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我真不想当皇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五 殿下恕罪!

我真不想当皇上 无处安放的梦 1955 2020.07.11 08:00

  太极皇宫-太学府

  “这太学府……可真够大的。”

  踏入学府之中,跟着霓凰走了许久,沿途经过数座大殿,甚至还路过一片跑马场时,赵政忽然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

  “哎霓儿,这学府之中……怎会有跑马场呢?”

  在赵政的印象之中,学府不应该都是朗朗的读书声,和蔼可亲的儒师才对吗?

  怎么还有什么马场……哎,前面还有个校场是什么情况??

  “殿下说笑了,正所谓君子六艺:礼、乐、射、御、书、数,御马射弓当然乃必修之课了。”

  霓凰只当是自家九皇子故意打趣自己,当即轻笑一声,从容应道。

  ‘卧槽?!’

  一听这话,赵政心中大喊不妙!

  他本以为过来这什么太学府,也就是做做样子看看书,没事趴桌子上睡大觉,听腻了偷偷溜出去玩也就是了。

  但却万万没想到,还要学骑马、射箭??

  喂,拜托!

  我可是堂堂九皇子的啊,我不要面子的吗,跟个莽夫一样整天骑马拉弓,这成何体统?

  我难道一心想当个谦谦君子般的儒雅皇子,这都不许了吗?

  一念及此,赵政心中的悔意更甚。

  他真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为什么昨天非要嘴贱的开口说话呢?

  就和以前一样,当个什么不会说话的傻蛋皇子岂不美哉?

  整天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还有貌美婢女全天24小时贴身伺候……这难道不是那世人所羡的神仙日子?

  为什么非要嘴贱的暴露自己呢,还偏偏被自己那神神叨叨的便宜母妃给当成了什么天命之子,然后就给强行打发到了这什么太学府中,眼看着每天辛苦早起不说,还得骑马拉弓…

  你说这给自己造的什么孽啊……

  说真的...自己几斤几两,自己难道还不清楚吗?

  心下这般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间,总算听到熟悉的读书声时,赵政这才下意识抬起脑袋。

  ‘百味学宫’

  眼帘中刚映出这几个字来,赵政便听到一道陌生的声音突然在耳畔响起。

  “啊…原来是九皇子啊……”

  嗯?这话听着怎么有些不太对劲呢?

  这人是谁啊,看这样子像是这里的先生模样…不过……

  喂,你这是什么眼神啊,这种像是在看傻子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是的,我们殿下已开口能言,娘娘想着也该早日入学了,这才……”

  面对这位明显有些身份的先生,霓凰自然是尊敬无比,却也并无任何讨好之意。

  “哦?竟有此事?”

  童艾(字严行)顿时大奇,不住瞧望着站立一旁的九皇子,似乎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傻皇子’竟是突然开窍!

  “你这先生,怎的这般无礼?”

  被这种看傻子似的眼神瞅来瞅去,已经开口说话的赵政当然不会再忍,却是竖着雪白嫩指,当场诘问!

  此言一出,童艾大惊!

  便是早知九皇子乃‘人中之龙’的霓凰,此时此刻也是惊愕非常,没想到九皇子小小年纪,竟能说出这般话来!

  “殿下恕罪!臣太学府中郎官童艾(yi),无意冲撞殿下,还望殿下谅解!”

  童艾当场拱手致意,以示歉意。

  毕竟是自己有失在先,现在又被九皇子当场诘问,哪怕身担先生之责,也万不可失了尊卑礼数!

  其实这也不能单怪童艾,毕竟‘傻皇子’的大名早已传遍皇宫内外,因此忽闻九皇子已能开口说话,正常人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想要明白个中缘由,这也算是人之常情。

  “也罢,你我毕竟有师生之分,倒也无须在意。”

  赵政见状则是见好就收,毕竟他才刚刚想起来,这家伙以后没准就是自己的‘班主任’了,自己还想靠他以后正大光明的逃课呢,恶了他还能在这太学府中舒舒服服的混水摸鱼吗?

  “多谢殿下。”

  童艾和霓凰顿时一同松了口气,尤其是童艾,根本不敢想象自己所面对的,竟是一名年仅五岁的幼童皇子!

  刚刚那番诘问,语气虽嫩,但带来的压力与气势,却似是一名成年皇子所能够带来的威压!

  再一想到以后就要同时管教两名皇室学子,童艾只感觉头大如斗。

  “殿下,眼下学子们都在诵经咏文,不如我先带殿下去拜见太傅大人。”

  一听太傅这个名头,赵政顿时神情一肃,他当然明白自己母妃千叮咛万嘱咐,吩咐了许多次的‘太傅大人’究竟身份有多么尊贵,自然不敢在这位真正意义上的‘帝师’面前,摆什么皇子架子。

  “如此甚好。”

  赵政紧绷着小脸,强装镇定,亦步亦趋的跟在‘班主任’身后,去拜见自己以后的直系大佬,也就是这座太学府的主人兼‘校长’,当朝九卿之首的太傅大人!

  也不知这太傅大人,究竟是何等模样……

  一边走着,赵政的脑海中已经浮现出了一个抚须轻笑,慈眉善目的大儒形象。

  “大人...”

  来到一座官邸门前,只见童艾在门外躬身行礼,恭声说道。

  “嗯?何事扰我吃鸡?”

  “?”

  赵政闻言面色呆滞,一连串的问号布满面庞。

  刹那之间,德高望重的大儒形象,分崩离析,顷刻崩塌!

  ……

  “年五岁,始皇初入学宫,霓凰从之,路遇马、校二场,乃奇曰:‘学府之中,何来校场?’。

  始皇笑曰:‘君子有六艺,当御马射弓!’,霓凰不忍:‘殿下千金之体,若有损伤,该当如何?’。

  始皇正色对曰:‘此乃妇人之见!君子当习六艺,以身报国!岂可念些许损伤,因噎废食乎?’,霓凰当即叹曰:‘有此一言,实乃大乾之幸!’。

  后遇中郎官童艾,欲先谒太傅,始皇不允,直言以对:‘吾心向四书,志在五经,只一心求学,但别无他顾!’,艾大惭,掩面而走。”

  ——《世说新语》上卷·劝学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