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金铃十二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章 睚眦必报的平头哥

金铃十二拆 牧人霖汐 2066 2019.10.06 09:09

  话不投机半句多,而且彼此都感觉到挺无趣的,那就趁早结束交谈吧。

  “得啦,我回去了,不然该耽误你们吃饭了。”佟心说完就往外走。

  陈彩霞有些疑惑地问:大哥,你来是有啥事儿吧?

  佟心突然一拍脑门说:这脑子刚才真是灌进水了,你不说我还给忘了。佟德,前院的房子快到期了,我把房租拿来了。

  佟德:不着急。

  佟心:还不着急?你一天都快提醒我八遍儿了。对了,能不能和房东说一声,最好是我和他签份合同,总让你在中间转交,不太合适吧?

  佟德:大哥,没有什么不合适的。那房东是我一哥们儿,人家是有正经工作的人,不想暴露自己还往外租房子取利。放心吧,有我在中间,差不了。

  佟心:那就算了。人家都有正经工作,我干的是不正经的工作,和人家肩膀头儿不一边齐,频道联不上。钱你数数吧。

  佟德接过钱说:不用数。

  陈彩霞从佟德手里抢过钱,说:大哥让你数你就数,当面钱、对面账。我们也是过路财神,你信着大哥,大哥还信不过你呢。万一有个差头儿,算谁的?

  陈彩霞数钱,佟心无奈地笑了,佟德很尴尬。

  陈彩霞数完钱乐了,说:其实,大哥去年搬来时,有几天收拾屋子没算房租。没事儿,让佟德和房东说一声,实在不行,那50块钱我们给掏了。

  佟心:这——我知道了。再来时给你带过来50块钱。

  佟德:那个——不用啦。

  陈彩霞:大哥,那啥,在这吃一口吧?

  佟德:还吃什么吃?人家傣族人过泼水节,你是“逮住”了就泼水,大哥还不回家换衣服啊?

  陈彩霞瞪佟德,佟心苦笑。

  …………

  平头哥郭凡吃了哑巴亏,他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因为他崇拜的非洲平头哥蜜獾便是这样的主儿,简直就是“睚眦必报”的非洲版。蜜獾特别记仇,只要是被冒犯了,它能一直把对方干到死,不管是动物还是植物。眼镜蛇在它眼里就是根儿辣条,狮子在它眼里也就是大一点儿的猫咪。红楼市平头哥郭凡虽然没有非洲平头哥的勇猛,但记仇的特性基本上一般无二。

  郭凡专门把小弟三蛋和五福叫到自家楼下,在一处僻静地点商议如何“报仇雪恨”。当然,他没有交待自己和石宽两人发生冲突的具体细节,只说这人欠收拾。

  三蛋和五福本来就是社会上的小混混,一听说要收拾谁,反脑勺儿都能乐开了花儿。在他俩看来,想收拾谁就收拾谁,不用特意找什么理由,因为一个“想”字就足够了。这就是典型的东北风格,好像就是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目光过了电,“你瞅啥?”“瞅你咋地?”“不服溜溜?”“溜溜就溜溜!”——简单几句对白,干净利落,接着就动手儿了,奉行“能动手尽量别吵吵”的江湖原则。

  这一次,郭凡对两位小弟多说了几句:咱们尽量不要动手——我说的是尽量啊。

  三蛋有些失望地问:为啥啊?平头哥。

  郭凡:老大昨天刚给我打了电话,让我们必须低调儿些,最近千万别捅什么娄子。我分析吧,他好像是听到啥风声了。

  五福:还是小心为妙吧,我们听老大的。

  三蛋瞪了五福一眼,说:会说人话不?听老大的?是你的老大啊?那是平头哥的老大!咱们得听平头哥的,他说咋办就咋办!

  郭凡乐了。五福小声儿嘟囔了一句:马屁精!

  三蛋听见了也当没听见,他已经习惯了。接着对郭凡说:平头哥,我正好认识两个小兄弟就住在金铃胡同。我已经打过电话了,按你说的那人长的模样,他哥俩说确实有一个这样的人,叫石宽,死爹哭妈的犟种一个,好管闲事儿,也不知道是别人起的还是自封的,有个外号是“管得宽”。

  五福不服气地说:他管得再宽还能管多宽?敢管我们平头哥?那他是站墙头儿拿鞭子——抽疯(风)啦!

  郭凡的激情被煽动起来了,坚定地说:走,看我不把他拆喽!立刻马上麻溜儿的!

  五福也兴奋地说:没问题呀!

  郭凡回头问:三蛋,你确定整个红楼市就一条金铃胡同?

  三蛋拍着胸脯说:平头哥,你放心吧,我那俩兄弟就住在那儿,跑不了。

  五福又抓住三蛋的“语病”训他道:什么跑不了?胡同当然跑不了!平头哥的意思是别整岔劈喽,别同名的胡同好几条咱白跑一趟做无用功。

  “就显你欠儿呗?”三蛋和五福生气了,但马上笑着对郭凡说,“平头哥,肯定不会错,就那一条,再没二家。”

  三人说话间走到了汽车前。

  三蛋问:平头哥,宝马的车标还粘上吗?那五个八的牌子挂不挂?

  郭凡指了指自己的头,没说话。

  三蛋:你有白头发了?这不是染的吗?

  郭凡叹了口气,说:不是染的,是和你操心操的!

  三蛋:不能吧?

  五福:三蛋啊三蛋,让我说你啥好呢?平头哥的意思是让你说话时走走脑子,别拿过来就往外喷。今天不是礼拜天,交警都上班,挂那些不是作死吗?

  三蛋傻笑说:也是。

  郭凡在三蛋后脑勺打一巴掌,说:你真是傻啊!让交警抓住,你小子能给我摆平啊?上车!立刻马上麻溜儿的!

  三蛋突然看到了郭凡手上的伤,关心地问:你这手是咋整的?

  郭凡随口答道:在家帮我妈干活儿划的。

  五福竖起大拇指,说:平头哥孝顺的劲儿,没问题呀,真让兄弟们佩服!

  郭凡开车行驶在市区街道,三蛋坐副驾驶位置指挥着方向。

  三蛋问:平头哥,最近老大有啥指示没有?

  郭凡没好气地答:指示你个头,有指示还能告诉你啊,够级吗?没规矩,不该问的别问!

  三蛋尴尬一笑,坐在后边儿的五福伸手拉了拉三蛋,坏坏地笑着向他竖大拇指,嘴上却说:该!

  三蛋探过身子去打五福的手。

  郭凡喊:别瞎闹了,影响我开车!五福啊——你想一想,一会儿咱们怎么收拾金铃胡同那个“管得宽”,不服的话真就拆了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