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我真不想当皇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二十五 皇弟果真不凡!

我真不想当皇上 无处安放的梦 2722 2020.07.21 08:33

  太学府·演武校场

  “这……皇兄,为何总是无端盯着我看?”

  正百无聊赖,随意搭弓射箭的赵政,忽然感受到来自身旁的目光注视,顿时便扭身望去,却发现又是那近日来有些古怪的八皇子赵胜。

  “咳咳,为兄只是有些诧异,明明你之箭法早已登堂入室,可为何自那日一鸣惊人之后,却忽然变得如此不堪呢?”

  赵胜被逮个正着,尴尬的咳嗽两声,连忙便望着赵政身前被射得七零八落的箭靶问道。

  “呃,其实……”

  赵政张口就要解释清楚,却不料赵胜却两手一摆,一脸我懂的表情点头道。

  “是我失言了……皇弟毋需多言,你之用意为兄自然知晓!”

  说着还故意眨了眨眼,示意自己全都知道,就不需用皇弟再多费口舌了。

  “我……”

  赵政顿时被噎个半死,刚想解释自己那日只是侥幸命中而已,却又看到傻皇兄那不住眨眼的表情,最终也只是无奈作罢,继而将满腔郁气,发泄在自己的箭靶之上。

  这一幕,看在此时的赵胜眼中,更是令他忍不住连连点头,内心中极力称赞。

  ‘我这九弟果然不凡!其不仅完美避过靶心,而且在偶然故意射空之下,箭支遍及箭靶各处,竟隐隐间构成一幅八卦图阵!’

  赵胜愈看愈发钦佩,也愈发认为母妃所言极是,内心中更加坚定了想要将其拉拢麾下的决心!

  ‘啧啧,九弟真乃大才也!’

  ……

  “不行了不行了!老子真的要被累死了!”

  结束今日的校场训练之后,赵政只感觉自己浑身酸痛,全身乏力,简直是哪哪都不舒服!

  “不行,必须得找机会溜出去玩玩了……”

  自从穿越至今,赵政就被牢牢锁死在这深宫之中,哪怕到现在都没有踏出过宫门一步!

  这可真是把赵政有些憋坏了,他真恨不得能够立即出宫,看看这西京城中究竟有什么玩乐之所!

  “可是该怎么溜出去呢?”

  赵政边走边想,不断思索着如何才能够偷摸出宫。

  “只能从太学府中寻找机会了……”

  但想来想去,好像也只有太学府是最有可能的作案地点了。

  毕竟自己所居住的漪澜宫身处内宫,日日夜夜都有禁军守卫,防守极其森严,没有令牌根本就迈不出宫门一步!

  哪怕自己是皇子也万万不行!

  而太学府则是地处太极皇宫外宫,守卫戒严那可就降了两个档次了,并且由于时常有外界学子出没,这太学府的守卫却是比起其他外宫之所尚要宽松许多。

  但即便如此,想要从大门而出,直入京城那也是不可能的!

  唯一的办法,也只能是从偏僻之处偷溜才行!

  这对于一直以来就伺机作案,早已悄然将太学府守卫轮值排班,在内心中背的滚瓜烂熟的赵政来说,根本不是难事!

  唯一的难点,也只是要寻找到合适的作案地点才是!

  “这么长时间的踏勘,倒真是有一处地方适合偷溜出宫……”

  一直以来都在寻访合适作案地点的赵政,终于是下定决心,要真正的迈出这一步了!

  “哎,正好明日休沐……”

  一想到明日就是每十日一次的休沐之日,赵政便决定明日早起,趁着天还未亮之时,去探查一下那处地点是否合适作案!

  “好!那我就明日早起,前去一探究竟!”

  ……

  天色漆黑,一夜无眠的赵政在寅时(yín时,指凌晨三点至五点)偷偷起身,悄然而行。

  “啊?殿下?”

  谁知刚一开门,就惊动了侍候在偏殿的贴身婢女霓凰。

  “殿下,今日休沐,怎么……”

  霓凰连忙草草起身,正觉奇怪,往往休沐之日殿下是决计要睡至自然而醒的,绝不许任何人有所打搅,怎么今日这是……

  “嘘!噤声!太傅命我前去修习,不可对外透露!”

  赵政毫无心理压力的打起了太傅旗号,开玩笑,难道谁还能去为了这点小事,当面问询太傅吗?

  “是,奴婢遵命……”

  霓凰神色复杂的望着殿下逐渐远去的身影,再抬头看了看未有亮光的天色,不禁忧心忡忡。

  “这才不过寅时而已……”

  一想到殿下方才不过五岁,却连休沐时间也不愿歇息,霓凰就不住惆怅起来。

  “殿下小小年纪,却承担了这个年纪所不该承受之重啊……”

  ……

  从漪澜宫至太学府的路途赵政自然是畅行无阻,手持太学府令牌那当然是大摇大摆,光明正大。

  虽然今日休沐,但不愿休沐自愿修习的学子也并不少见,赵政自然也并不显眼。

  “啧啧,果真是个好地方啊!”

  赵政小心翼翼的从树上滑落,再顺着高起的土坡而下,一边拍了拍手,一边不住赞道。

  刚刚他探查一番,从这处长满密植的土坡而上,再爬上靠近宫墙的一株大树,便能够成功攀至宫墙之上!

  只要出了宫墙,可就是自由自在的宫外世界了!

  但赵政目前年纪尚小,高大的宫墙根本不是现在的自己能够一跃而下的,还必须得借助外力才行。

  “要想出宫,还是得找个帮手才行啊……”

  赵政皱着眉头边想边走,一时间却也想不出合适的人选,毕竟这可是冒着很大风险,一旦被抓,是绝对要挨板子的!

  “算了不想了,还是赶紧先回去补个回笼觉才是正理。”

  打着哈欠,赵政有气无力的拍了拍嘴,只想倒头便睡。

  “咦?那是?”

  但刚走到内宫入口附近,赵政却发现入口处灯火通明,还有数架官轿排在门外,像是在等待某位宫内之人出宫。

  “嘶~那是……芸妹??”

  刚等赵政走近,他便陡然发现,那个同样打着哈欠的熟悉身影,竟然就是七公主赵芸!

  “走吧方伯,祖父他……还未上朝吗?”

  赵芸阿巴阿巴的拍着小嘴,一边说着一边准备上轿。

  大乾官制,每日卯时(mǎo时,指凌晨五点至七点)上朝,故官员都在凌晨三四点早起,而后依次在大殿外排队等候。

  赵芸心性活泼,每次休沐时必要出宫玩耍,因此她的祖父,也就是当朝兵部尚书,在这一日都会在抵达太和殿之后,直接安排车马前去内宫接赵芸回府。

  “老爷他应该还在排队等候,先遣老奴来接公主回府。”

  方伯恭敬答道,说着伸出一只手来,准备搀扶公主上轿。

  “祖父大人可真是辛苦……”

  赵芸搀住方伯登上轿子,正准备掀开门帘入内休息,却忽然在不远处瞥见一道无比熟悉的身影,顿时便连忙定睛一看!

  “哎?那是……皇兄?!”

  眼瞅着自己被赵芸发现,赵政也只能是暗道晦气,无奈向前走去。

  “皇兄!真的是你!今日休沐,你怎么会在这里?”

  惊喜异常的赵芸连忙纵身跃下轿子,一路小跑至皇兄近前,不由奇怪问道。

  “呃,这……”

  赵政这还倒被问住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总不能说自己正找地方准备偷溜出宫吧?

  可这大半夜的,自己孤身一人在这宫内晃荡,也是得有个正当理由才是啊……

  ‘诶~!’

  刹那间心思电转,赵政计上心头!

  当下便一摆袖袍,转身背向赵芸,指着太学府的方向,沉声问道。

  “芸妹,你可曾见过……凌晨四时的太学府?”

  ……

  “赵芸得封常山王,尝被问及女儿之身,何以获此殊荣?

  芸不答反问:‘汝等可曾见过凌晨寅时之学府?’,座中尽皆摇头,从未亲眼得见!

  芸见状不由长叹:‘吾尝追随皇兄左右,求学于太学府中,每逢休沐必出宫玩乐,偶在寅时巧遇皇兄,方知皇兄每日寅时而起,子时而息,从未间断,即逢休沐,依旧如此!’

  ‘当日之言,吾虽死不敢忘也!皇兄煌煌大言,令芸羞愧难当!自此奋发图进,再无玩乐之心!‘

  ‘故,正因皇兄一言,方有今日所成!芸铭感于内,时刻谨记于心!’

  ‘今斗胆借皇兄之言,将此煌煌大言流传于世,激励有志之士,感化惫懒之心!’

  此言一出,满座皆肃,无不为之动容也!”

  ——《世说新语》中卷·励志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