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我真不想当皇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三十六 真香啊……

我真不想当皇上 无处安放的梦 2877 2020.07.26 18:22

  “真是奇哉怪哉……今日之事,怎的如此难以琢磨?”

  两人费尽一番周折,总算是如愿落座雅间之后,霍金便敲着桌子,怎么想怎么都觉着今日之事处处透着一股怪异!

  “这还用想?自是那大太监黄善久居宫中,之前跟我打过照面,故而当场认出了我的身份!”

  赵政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稍微动点脑子便能想明白这其中的缘故。

  “我自然知晓肯定如此,唯一顾虑的是,就算如此……也不该这般模样啊?”

  霍金当然也知晓这肯定是黄善亲眼认出了九皇子殿下的身份,但内心中仍旧大为不解。

  “哦?此话怎讲?”

  赵政顿时眉头一挑,心中似有所想,一边端起茶杯轻轻啜了一口。

  “殿下您久居宫中,不知这宦官嚣狂至极!早年宋王殿下游学民间之时,救过一个惨被欺辱的少女,并当众报出自己名号,这才喝退了为非作歹的张骇!”

  霍氏名门大族,这等辛密自然无所不知,比起初次出宫的赵政来说,霍金还真算是‘见多识广’了。

  “那不是了,皇兄既然成功救下此女子,不也是皆大欢喜吗?”

  赵政不知晓张骇是何等人物,却知晓这宋王殿下,正是自己的六皇兄——赵谦!

  赵谦早已成年,早早便获封宋王,封地便在宋泽郡。

  不过他也和赵政一样,母亲出身低微,故在众皇子之中,名声不显。

  “殿下有所不知啊!那宋王殿下当时也是这般想的,故而在留了些许钱财之后便又飘然游学而去,以为此番事了,但谁知、谁知……”

  “谁知怎样?那张骇可是又做了什么手脚?!”

  赵政当即皱眉,却是忍不住打断问道!

  “谁知那张骇竟怀恨在心!暗中派遣死士一夜之间,竟屠尽那女子家中一十三口!!”

  ‘哐当’一声!

  茶杯登时跌落在地,‘砰’的一声四散而裂!

  赵政心下大骇,却是万万未曾想到,这张骇竟行事嚣狂如斯!!

  “这、这这……”

  赵政一时无言,那可是一家十三口人啊!

  竟被一夜之间尽数屠灭!!

  这大乾究竟还有天理王法吗?!

  “此事后来广为流传,宋王殿下得知之后悲痛欲绝,悔不当初……但却竟无力惩治凶手,当地官府也将此案束之高阁!虽说所有人都知道是张骇犯下此案,但却无一人敢为这一家十三口人张目鸣冤!”

  霍金提及此事,也是叹息连连,哀其不幸。

  正是因为宦官子弟行事如此嚣狂酷烈,他之前才会竭力阻拦一二,不希望为九皇子殿下惹下如此大敌。

  “如此之事……当真不可思议!”

  如此惨烈之事,对于一直以来都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赵政来说,简直可以说是闻所未闻!

  以致于一时之间,赵政瞠目结舌,竟无力而言!

  古代这种权势人物所犯下的滔天罪行,简直是刷新了赵政的所有认知,令其毛骨悚然,惊骇欲绝!

  而后回过神来,却是又顿觉后背一凉,仿若今日从鬼门关走了一遭!

  一时之间,竟好似能够理解刚刚那店小二那般做法,似乎还真有几分道理……

  “故而我才会闷而不解!不知这黄善今日所为究竟何意?毕竟就算是已经封王的皇子,对于黄善来说其实也是无关痛痒,根本就无法奈何!更何况……”

  赵政听到这里才算终于明白,霍金脸上的担忧神色究竟为何!

  原来人家堂堂东厂掌班千户,根本就不怵你什么皇子!

  哪怕你日后封王赏地,也最多在你的封地之内当个土皇帝罢了,又如何能够影响到位居中央,直达圣听,不受六部挟制的东缉事厂呢?

  除非正面起了什么冲突,东厂感念圣恩不敢过多造次。

  但若是与己无关之事,东厂若要行事,哪怕皇子却也无能为力,不得插手!

  就像那可怜的一家十三口,被随意安上个什么齐燕余孽,预谋造反的罪名,岂不是死了白死,又有谁敢为之张目呢?

  直至此时赵政才恍然明白,此等被堂堂霍氏长子都闻之色变的所谓东厂,究竟有着何等滔天威焰!

  这东厂实力之大……竟可谓只手遮天!!

  “来咯~!二位小爷!您的烤鸡来咯~!”

  正在此时,两人都还在慑于东厂淫威之时,小二在外高唱一声,送来了店内必点特色——班氏烤鸡!

  “额……”

  这小二刚一进入屋内,却只见两位小爷脸色深沉,似为不悦,屋内氛围也如同黑云压城,浓重抑郁……

  “二位爷,请、请慢用!小的、小的先行告退!”

  这番场景,竟吓得他当场嘴巴打颤,说话都结巴起来!

  说完立即逃也似的拔腿就跑,生怕一个不好,沦为小爷发泄怒火的替罪羔羊!

  “这什么烤鸡?却是不过如此!”

  赵政随便扒拉一口,却只觉味同嚼蜡,他看着那油香四溢的烤鸡,不由大皱眉头!

  “殿下也莫要担心……今日之事,虽不知那黄善究竟做何想法,但依我看来,此事应当就此了结才是。”

  霍金并未动手吃鸡,而是看着殿下不住拱起的眉头,出言宽慰道。

  “非也非也,我倒也不是为此心忧……”

  赵政说着不由长叹一声,顺势放下手中木筷。

  他这话当然说的是大实话,毕竟他堂堂大乾皇子,就算给黄善父子俩再吃上十个熊心豹子胆,也是不敢动自己一根毫毛的!

  他只是骤然听此惨案,以现代人的视角看来,一时有些难以接受罢了。

  没想到在这古代封建社会,人命竟如此贱矣!

  “哦?那殿下是……”

  霍金顿时眼珠一转,却好似瞬间抓住什么。

  但他却并未多言,而是继而转到了其他话题。

  “罢了罢了,不聊此事……不过殿下,我有一言,还望殿下三思。”

  赵政闻言不由好奇,努了努嘴示意霍金继续说道。

  “这宦官如此势大,众多皇子无不大感棘手!虽未曾有人想过获此助力,却也都不愿树之为敌!尤其是胸有大志之皇子,都不会轻易与东厂较量……”

  霍金说的比较隐晦,但赵政自然秒懂他的言外之意。

  也就是说东厂势大,身为皇子就算不与之交好,也万不能与之树敌,尤其是志在皇位的皇子,若是有了东厂作为敌手,那想要登上皇位的机会……可就大大减小!

  没办法,这就是东厂!

  行事嚣狂也罢,手段酷烈也罢,但实打实的特权在手,却是真的不能再真!

  但这话听在此时的赵政耳中,不仅没有让他感到畏惧,反而因此大喜过望!

  ‘什么?跟东厂做对就注定难以登上皇位?这天下之大,竟还有这般好事?!’

  赵政闻言不禁大喜过望,你要跟我说这个的话,那我可就来劲了啊!

  这对于早就想摆脱什么‘大智若愚’、‘天命之子’、‘胸怀大志‘这种无稽标签的赵政来说。

  无异于久旱逢甘露,简直是天赐良机啊!!

  既然跟东厂做对能够大大降低自己夺得皇位的赢面,而且又不会威胁到自身安危,那何乐而不为呢?!

  这根本就是瞌睡了就送枕头过来!

  东厂可真是一帮好人啊!!

  哦不对,是好太监啊!

  “殿下……殿下?”

  然而就在赵政沉浸在终于能够有机会,打破‘世俗偏见’的美梦中不可自拔之时!

  大感不解的霍金不断小声喊道,这才将乐呵呵的赵政终于唤醒,反而却是食欲大增,一把便拽下一根鸡腿来塞入嘴里!

  “金兄还等什么?快吃!快吃!”

  赵政抬眼瞥了眼还在愣神中的霍金,不由催促道,继而更是含糊不清的感叹道。

  “唔唔……真香啊……”

  ……

  “始皇少时微服出宫,察览民生,时霍金跟随在侧。

  行至市中,遇不平之事,乃宦官子弟为非作歹,围观之众慑于东厂淫威,竟无一人敢出言制止!

  始皇愤而不平,欲为民做主,金大急,阻而劝曰:‘宦官之凶威,冠大乾之绝!殿下心怀大志,欲成大事,与之为敌,实属不智也!’

  始皇闻言大笑不止,慨然以对:‘此言大谬矣!’

  ‘何为大志?何为大事?惟天下也!’

  ‘然吾心系之天下,绝非至尊之位,乃是万民之舟!若因这至尊之位,致万民于水火之中!这至尊皇位,却是不要也罢!’

  ‘若至尊皇位与天下万民取其一而择之,则吾必救万民于水深火热之中,弃至尊之皇位如同草芥矣!’

  ‘民为天下,即吾之大志矣!’

  说罢,不畏强权,愤而止之!

  金闻之大惭,亦挺身而出!”

  ——《世说新语》上卷·立志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