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我真不想当皇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四十 一定要巴结好九皇子啊!

我真不想当皇上 无处安放的梦 2775 2020.07.28 18:40

  “嘶~~应当走远了吧?”

  如墨夜色中,赵政与霍金两人藏身角落,望着当日翻出宫墙之地不断来回探寻,却是等那队巡逻禁卫走了许久之后,这才探头探脑的钻了出来。

  “应当如此……殿下,天色不早,再迟唯恐有变啊!”

  霍金抬头看了看尚不知何时的夜空,心中猜测着,应当已入亥时(晚上9点-11点)。

  此时再不回宫,若是岚妃娘娘突然着急,主动来学府寻访可该如何是好?

  届时岂不是白白辛苦一场,今日所有努力便付诸东流,最终还是暴露了私自出宫之事!

  因此他望着越来越黑的夜色,内心中不免有些担心起来。

  “嗯……即刻便速速回宫吧!”

  赵政自然也晓得厉害,自己休沐之日出去鬼混了一天,结果快到晚上熄灯时分还不回去,这岂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

  “殿下!就在此处!我偷偷做了标记!”

  两人悄悄摸摸的背着木梯,在霍金的带领下摸到了宫墙之下,而后三下五除二的,霍金就顺着事先做好的特殊标记找到了‘作案现场’!

  这标记故意随手而画,画的歪歪扭扭,就像是小孩来到此处无聊调皮一般,任谁也想象不到这会是一处作案标记。

  赵政见状不由暗暗点头,对于霍金的胆大心细,却是有了一番深入了解。

  “殿下!木梯已经架好!请上爬!”

  但紧接着颇煞风景的一句,却令赵政白眼一翻,只感觉这话说的似乎有些问题。

  什么叫请上爬?

  听听这话好听吗?

  直接说请爬不就好了呗?

  额……不对。

  请爬……

  好像也不怎么中听啊……

  恍然间晃了晃脑袋,将这些闲杂之事全数抛诸脑后,赵政知道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

  他看了眼挺拔而立的霍金,不由拱了拱手,却是不敢再发动‘握手言欢’这一超级大招了,否则威力太大,就连自己都有些吃消不了。

  “金兄,我们就此告别!”

  赵政拱手作揖,当场告辞。

  “殿下……就此别过!”

  霍金本还期待有机会再次把手言欢,却发现殿下只是寻常作揖而已,不由面露失望的拱手回应。

  赵政见此情形哪还敢多待片刻,看这失望神色,万一他抢先发动握手言欢这一大招可该如何是好?

  于是当即脚底抹油,连忙开溜!

  “金兄,我先行一步!”

  匆忙扔下一句之后,赵政赶忙手脚并用,顺着木梯一路直上,很快便攀至宫墙之上。

  立于墙下的霍金,仰望着那道逐渐模糊的身影,不由一脸担心的喊道!

  “殿下!一路走好啊!”

  赵政闻言一个踉跄,险些栽倒而下!

  内心哭笑不得,却是莫名想起了范伟那句无比经典的动图和台词。

  “我谢谢你啊……”

  ……

  是夜,西京城城西,黄府……

  黄良可怜兮兮的跪在冰冷的石板之上,却分毫不敢乱动。

  他引以为傲的义父,也就是当今东厂掌班千户大太监——黄善,此刻正负手而立,背对着他不断原地踱步,内心似有烦闷。

  “干爹……”

  实在是跪的膝盖生疼,黄良不敢动身,只能是轻声试探性的唤道。

  “怎么?这就耐不住了?”

  黄善并未转身,只是步伐稍稍渐缓。

  “干爹,良儿自知有罪,平日嚣张跋扈,目中无人……以至于今日踢到铁板,却是令干爹如此为难……”

  黄良是没什么脑子,但也并不代表他蠢。

  从今日义父那毫不留情的响亮巴掌,还有那毫不留手的飞起一脚,再到回府之后的种种烦躁之举,无一不都在指向同一个原因!

  那就是自己今日有眼无珠,踢到铁板上了!

  “唉……”

  黄善闻言不由长叹一声,却也心中一软,当下便转过身来,苦口婆心的谆谆教导。

  “为父早让你收锋敛芒,行事需三思而后行,切莫冲动无度!可你为何偏就不听呢?真以为我这掌班千户,就能护得了你一辈子周全吗?!”

  黄良耷拉着脑袋,丝毫不敢反驳,但凭义父教诲。

  这幅模样看的黄善更是不由心软,当即摆了摆手,算是揭过此事,但却仍旧忍不住的提了个醒。

  “良儿,你可知今日那位小公子哥……是何身份?”

  黄良顿时抬头,心有所测,但还是有些迟疑的反问道。

  “不是、不是姬氏之人吗?”

  “愚蠢!”

  黄善顿为恼火,而后紧接说道。

  “如果只是姬氏族人,为父至于如此作态吗?”

  黄良歪着脑袋一想……哎,也是啊!

  义父今日之举,实在是反常之极啊!

  难不成那狂妄小子,还真有什么天大的来头不成??

  “你可记清楚了!今日之人,乃当今圣皇亲子!大乾九皇子殿下是也!!”

  黄良大为吃惊,没想到此人竟是皇族之人?!

  怪不得行事猖獗,竟比自己还要狂妄几分!

  如此一想,黄良反而心下大开,瞬间念头通达,甚至并不觉得今日之辱究竟有多么羞耻了。

  毕竟那可是堂堂大乾皇子啊……

  不过转念一想,黄良却是又有些想不开了!

  “可是干爹!不是都传闻那九皇子是天生的‘傻皇子’么!而且出身卑贱,只是一侍女所生,为何要如此惧他?!”

  黄良突然想起来,这九皇子是理应比自己还蠢的傻皇子啊……

  若是四皇子齐王欺负了自己,那倒也就罢了,自己心里倒还能够想开,接受的过去。

  但你一个侍女所生的傻皇子,凭什么这般欺负人呢?!

  还叫人家……

  叫人家喊你霸霸!

  哼!实在欺人太甚!!

  “蠢货!”

  黄善气的真想当场再赏他一巴掌!

  却是不由虚空一指,登时问道。

  “你看那九皇子今日所言所行……像是宫内宫外所传的傻皇子吗?”

  黄良闻言不由一愣,而后歪着脑袋再次一想……

  哎!也是啊!

  那狂妄小子今天将自己等人玩的是团团转,却又偏偏无可奈何!

  直至最终自己稀里糊涂的滚出去时,却还不知人家的真实身份!

  如此相较之下,这九皇子似乎是要比自己聪明一些啊……

  “好了好了!我也懒得多言!但你今日必须给我铭记此事!”

  黄善一看干儿子这幅神情,一时间不由有些后悔,当初怎么就认了这么一个干儿子啊……

  真是一时糊涂啊!

  “干爹请讲!良儿必将铭记于心!!”

  黄良一看义父口气严肃,自知此事非同小可,当即收拢心神,屏息静待!

  “今日九皇子出宫之事……你必须装作不知,永久烂在肚中!”

  黄善再次缓缓踱步,开始思量合适的应对之法。

  “额……好、好的。”

  黄良歪着脑袋想要想清楚义父此番用意,想了半天却发现只是徒劳,于是只好点头应道。

  “还有……九皇子此人非同小可,你日后必须多多亲近一二……”

  黄善缓缓踱步,不由想到当日在大殿之中,圣皇与国师两人的那般失态,自知这九皇子必有过人之处,且目下并不为人所知!

  那么自己既得圣命时刻守护殿下,正该借此机会好好拉近距离,早早结下这份香火情缘才是!

  尤其是自己这脑袋并不灵光的傻儿子,更要为其多多铺路才是!

  念及至此,黄善不由转身望向自己的干儿子,却正好看见他歪着脑袋,又是那番没出息的样子……

  不由心下大叹,担心他仍旧理解不了自己的一番良苦用心,便改为用更为直白的语言说道!

  “也不用问个中缘由,你只需记住一点!”

  黄善豁然竖起一根手指来,黄良顿时打起精神,聚精会神的盯住那根指头!

  而后只听黄善面色严整,肃而说道!

  “日后若再遇上九皇子殿下!一定要多多巴结!!”

  ……

  “黄良者,乾代初年大太监黄善之义子也。

  其幼年时期年少无知,冲撞始皇帝,黄善怒极,欲要大义灭亲,当街亲斩其子,以明示其昭昭忠心!

  始皇帝仁德宽厚,并不喜欢杀生害命,因此不计前嫌,出言释其一命。

  黄良对此感激涕零,自此愿追随始皇,永生不弃。

  而后又深感始皇帝王霸仁德之气,更是以义父待之,言必称‘霸霸’、‘霸父’。

  后经史书所考,此乃中国将‘父亲’称为‘爸爸’之最早起源。”

  ——《古代名人轶事录》·吴独秀(民国大文学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