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玄天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4章 密道墓室

九玄天外 邓小淘 2265 2021.02.23 18:08

  婉贞心跳得老快,翘首企足!

  只见一个怪老头走了进来,手里还掐着一个少年。

  少年大喊大叫“哎呀哎呀!你想掐死我,我跟你拼了!”

  天养抬头的一瞬间。

  “赵天养!”

  天养闻声望去!婉贞……

  “婉贞!”

  两两相望。

  婉贞哭了,哭的很彻底。

  “天养哥!可算追上你啦!”

  亦瑶也跑了进来,拉住了天养的手臂。

  婉贞心头一凛,不禁上下打量起这个女孩,好漂亮啊……

  “婉贞!”

  天养甩开亦瑶,奔了过去!狠狠地抱住了婉贞。

  婉贞依偎在天养的怀里,闭上了眼睛……

  良久。

  福禄仙殿内悄然无声,都在看着他俩……

  “你是谁!放开我师妹!”

  婉贞喊了一句“你闭嘴!”

  师兄怔怔地呆立不动……

  福大海回了回神,道“要不,你们小两口先出去聊?……福楚河!快交出宝刀!我可不想与你兵刃相见!”

  洛书生跳了出来!

  “你们算是哪棵葱?霜银裂山刀本就是赵家祖传之物!应该交还给我徒弟赵天养!”

  双方对峙未果,又出来一个夺刀的!

  福大海瞧了瞧他,不客气地问了句“你又是哪根葱?”

  福楚河笑道“洛书生!多年不见,还是这么急公好义,不求回报啊,帮着徒弟来夺刀,真是高山仰止!令在下肃然起敬!哼!”

  这回变成了三家夺刀,殿内的争吵越发激烈。

  天养对婉贞使了一个眼神,两人不声不响地溜走了,当着亦瑶的面,走了,天养没有看亦瑶一眼。

  两人来到福禄仙的一片桃花林,四目相对,竟无从话起。

  良久。

  “赵天养,你怎么不来找我?”

  “嗯……身无长处,哪有面目见你,可,可是,我是真的真的思念你!这种思念好苦,我,我爱你!婉贞!”

  婉贞又哭了,紧盯着天养看,目不转睛地看!

  “赵天养,你知道,贞字何解吗?”

  天养点了点头!

  婉贞将天养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心上,自己也摸着天养的心口。

  “吾欲与君携,哪管天雷聚顶,神拒鬼弃。秋无食,冬失雪,不敢弃君情绝,不管八年,八十年,婉贞的心不再跳了,身埋黄土,我都是你的,碑文血刻,赵天养之妻!”

  亦瑶在远处看着,看着,我,应该走了……天养哥,再见,珍重!

  良久。

  树林中一阵悉悉邃邃的声音。

  天养道“走!跟上去。”

  “咱们去哪?”

  “岑震北说过,福禄仙岛的桃花林处,有一秘道,几百年,只有主事才可以进入,我想,此密道应该藏有霜银裂山刀!”

  婉贞接话道“这一行人都是青丘海荒的高手,想必,他们也在寻找密道,哎?对啦,赵天养!你现在是什么水平?除了跑得快,还有其他本领吗?我需要保护你吗?”

  天养想了想,答道“什么水平?不知道啊,反正啊,我把胡扒山给揍了!但!前提是有二位长老在场保护我……”

  婉贞眉间带着疑惑……

  “你把胡扒山给揍啦?用的什么招式?”

  天养挠了挠头,“哎呀,嗯……天瑶拳法之慢半拍神拳……”

  片刻。

  只见那伙人停在了一棵大桃树下面,他们看着手中残破的地图。

  天养心想,只有历年的主事才能够进入密道,这帮人,是从何得知密道入口的?嗯……可能是当年福楚河进入密道的时候,福大海常年跟踪,所画出来的地图……

  良久。

  这帮人还在那磨蹭,毫无进展,难道他们找错地方了?

  那只红色狐王又窜了出来,天养对于这只狐王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信任感,天养摸了摸狐王的脑袋,狐王耸了耸身子,转身就要走,天养拉着婉贞的手,跟在狐王身后。

  “赵天养,这是你的宠物吗?它好可爱!”

  “你喜欢呀,送给你!”

  狐王带的路,凹凸不平,陡峭险峻,及其难走,但泥土却平整干净,定是常年没有人从这里经过。

  绕过几片树林,五座小土山,在一片洼地上,竟然还有一处桃花林。

  天养,婉贞对视一笑,原来如此!

  这个桃花林僻处荒山,安静的很,就连鸟儿的叫声都不见了……

  狐王停在了一棵大桃树下。

  “红狐狸,这是婉贞,这个世上我最亲的人,以后呀,你俩好好的,别打架……”

  狐王跳上了婉贞的肩膀,舔了舔她的脸颊。

  “哇,好痒!哈哈……”

  桃树下,有一扇平行于地面的铁门,但是有锁,婉贞刚要拔剑,又停住了。

  “你倒是拔剑砍呀。”

  婉贞笑道“哎呀,从前没有你,我什么都靠自己,现在你在我身边,我就什么事都靠你喽!”

  “就你机灵!”

  天养掐了掐婉贞的小鼻子。

  接着右手聚力,握住铁锁。

  “咔!”

  铁锁碎成了两半。

  打开铁门,一股浊气涌了上来。

  “好臭呀!”

  婉贞掐着鼻子,捂着嘴。

  天养向下看了看,问到“你有火折子吗?”

  ……

  下入秘道,黄土四壁。

  不禁想起了亦瑶,哎,希望她回到阴婆婆身边,一切安好。

  “赵天养,你在想什么?”

  “哦,没,没事,婉贞,你为何总是直呼我的大名?很少叫我天养哥?”

  婉贞“切”了一声“是不是那个姑娘一直叫你天养哥呀?哼……”

  天养停住脚步,抓起婉贞的手,语重心长地说道“婉贞,我心里只有你,我与那个姑娘什么事都没有。”

  婉贞还要说话,却欲言又止。

  狐王“吱吱吱”地叫,原来密道的尽头是一个盘旋向下的楼梯,一股潮气涌了上来。

  移步下阶……

  又走了一会儿。

  是一个墓室。

  一口红艳艳的大棺材躺在那里!

  狐王不走了,跳上了天养的肩膀。

  婉贞道“你的狐狸姐姐让你盗墓啊?”

  天养环顾四周,不再是黄土四壁,而是平整如一的青石砖。

  “婉贞,你说,棺材里面,是谁?会是上一任福禄绵海的主事吗?”

  婉贞想了想。

  “不会,历代主事都会统一葬于同一处墓地,绝不会单独挖一个墓葬,嗯……先看看这里有没有什么暗室之类的吧。”

  这里不算大,可一览无余,两人小心翼翼地敲打着墙壁。

  良久。

  毫无发现。

  婉贞说到“不如,打开棺材看一看吧。”

  说着,婉贞开始挪动棺材盖……

  “婉贞,这样做,不太好吧!”

  “山隔水阻,我们才到此地,你想枉费红狐狸的一片苦心嘛。”

  片刻。

  无论婉贞如何推动棺材盖,棺材盖依旧丝毫不动。

  “赵天养,你快过来帮我呀……”

  天养刚要走过去,狐王就开始“吱吱吱”地叫。

  顺着狐王叫喊的方向,是一块刻有桃花的青石砖。

  狐王用脑袋用力顶了三下。

  “咯吱……”

  棺材盖自己缓缓打开了……

  婉贞拿着火折子向里面照了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