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我真不想当皇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四十七 九弟!原来你也是性情中人啊!

我真不想当皇上 无处安放的梦 2761 2020.08.01 07:33

  “厕所、厕所……奥不,应该是茅房才对!”

  赵政夹着双腿,亦步亦趋的跟在一位侍女身后,前往厕所而去。

  这偌大的皇宫,若要真是让他自己去找,还不得迷了路去?

  “诶也不对,这宫内的厕所怎么能叫茅房呢?应该叫宫厕才对啊……”

  突然一拍脑袋,赵政这才反应过来,这宫里的厕所叫茅房未免也太掉价了!

  应该叫宫厕才对!

  对,宫厕!

  “殿下,这里便是宫厕了。”

  忽然间前方引路的侍女停下身来,躬身说道。

  赵政这才打消了满脑子的胡思乱想,夹着步子赶紧就往宫厕跑去,他感觉膀胱真的要憋不住了!

  “诶?怎么回事?这宫厕不分男女的么?”

  但眼角余光一瞥之下,赵政顿时大奇,怎么这引路的小侍女也跟着自己一起进了宫厕呢?

  “殿下,奴婢是准备侍候您出恭呢……”

  面容姣好的小侍女满脸娇羞,躬身回道。

  “啊?侍候我出恭?这……”

  赵政顿时大惊,我这就尿个尿啊,还需用你伺候的吗?

  而且这你怎么伺候啊……难不成还端着我吗??

  “不用不用,你且出去,我自己能行!”

  赵政连连摆手,婉言谢绝了这位小侍女的好意。

  开什么玩笑,男人在这种事情上,怎么能说不行呢?!

  “殿下、殿下莫非是嫌弃奴婢姿色浅薄吗……”

  满面娇羞的小侍女,闻言不禁大失所望,顿时皱着一张小脸,不断咬着下唇,实在是楚楚可怜。

  “咳咳,这说的哪里话!那个……等我再虚长几岁,到时再由你侍候吧!”

  赵政说完赶紧就跑,生怕这侍女真跟着进来,到时候难不成真要自己当着她的面去脱裤子吗?

  那也太、太羞耻了吧!!

  “殿下~~~”

  身后传来小侍女的娇羞声,却是令赵政步伐骤然加快,连忙逃也似的冲进宫厕之中!

  “我的天,男孩子一个人在外,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啊……”

  好容易逃进宫厕之后,赵政顿时长舒口气,不断拍着自己的胸口啧啧感叹道。

  接着便摇摇脑袋,不再去想,赶紧一把脱下裤子来,顿时如泄洪一般喷涌而出!

  “唔…真爽啊……”

  憋了好久之后的突然释放,却是令赵政忍不住暗爽不已,甚至整个身子都不由自主的抖了几抖。

  “谁、谁在那?”

  但突然之间,骤然响起的一道带有浓重鼻音的哭腔,却是令正舒爽无比的赵政猛然一滞,竟是当场又给憋了回去!

  “谁?你是谁?你怎么在这里??”

  赵政顿显慌乱的来回扫视,如果不是刚刚听出来那是一道男声,他还真以为是那小侍女硬闯进来要强行服侍自己呢!

  “可、可是九弟赵政?”

  很明显,能够出现在今晚国宴之上的,如此稚嫩的童音,理应是九皇子赵政无疑了。

  “额……是我没错,不知是哪位皇兄?”

  赵政一听这突兀响起的声音是自己的皇兄,顿时便心里一松,本已戛然而止的水流,却是又下意识的喷涌而出……

  “咳咳,是我……”

  直到角落里逐渐出现一道颇为熟悉的身影之后,赵政不由愕然惊道!

  “呃?大皇兄?你、你怎么会……”

  由不得他不惊讶,实在是当一位脸上挂满还未干涸的泪痕,眼圈红肿,鼻涕抽搐的燕王赵括,在这种情形之下出现在自己眼前之时,实在是令人有些费解!

  自己的皇兄……怎么就哭了呢?

  而且还独自一人偷偷摸摸的跑到这无人的角落里,自己暗暗抹泪呢?

  这……还真是有趣啊!

  赵政大感有趣,连忙提起裤子,快步走到跟前,对着正匆忙整理仪容的大皇兄好奇问道。

  “皇兄?出了何事?可是因今日国宴之中,父皇他……”

  理所应当的,赵政下意识便以为,是因为国宴之中父皇对四皇兄赵拓的赏赐过重,令大皇兄以为父皇是有意立四皇兄为太子,这才不禁偷偷抹泪。

  不然好端端的,一位已经二十出头加封亲王的堂堂燕王,又怎么会偷偷跑到这宫厕之内暗自流泪呢?

  “不不不,并非此事……”

  赵拓连连摇头,示意与此事无关!

  “只是……”

  不过才刚一开口,赵拓却是又忍不住悲从中来,这眼眶中的眼泪,竟差点就止不住又一次掉了下来!

  “哦?那还能是……”

  赵政摆出一副‘你不要骗我哦’的表情看着对方,内心中当然不会相信这番说辞。

  不是因为此事才哭?

  那还能因为什么事了??

  “九弟你有所不知啊……”

  赵拓望着自己九弟一脸好奇宝宝的样子,心知他并不相信与今日之事无关。

  再加上他内心烦闷,偏偏又无人可以倾诉,而且九皇弟年纪尚小,看起来又是如此的憨厚老实,诚信可靠……

  于是略微思量之下,却是忍不住对自己的九弟道出实情。

  “为兄今日之所以悲伤落泪,其实是因为……”

  话才刚说完半截,内心中忽然响起母后的连连叮嘱,本来都已经打算和盘托出的赵括却是忽然话锋一转。

  “呃,其实是因为我的一位朋友……对,一位私交非常密切的朋友……”

  “哦?一位朋友?”

  赵政狐疑的皱着眉毛,内心中不由有些暗暗怀疑。

  “咳咳,是的,一位朋友,他本与一位姑娘情投意合,私定终生,然而却遭到了家里人的极力反对……”

  赵拓言及至此,脸上的落寞神情尤为明显。

  赵政看在眼里,不由神情一呆,内心中简直哭笑不得!

  喂!大皇兄!

  你怕不是在这无中生友呢吧?

  说是什么朋友……实际说的就是你自己吧!!

  “但他真的放不下那位姑娘……她,是那么的秀雅绝俗,有一股难言的轻灵之气……”

  赵括说着说着不禁有些出神,他目视虚空,仿佛一眼便看到了那位心上爱人,正向着自己蹙颦一笑,动心撩人……

  “她肤色娇嫩,神态婉悠,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之气,柔情绰态,气若幽兰,宛如仙女下凡……”

  “行了行了!皇兄!细节的话……就不必描述的那么清晰了!”

  赵政看着这一副痴情至深的模样,不由摇了摇头,连忙出声打断道!

  “哦,噢噢……”

  赵括这才回过神来,突然想起自己此时是在描述自己的朋友!

  于是连忙在心中提醒自己,一定要注意言辞,万万不能让九弟察觉出什么马脚,以至于联想到自己身上!

  母后可是给自己千叮咛万嘱咐,此事绝不能对外有丝毫透露!!

  “反正我那位朋友对这名女子可谓是忠贞不二,非她不娶!谁知长辈极力反对,偏偏他现在又面临着巨大压力,不得不从……”

  赵括说到这里,终于还是忍不住潸然泪下。

  “所以……我每每想起我这位朋友,就忍不住感同身受,悲从中来,这才动情落泪……”

  看着自己皇兄竟又开始哭哭啼啼起来,眼圈红的肿成一片一片,赵政也不由叹了口气,轻声感慨。

  “唉,没想到皇兄你……”

  话未出口,他暗道不妙,却是当即改口!

  “咳咳,没想到皇兄你这位朋友……竟用情至深,实乃性情中人啊!”

  赵括闻言更是忍不住泣涕涟涟,只感觉终于找寻到一位能够理解自己之人,恨不得当场引为知己!

  “九弟!不料你也是性情中人呐!”

  赵括连连摇首,饮泣不止……

  ……

  “赵括者,大乾太极圣皇嫡长子,神武元年获封燕王,实乃大乾第一顺位继承人也。

  燕王自幼风流成性,常出没于烟柳之所。

  一日,燕王玩乐于醉香楼中,偶遇花魁苏小,惊为天人,一见钟情,后又私定终生,非小不娶。

  然小身染风尘,出于青楼,身份低微,皇后何嫣甚不喜也!

  及神武五年,太极圣皇赐齐王破乱将军,加封亲王,嫣大惊,勒令燕王断绝关系,专心朝政,以谋大事!

  然燕王痴情至深,悲而叹曰:‘天下为我所欲也,小小亦为我所欲也!若择一而取,吾宁弃天下而取小小也!’

  逢九皇子赵政在侧,心中大动,遂上前互缔为盟,助燕王取小小,而自取至尊之位矣!”

  ——《骊书》·范建(原大骊王朝太史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