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我真不想当皇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后乾书》

我真不想当皇上 无处安放的梦 13 2020.07.08 15:39

  【大乾帝国官方正史——《后乾书》】

  【自神武元年始,至永治元年初】

  【乾代大史学家——甄傍、甄秀、甄香联合编撰】

  ---------------------------------------

  「卷一·太宗始皇帝本纪」

  “神武元年,太极圣皇定国号大乾,始皇帝遂生于皇都,紫气充庭,额上有神柱入顶,目光外射,赤光绕室,异香经宿不散,体有金色,三日不变,掌生纹路,只此一字,乃曰'帝'字!

  始皇帝诞于开国元年,乃承国运,天命所归。然身为庶子,恐遭人嫉,遂韬光养晦,收锋敛芒,实则内秀于心,藏拙于外。

  故襁褓不啼,孩提不言,大智若愚,大巧若拙。年五岁,逢圣母皇太后被欺,怒曰:'吾志在皇位,必报此辱!'”

  ——摘自[卷一·章一]

  ……

  “大乾神武五年,太宗始皇帝年五岁,尝闻圣母皇太后泣涕涟涟,心知盖因己不能言也,遂于心不忍,破口相言。

  母大惊,才知其儿乃盖世英才,非不能言而不可言也!

  时霓凰侍奉左右,闻之瞠目赞曰:'殿下此番风采,已有圣皇九分之资,唾得皇位已九成在握!'。

  始皇帝正色谦曰:'非也,夺嫡之事十之九死,胜败仅有五五之数矣!'

  霓凰闻之当场跪拜,叹曰:'殿下已十成在握矣!'”

  ——摘自[卷一·章二]

  ……

  “大乾神武二年,始皇周岁之礼,其时上摆抓周之物,乃果、笔、弓、金、书、印六物,凡一众皇子,皆从其中所取。

  唯太宗始皇帝,与众不凡,行事莫测,眼无六物,独行向前,捉圣皇之手,夯大宝之基!

  刹那之间,圣心剧震,满堂皆惊!

  时始皇年只一岁,方知皇家气运,尽在圣皇一人之手;圣位更迭,只在圣皇一言之中。

  故此稚童之举,暗合帝王之道;此自然之为,实乃天命所归也!”

  ——摘自[卷一·章三]

  ……

  “大乾神武五年,逢始皇初次入学,贴身婢女霓凰侍之。

  拂晓,未及卯时,自然而醒,霓凰睡中惊醒,诧曰:‘辰时入学,殿下何故卯时自醒?’,始皇摇头叹曰:‘天色未明,然我拳拳好学之心已明,大乾今恶敌环绕,我又怎能安心卧榻而眠?’,霓凰当即拜服。

  行至道中,内宫至外宫路途甚远,始皇仅孩提之龄,行此远程,早已身心俱疲,时霓凰侍奉在侧,不忍劝曰:‘道阻且长,殿下年幼,不胜脚力,且容我背负前行’。

  始皇大为不喜:‘学府学规森严,明令徒步而行,我既心系天下,当为人楷模,以己效之!怎能因不胜脚力,徒惹天下笑之!’

  霓凰惑曰:‘虽学府明令禁止,然天下学子,在幼年之时,无不投机行事,见机取巧,此乃常人之举,殿下何苦为之?’

  始皇怒而斥曰:‘荒谬至极!天下人可为之,然我不可为之!此举虽小,却能以小见大!此掩耳盗铃、以叶障目之举,能欺天下人,可欺我心乎?’

  ‘我辈君子,岂能行此小人行径!如此以往,人人以此为荣,视规令如儿戏,视律法如无物,则伦理尽失,国将不国矣!’

  言罢,拂袖而去,霓凰惭而退之。”

  ——摘自[卷一·章四]

  ……

  “大乾神武五年,始皇年五岁,初入学宫,逢太傅钟邈心有所感,偶有所得,故当众问曰:‘汝等学子,为何读书?’,十余学子皆不能答。

  时芸公主在侧,直面对曰:‘刻苦奋进,只为以身报国,当死无怨!’,众学子皆服,叹其弱女子竟如此勇烈,唯邈摇头不语,静待作答,一时满堂皆寂,无人出声,不敢应答。

  只始皇一人,挺身而出,昂然对曰:‘大丈夫,当为大乾之崛起而读书!’。

  顷刻之间,邈大喜,众皆惊!”

  ——摘自[卷一·章七]

  --------------------------------------------

  「卷二·圣母皇太后本纪」

  “班岚者(字素贞),乾始皇生母,大乾圣母皇太后是也。

  班氏本商贾世家,经营百年字号‘班聚德烤鸭’名声在外,圣母皇太后自小聪慧好学,志向远大,弃安稳千金之身,求圣皇恩泽雨露。

  豆蔻年华经重重选秀,只身入宫,因商贾出身,仅得八品更衣之衔。

  然皇太后生性聪慧,相貌姣好,体态丰腴,贵气十足,于一众妃嫔中脱颖而出,独得太极圣皇恩宠,后诞下皇子,擢升三品嫔妃,册封岚妃。

  皇太后虽为女儿之身,其智计才谋,文韬武略,毫不亚于盖世英杰!

  大乾国师卜漓尝言:‘圣母皇太后若非女身,当乃世之明君!’

  乾始皇赵政每每提及母后,也尝激动落泪:‘若无母后,则无今日之大一统也!’

  大乾永治元年,加尊号为昭圣慈寿恭简安懿章庆敦惠温庄康和仁宣弘靖圣母皇太后。

  大乾永治十五年,圣母皇太后驾崩,追封谥号为孝睿贞顺任敬安肃正和温诚顺天圣母皇太后。”

  ——摘自[卷一·章二十三]

  ……

  “神武五年,齐王赵拓携胜而归,升破乱将军,加亲王爵位,人心浮动,朝野俱震!

  逢圣母皇太后与始皇闲聊之中,提及此事,不由而叹。

  ‘齐王者,有千古名将之风,实大乾臣民之福!然家有家规,国有国法,自古立嫡不立长,传嫡不传庶,此乃国之大计,不可破也!’

  ‘纵使齐王屡立泼天大功,也万不可废嫡立庶,致使皇室自乱,皇族子孙只顾争权夺名,无人兼济天下民生矣!’

  ‘汝虽奉天承运,顺应国运所生,实为大乾中兴之兆,然非嫡非长,万不可若齐王一般,动此千古邪念!’

  ‘至尊圣位,理应嫡系长子所居!汝奋发向学,刻苦奋进,当全力全心,辅佐燕王上位,不可再生二心!’

  始皇喏然而应,谨遵母命。

  自此力助燕王,未尝有半点懈怠!

  然燕王赵括自知愚钝朴华,绝无治世之能,又恰逢大乾内忧外患,稍有不慎便遭倾覆之危!

  故效仿上古大贤,主动禅位九弟,以求大乾千秋万代,一统九州!

  自此,燕王禅位之举,自古传唱,已成佳话。”

  ——摘自[卷二·章五十二]

  --------------------------------------------

  「卷五·齐王赵拓世家第三」

  “赵拓(字日乾),太极圣皇四子,神武元年获封齐王,封地齐山郡。

  神武五年,齐王大破北狄,斩首数千,俘敌首将突突岩,后班师回朝,大胜而归!

  逢始皇微服民间,遇凯旋之师,其主将英姿勃发,威风凛然,列队严行有度,军纪整明。

  故有感而发,抚掌叹曰:‘噫嘘唏!生子当如赵日乾矣!’

  时霍金在侧,不置可否,拱手对曰:‘齐王勇武猛烈,战功彪炳,固实情也!’

  ‘然老子有云:‘治大国,若烹小鲜’,如若仅有勇武热血,只知沙场搏命,则必将无以为继,国力衰微矣!’

  ‘惟有殿下这般外柔内刚,阴阳相济,文武兼修,德能并进!’

  ‘方能御国之方舟,驶于此大争之世,而不动辄倾覆矣!’

  始皇笑而不语,不以为傲也。”

  ——摘自[卷一·章三十八]

  --------------------------------------------

  「卷六·鲁王赵焉世家第四」

  “赵焉(字从心),太极圣皇五子,神武元年获封鲁王,封地鲁南郡。

  神武五年,齐王赵拓大破北狄,凯旋而归,太极圣皇龙颜大悦,遂开国宴,以庆大胜!

  未及宴始,鲁王初见九弟赵政,大感亲近,遂执桃相赠,亲爱有加,呵护之心溢于言表。

  然始皇年虽尚幼,却心智早熟,不喜旁人以孩童视之。

  但心知此乃皇兄一片赤诚,不可言拒,故举杯笑曰:‘皇兄莫以三岁孩童视之,吾以五岁有余!当以酒待之!’

  言罢,捧爵而饮!

  满堂文武百官,见状无不称奇,大赞始皇有圣皇之风,大气磅礴,豪迈不羁!

  鲁王大惭,感其豪壮,当即满饮此爵,举杯相对!

  座中无不称好,叹其兄弟情深,以传佳话。”

  ——摘自[卷一·章四十二]

  --------------------------------------------

  「卷八·晋王赵胜世家第六」

  “赵胜(字沛齐),太极圣皇八子,神武十年获封晋王,封地晋阳郡。

  神武五年,逢始皇初入校场,技惊四座,持软弓一把,正中晋王靶心,晋王愤懑不已,掩面而逃。

  凤瑶宫内,晋王大谈今日之事,倍觉羞辱,然其母姬霜不以为然,反而斥曰:‘大谬矣!吾观此子,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年只五岁,深藏若虚,动心忍性,此上古帝王之风也!’

  ‘犹记圣皇当年,以庶子之身成就宏图霸业,吾观此子,比之当年圣皇尤甚!’

  ‘尔生性跳脱,遇事莽撞,日后恐酿大祸,当就此收心养性,追随左右,以求从龙之功,方可福蔽子孙,延我姬氏百年香火!’

  晋王闻言方大梦初醒,深以为戒,自此誓随始皇,终成大一统之千古伟业。”

  ——摘自[卷一·章二十四]

  --------------------------------------------

  「卷九·常山王赵芸世家第七」

  “神武元年,太极圣皇定国号大乾,常山王赵芸随始皇帝同日所诞。

  其母夜中梦龙,遂怀身孕,生时龙吟阵阵,异光绕室,体有龙鳞遍布,额上生睛,三日方隐,然始皇紫气充庭,神柱入顶,体有金色,掌生帝纹,更为神异。

  故芸之异像,不为人所知也。

  然芸虽女身,却志在沙场,自幼习武,英武异常。

  自学宫起追随始皇,浴血奋战,横扫八荒,历四十余载,方平定天下,助大乾开疆拓土,助始皇一统天下,终成千古一帝,遂获封常山王。”

  ——摘自[卷一·章九]

  -------------------------------------------

  「卷十二·关飞列传第三」

  “关飞者(字云翼),三国十大名将之一,大乾五虎将之首也!

  其人面色赤红,髯须密布,擅使青龙宝刀,勇武异常,对阵沙场,尝单刀直入,取敌将首级于万军从中,如同探囊取物!

  因甚喜眯眼,故广被赞曰:‘关公不睁眼,睁眼必杀人!’

  神武五年,逢始皇初入校场,御马驰骋,英姿飒爽。待人接物,令人如沐春风,心神驰往,关飞心慕甚矣。

  后八皇子赵胜欲得飞而不能,心生愤懑,当众相质:‘中郎将只言白矢之法,不教参连之技,岂非不擅乎?’

  飞大惭,面红耳赤,弓非所擅,无从辩解。

  众人哄笑,唯始皇一人直指对曰:‘皇兄此言差矣!我等年幼尚小,白矢一技尚未精深,如何擅言参连、剡注之法?’

  胜嗤笑一声,仍不为所动,始皇怒而提弓,连射四矢,首尾相连,并成一线,皆中靶心,技惊四座!

  ‘参连之技,先生早有教我,且更胜我十倍!不教尔等,只怕挫其志气,好高鹜远!’

  ‘汝等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真是可笑至极!’

  言罢,始皇拂袖而走,满座学子,皆紧随其后。

  飞尤感激不尽,几欲落泪,独八皇子一人呆怔原地,心中叹服,羞愧不已。”

  ——摘自[卷一·章十七]

  ------------------------------------------

  「卷十八·霍金列传第九」

  “霍金者(字凝石),曲阳霍氏长子,官至大乾九卿之吏部尚书。

  金为长子,却非嫡子,实乃庶出,其弟霍银乃霍氏当代嫡子。

  按古例,族长理应由嫡子继位,然金自幼从学府追随始皇左右,矢志不渝,未尝懈怠,助力始皇成就千古帝业。

  后被推举霍氏族长,官至吏部尚书。”

  ——摘自[卷一·章二十七]

  ------------------------------------------

  「卷二十一·黄善列传第十二」

  “黄善者,始皇心腹宦官也,官至钦差总督西厂官校办事太监,提督西厂。

  神武初年,始皇微服私访,探察民间,遇宦官子弟当街强抢民女霍氏,怒而止之!

  然宦官猖獗,竟持兵对峙,更要在朗朗乾坤之下,当街行凶杀人!

  逢时任东厂掌班千户黄善途经此地,路遇刀兵相持,大惑不解,近而观之,惊觉乃义子黄良当众持凶,欲行违法之事!

  善怒极,当众掌而掴之,勒令回府,自此禁足,又以千户之尊,向微服之始皇恳切致歉,为霍氏女子赔付百金以表歉意。

  事毕,始皇对左右赞曰:‘此人行事公义,大义灭亲,可予之重任也!’

  后始皇嫉宦如仇,清而洗之,宦官上下无不噤若寒蝉,惟掌班千户黄善幸免于难,未罢反升,擢升西厂提督。”

  ——摘自[卷一·章三十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