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我真不想当皇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骊书》

我真不想当皇上 无处安放的梦 263 2020.07.29 13:51

    【大骊王朝官方正史(残史,已不可考)】

  【原大骊王朝太史令·范建后补】

  【与华夏正史相异过甚,望谨慎览读】

  ---------------------------------------

  “天册五年,乾始皇年五岁,与母夜宿长谈。

  其母出身低微,乃八品更衣侍女,后诞皇子方擢升岚妃。

  是故其身在宫中,常被辱之,却只忍气吞声,不敢多言。

  心有苦闷,无人可诉,惟向儿倾心袒露,但求封王赐地之后,携母同归,母子二人共享天伦之乐。

  然乾始皇志在夺嫡,只求霸业,不应其母,反虑其谋!

  命母独处深宫之中,作其内应,以图至尊圣位!

  其母孤苦伶仃,生性善弱,一人独处这险恶深宫,心无所依,情无所靠。

  惟日日夜夜,以泪洗面矣!”

  ——摘自[卷一·章四十一]

  ……

  “大骊天册五年,时大乾四皇子齐王侥胜北狄,冒用胡狄充作北狄大将突突岩,朝野轻信,大开国宴,以庆侥胜。

  九皇子赵政列坐其中,其人心机晦涩,计谋深沉,知其侍女所生,常被轻视,若无谋计,必不可出!

  遂心生一计,恰逢太极圣皇刚入正殿,当下腿脚酸麻,倾案而出,铜鼎佳肴,散落一地!

  政跌坐正中,嚎啕大哭。

  圣皇当即心软,念及平日过多冷淡,不追其责,反赦其罪,抱于座中,恩宠倍加。

  群臣见此,大为意动,后多投门下,以能成事。

  如此,政方才九子之中,脱颖而出,争得大宝,凌虐天下!

  其人心计智谋,机心胆魄,可见一斑!”

  ——摘自[卷一·章四十三]

  ……

  “赵括者,大乾太极圣皇嫡长子,神武元年获封燕王,实乃大乾第一顺位继承人也。

  燕王自幼风流成性,常出没于烟柳之所。

  一日,燕王玩乐于醉香楼中,偶遇花魁苏小,惊为天人,一见钟情,后又私定终生,非小不娶。

  然小身染风尘,出于青楼,身份低微,皇后何嫣甚不喜也!

  及神武五年,太极圣皇赐齐王破乱将军,加封亲王,嫣大惊,勒令燕王断绝关系,专心朝政,以谋大事!

  然燕王痴情至深,悲而叹曰:‘天下为我所欲也,小小亦为我所欲也!若择一而取,吾宁弃天下而取小小也!’

  逢九皇子赵政在侧,心中大动,遂上前互缔为盟,助燕王取小小,而自取至尊之位矣!”

  ——摘自[卷一·章四十七]

  ……

  “大乾九子,惟齐王赵拓刚毅勇武,心怀天下,有上古圣皇之相!

  齐王自五岁习武,十二岁参身军伍,三过封地而不入,短短八年有余,以百夫长擢升破乱将军,实乃百年不出之将才也!

  然乾人善妒,尤以九皇子赵政为最。

  其自幼志在至尊,极善谋略,见齐王势大,升破乱将军又加爵亲王,心中惊惧,顿生一计。

  政深知齐王自幼从军,艰苦卓绝,极恶奢淫,故撺使燕王同去醉香楼中,与诸位皇子共叙兄弟之谊。

  燕王欣然允之,遍召群弟,惟齐王不喜玩乐,当众拒之!

  燕王大怒,拂袖而去,其余皇子,兴致顿消,心中不忿。

  自此,一计之下,竟使齐王自绝于兄弟之外,生阋墙之祸,更与燕王针锋相对,互不相容!

  政则计谋频出,左右逢源,坐山观虎,坐享渔翁之利矣!”

  ——摘自[卷一·章五十]

  ……

  “永治元年,乾始皇初登大位,问议朝政,文武百官,尽可直言也。

  常山王赵芸遂当众提案,取缔大乾境内所有青楼妓所,以绝肆意拐卖妇幼之患也!

  乾始皇大为不悦,当众斥而拒之!

  后又大开朝政,直言力行民主之治也!

  常山王赵芸再提一案,欲行民主,则必不可中央集权也!

  欲罢乾始皇之一票否决权,后被乾始皇一票否决矣!”

  ——摘自[卷一·章六十一]

  ……

  “大乾九子,以燕王赵括最为朴华矣!

  燕王此人,虽无大才,却极重情意。

  年少风流,与醉香楼苏小私定终生,虽被迫与井氏结姻,然心中所念所想,惟苏小耳!

  九皇子赵政探得此密,心中大喜,故连番设计,竭力撮合,欲破何、井联姻,再毁燕王清誉!

  燕王心性朴实,不擅谋略,错信他人,以致铸成大错,悔之晚矣!

  是故,赵政此人,生性阴鸷,为达目的,无所不用其极,实非圣王之相矣!”

  ——摘自[卷一·章六十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