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我真不想当皇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三十五 宦官之威!恐怖如斯!

我真不想当皇上 无处安放的梦 2657 2020.07.26 08:25

  “干爹!我、我我……”

  黄良被一脚踹出门外,当场以一个狗吃屎的姿态扑倒在地,又以脸刹绝技止住冲势,继而一脸委屈的转过头来,还不明白究竟是发生了什么状况?!

  “逆子!还不快滚!!”

  黄善大怒,追上前去却是准备再补一脚!

  “我滚!我立刻就滚!!”

  黄良见势不妙,自知必有隐情,却是当下手脚并用,连跑都不敢去跑,真就当众原地滚了起来!

  而他的一干仆役见此状况,却也纷纷不敢多言,连忙有样学样,跟着自己的主子就这么一齐滚了出去!

  一时间先后数人,整整齐齐,滚成一队。

  滚到之处众人皆退,好让出一条滚道来。

  直到远远滚了百米之后,黄良这才敢站起身来,却是连忙撒腿就跑,屁都不敢多放一个,就此仓惶而逃……

  “额,这……”

  赵政一脸呆滞的望着刚刚还意气风发,想要当众拿下自己的黄良,转眼便连滚带爬,却是连一句狠话都不敢放下,当众就这般滚了出去!

  如此滑稽场景,却是令他这个原本有恃无恐的皇子,一时间都不由难以置信,只感觉不可思议,却是压根就未曾料到!

  “霸兄,这……”

  呆立一旁的霍金同样目瞪狗呆。

  他艰涩的转过头来,望了望同样不明所以的殿下,又望了望那凶名在外,抄家灭族不下十余起的东厂大太监——黄善!

  一时间这脑瓜子简直嗡嗡的,根本就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是有想过黄善到场之后应该更好沟通一番,可却也万万不敢想象,竟会是这番滑稽场景!!

  此时包括一干围观群众,也是完全没看懂这波骚操作究竟是什么状况??

  按理来说东厂这帮太监办事,哪一次不是嚣张至极,动辄灭人满门!

  可目下刚刚所发生之事……却怎的这般离奇而又令人费解!

  这……怎么和以往行事嚣狂的东厂行径,完全大相径庭!!

  “两位公子,咱家教子无方,不意冲撞二位,业已略施惩戒,日后必当严加管教!还望公子大人大量,谅解我那逆子的愚钝之举!”

  可接下来黄善拱手行礼,客气致歉的温和表态,却是更令所有人大跌眼镜,简直匪夷所思!

  “呃……公公客气了,既然公公如此明辨事理,我等小辈自是再无他言!”

  赵政先是一怔,而后又迅速回过神来,同样拱手回礼,非常知机的趁机了结此事。

  不然人家大太监都已经如此作态,还要如何?

  难道还真逼着黄善当众杀了自己义子不成?

  无论如何,如此处置,已然是非常妥当了。

  自己私自出宫之事也不用暴露出去,嚣张跋扈的宦官子弟也得到了应有惩戒,还意外之喜的被叫了几声‘霸霸’……

  事已至此,理应有所满足了!

  “既如此,咱家就替我那逆子,先行谢过两位公子了!”

  说罢黄善却是又行一礼,而后客气一声,自此转身便走,身后一班手持绣刀的东厂缉事紧随其后,所到之处无不礼避退让,竟就这般在人潮之中渐行渐远……

  “两、两位小爷!楼上、楼上雅间请!”

  早就吓得魂飞魄散的小二总算回过神来,却是磕磕绊绊的话都说不利索!

  刚刚那出惊心动魄的大戏,从双方持兵对峙开始,再到东厂掌班千户突然到场,最后又以一种诡异莫名,匪夷所思的结局滑稽结尾……

  这般光怪陆离的震撼大戏,却是惊异的众人无不当场哑火,当场上百人等,竟无一人敢高声喧哗,多言一句!

  所有人尽皆屏气凝神,内心忐忑的围观着这出大戏,直至一切落幕之后,亲眼见得大太监黄善就此远去,远离视线范围之后,这才敢忽的长出一口大气!

  而后直道侥幸,竟有幸亲眼目睹此等较量,日后却是又多了一份难得的趣事谈资!

  不过在亲历此等惊心动魄之后,所有人再望向那两位小公子之时,却都无人再敢多看两眼,生怕触了霉头,被这等连东厂千户都束手无策的超级公子哥给记在心上。

  没看就连之前还活泼有趣的店家小二,此刻却也慎之又慎,绝不敢多说一句无关紧要之语,生怕一个不好,惹怒了这二位小爷,那可真是死无葬身之地啊!

  一时之间,却是连之前侥幸所得的赏赐,小二都只觉装在兜中直烫得慌!

  当下心中大乱,不断纠结着是否该如数奉还……

  “呵呵……真是有趣!”

  亲眼看着那大太监黄善带领人马消失在视线之外,赵政这才恍然回过神来,不由摇头轻笑一声,内心中却是已经有了计较。

  “走吧金兄,上去品尝一下这声名在外的班氏烤鸡!”

  眼看着霍金还愣在原地一动不动,赵政不由轻笑一声,动手拍了拍他示意一起上楼吃鸡。

  直到这时霍金才魂归入内,只感觉浑身都有些不禁瘫软,他看了看一脸浑不在意的九皇子殿下,却也只能是苦笑一声,摇头叹道。

  “霸兄这份心性……金自愧不如啊!”

  谁能想到在刚刚经历了那般凶险之后,殿下竟还能如此淡若处之,仿若未闻,依旧照常吃鸡呢?

  “这又如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我何须过多在意?还是先享受这口舌之欲为上啊!哈哈哈哈~!”

  赵政哈哈大笑一声,一脸的洒脱恣意,令霍金艳羡万分!

  “好!公子果真乃人中之龙也!”

  谁料两人刚刚言毕,却只听楼上雅间忽然大开一窗,从中露出一张髯须满面的黑脸,正是他方才闻听此言,心下震动之余,不由连声叫好!

  “公子一言,当浮一大白矣!”

  说罢只见这黑脸壮汉手捧一爵,立在窗前,不住豪迈大笑,当众一饮而尽!

  “壮哉!”

  赵政闻此壮举,不由拱手称赞!

  侧立身旁的霍金也连连点头,只感觉今日之事,果真不虚此行!

  “这、这位小爷……”

  不过正当两人准备趁势上楼,前往雅间就坐之时,霍金只觉袖袍被轻轻一扯,顿时颇为奇怪的扭过头去。

  却只见之前那店家小二,此刻正一脸肉痛的拿出那粒碎银,诚惶诚恐的低声怯道。

  “这是您之前的赏赐……小人一时被猪油蒙了眼睛!还望小爷莫要怪罪!”

  霍金与赵政两人,闻言当即愣在当场!

  “给你的你就拿着!你怕什么啊!”

  霍金哭笑之余,却也连连摆手,示意尽可放心收下。

  然而这小二却是死活都不敢装在兜中,硬是塞回霍金袖中,方才长出一口大气,似乎就此便远离了杀身之祸!

  赵政见状更是径直摇头,不禁一声长叹!

  “宦官之威,竟可怖如斯!!”

  ……

  “神武初年,始皇携友出宫私访,考察民情。

  行至永和坊中,始皇闻味而喜,方知乃百年字号——班氏烤鸡也,遂入店欲品,小二热情之至,友人喜而赏之。

  正欲楼上雅座,恰遇宦官子弟黄良欺行霸市,吃干抹净却行霸王之事,始皇怒而斥之,以王霸之气力压宵小,令其羞愧难当,无地自容!

  ‘公子一言,如拨云见日,令良悔过万分!’

  良良心发现,痛改前非,席地而拜,视若明主!

  ‘良一无所长,惟忠心尔!愿就此誓随左右,唯公子马首是瞻,以效犬马之劳!’

  始皇感其心诚,亲扶起身,自此收入麾下,如臂使指,忠心无二。

  事毕,小二念及被欺过往,捧金而还,泣而诉曰:‘我等贱民苦宦久矣!今公子以凛然正气,臣宦官不轨之心,致其不再为祸乡里,小人无以为报,惟此赏银尔!’

  始皇大叹不止,几番推辞,方才无奈纳入怀中。

  此举众人皆赞,以传佳话,惟友人无故不悦,愤而走之。

  众大惑不解,才知其妒始皇之王霸之气也!

  皆笑而叹曰:‘此等友人,气量何其狭也!’

  遂哄堂大笑,引以为耻。”

  ——《华夏野史》·郝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