至今也未曾立下太子,显然也在犹豫为难之中,这自然更是助长了朝野不正之风!

  以至于满朝上下暗流涌动,派系林立,竟隐有夺嫡之危!

  “还有,听闻齐王很快便要班师回朝,凯旋而归!届时自然要大开国宴,以贺大胜……”

  公孙岳越听越不是滋味,甚至都有些不想身赴国宴。

  但自己位列当朝九卿之一,如此大事又怎能随意缺席?

  况且自己若未前去,又怎能及时掌握朝野动向,把控暗流风波呢?

  念及至此,公孙岳无奈叹息不止,心中五味陈杂,只得一拍桌案,大声喝道!

  “唉~~!方伯!再取一壶酒来!”

  ……

  “神武五年,公孙岳时任大乾兵部尚书,偶闻学府之中始皇之煌煌大言——‘当为大乾之崛起而读书!’,心神俱震,情难自持,遂对左右叹曰:‘此子如鲲鹏潜伏,实有吞天之志!’

  ‘大乾有此皇子,逢此大争之世,日后必将大出于天下,完成大一统之千古伟业!’

  此言一出,左右皆叹,直言大出之日指日可待也!

  后回府中,闻听始皇寅时而起,奋勉自学,即逢休沐,也从未懈怠,更是呆立当场,难以置信!

  ‘自古以来,至尊之位理应德者居之!既有圣皇以庶子之身成就宏图霸业在先,自有九皇子同以庶子之身达成千古帝业在后!’

  ‘吾纵观九子,燕王暗弱无能,齐王过刚易折,惟九皇子赵政深藏若虚、柔刚并济!实有帝王之相!吾自当倾力辅之!’

  言毕,命外孙赵芸时刻紧随始皇,以争从龙之首功也!”

  ——《华夏野史》·郝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