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我真不想当皇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四十八 今晚全场由赵公子买单!

我真不想当皇上 无处安放的梦 2724 2020.08.01 20:09

  “呃,呵呵呵呵……是啊是啊。”

  听到大皇兄哭着说自己是性情中人,甚至还一副终遇知己的表情,赵政也只能是呵呵笑着,连声附和。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永远不要和一个陷入热恋的人讲道理!

  赵政没那么傻,去徒劳的多费口舌,还去安慰皇兄云云,他在前世每当遇见这种问题时,只会使用一种解决方法,那就是……

  大醉一场!

  如果一场还不行,那就两场!

  “好了皇兄!在这哭哭啼啼的有什么用呢?不如一起去喝上一顿!一醉解千愁!”

  赵政无奈摆手,不断劝说着皇兄不要哭了,一个大男人家家的,怎么能为情所困呢?

  “……什么?喝、喝上一顿?”

  越哭越伤心的燕王赵括,闻言顿时怔了一怔,神情间似乎有些意动。

  “可你年纪还这么小……”

  但他下意识又看了看还不到自己一半高的九弟,实在有些难以想象刚刚那番话,竟是自己仅有五岁的九弟所说出来的!

  “我当然不能陪你喝了!不过我们可以叫上其他皇兄啊!我们兄弟几人第一次见面,刚好可以聚一聚联络一下感情嘛!”

  赵政猛一摆手,示意自己当然不可能陪他喝了,虽然自己心里倒是也有这种想法,但就这小身子板的……

  还是乖乖喝茶吧。

  而且他猛然间想起来,如果和自己已经成年封王的几位皇兄一起出宫,那自然是一路畅行无阻啊!

  这简直是绝佳的,最名正言顺的出宫机会啊!

  “额,这……”

  赵括看着九皇弟这般仿佛什么都懂的小大人模样,一时间还有些失神,甚至眼泪还挂在眼角却忘了去哭。

  不过他才刚刚张口,门外忽然就响起了一声女子的尖叫声!

  “殿下!殿下!殿下您没事吧?!”

  这道惊慌失措的呼喊声中,却是那位宫内的小侍女慌忙闯了进来,一看眼下这番场景却是又不由愣在当场。

  只因她刚刚隐隐间听到宫厕内传来阵阵啜泣之声,刚开始还不太明显,但随后哭声却越来越大,越发响亮起来!

  这令她顿时心下一慌,还以为九皇子殿下在出恭时遭遇了什么不测!

  心下大急之下,这才慌慌张张的闯了进来!

  但没想到刚刚闯进来之后,却发现了极为诡异的一幕……

  只见年纪幼小的九皇子殿下仿佛小大人一样站在那里,挥斥方遒,不知在讲些什么。

  而年纪最大的大皇子燕王殿下,却站在那满脸泪痕,双眼通红,反而像是刚被训斥过,或是受了什么委屈,明显是刚刚哭过的样子……

  这……

  任凭这名小侍女如何开动自己的小脑袋瓜子,却也是无论如何都想象不来,究竟这宫厕之中,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咳咳,张张慌慌的成何体统!快去!出去出去!”

  赵政见状连忙挥手让她退下,不然若是自己的大皇兄恼羞成怒,担心自己哭成狗的样子被侍女传出去坏了名声,却是派人打死这名侍女都是很正常的操作!

  在阶级尊卑极为森严的大乾王朝,堂堂燕王殿下心情不好随意打死一名小侍女,这压根就不算是怎么回事!

  甚至如果真发生了这件事情,反而并没有人大惊小怪,而是会认为一名贱婢而已,死了就死了呗。

  谁让她不长眼睛,冲撞了燕王殿下呢?

  “好、好的,好的……”

  小侍女在这宫中生存,早已经练就了一身机灵本领,一看这情况就知道这不是自己该打听甚至该看到的情形,闻言慌忙就躬着身子仓惶而退,内心中实在后怕不已!

  但是等出了宫厕之后,哪怕心中已经害怕的战战兢兢,一双小脚都开始有些微微发抖,却愣是直直的站在原地,动都不敢多动一下!

  生怕燕王殿下出来后没有发现自己的人影,反而会勃然大怒,甚至要追查自己!

  于是只能是可怜兮兮的,无比忐忑的立在原地,不断祈求着上天,希望能够保佑自己逃过此劫……

  “好了好了,皇兄!稍微整理一下,我们去找其他几位皇兄一起喝酒吧!”

  也不知是大皇子生性迟钝还是憨厚善良,终究是没有在意此事,反而在自己九皇弟的不断劝说下,开始又一次整理起了自己的仪容仪表,准备接受九弟的建议,好好的大醉一场!

  “唔……要不,我们就去醉、呃醉什么楼来着?”

  眼看终于有一次难得的出宫机会,赵政顿时便有些兴奋起来,他想起母妃曾跟自己说过的班氏家族的产业中,除过最有名的班聚德烤鸡之外,却是还有一家叫做醉什么的酒楼!

  赵政便想着,既然要喝酒,那当然得去酒楼啊!

  况且光一听这醉什么楼的名字,就知道绝对是个喝酒的好去处啊!

  而且他存心想要借这次机会,由自己做一次东,然后去自家产业宴请一下自己的诸位皇兄们。

  他打定主意要和每一位皇兄都搞好关系,万一日后哪位皇兄走了大运当了皇上,这不是还能照拂自己一二?

  就算是其他没能当上皇上的便宜皇兄,那最次也是个有封地的藩王啊!

  万一日后自己把封地里的钱财家产都给败光了,实在没钱花了,也还能找自己的几位皇兄借点银子不是!

  反正和几位皇兄搞好关系,对于赵政来说自然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

  而且反正也是蹭自己母妃的面子,又不用自己掏钱的……

  既如此,何乐而不为呢?

  “……醉香楼?”

  谁知赵政还正冥思苦想着,当初母妃说的那醉什么楼的全名时,自己的大皇兄赵拓就已经非常熟络的主动报了出来!

  “哎对的!就是醉香楼!”

  赵政突然间眼前一亮!

  哎没错,就是这个醉香楼!

  “为什么要去……哦也对,那是班氏的产业……”

  赵括下意识就有些疑惑,不过话才说到半截,就已经恍然大悟的记了起来,这是属于九皇弟母族家里的产业!

  “那是!今晚我初次与诸位皇兄见面!理应做东宴请才是!”

  赵政昂然说道,示意今晚这单必须自己买了,任谁都不能和他去抢!

  甚至已经联想到了,当自己报出自己的名号之时,整个醉香楼上下大喜过望,恭敬相迎自己小主人的场景!

  而且自己只要心情大好,还能够非常任性的大喊一声!

  ‘今晚全场由赵公子买单!’

  一想到这种极其到位的装逼范,赵政就忍不住傻呵呵的笑了起来。

  “皇弟能有这番心自是好事……可、可你知道这醉香楼是处什么地方吗?”

  赵括一脸强忍笑意的表情,却是令赵政心中大为不解!

  “什么地方?醉香楼么!不就是个酒楼吗?”

  赵政极为诧异,难道大皇兄还以为自己请不起这一顿吗?

  开什么玩笑呢,那可是我母妃家里的产业!

  我这个堂堂九皇子过去,明明只需要刷脸就可以的好吗!!

  “谬矣!谬矣!此醉非彼醉啊……”

  赵括连连摇头,提起此处却是一副无比陶醉的神情。

  “这醉香楼,可是、可是……”

  但说到这里时,却实在有些忍不住,差点当场便笑了出来!

  “可是什么?”

  赵政简直有些摸不着头脑!

  “可是这西京城中……最大最出名的青楼啊!”

  “啊?!”

  赵政当即愕然,却是在大皇兄的大笑声中,不免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

  ‘原来自己母妃家里,真是做鸡的啊……’

  ……

  “神武五年,适逢国宴,始皇与诸位皇兄初次相见,欣喜交加,遂邀兄往班聚德烤鸡一聚,以全兄弟情谊。

  然燕王赵括在侧,嘿然笑曰:‘烤鸡食之无味矣!惟醉香楼,可醉生梦死也!’

  众兄皆赞,愿往醉香楼而不愿食鸡也。

  始皇无奈,惟有携兄而往醉香楼。

  眼见满楼之中,无论贫富贵贱,无论爵位高低,尽皆欣然作乐,陶醉悠然矣!

  始皇不由大叹:‘此乃民生安乐之大道也!吾理应常入此地,体味民意,与民同乐也!’

  故而始皇常身入烟柳,不惜己身,为探求民生之安乐,常鞠躬而尽瘁矣!”

  ——《华夏野史》·郝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