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金铃十二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章 惹祸的“寻物启事”

金铃十二拆 牧人霖汐 2100 2019.10.12 09:09

  明知假币而持有、使用的,是一种违法行为,更是一种缺德行为。但郭凡和五福、三蛋就像没事儿人一样,唯一后悔的是没有花在“正地方”。

  柳文静竟然收到了一张假币?花大壮开始“绝地反击”了,说道:你是不是又看人家小伙子年轻了?

  柳文静瞪他,眼里冒火。

  花大壮嘀咕道:别的管不了,说还不让我说了?

  柳文静没理花大壮,走到吧台前把假币压在了玻璃板下。

  花大壮酸溜溜地说:这是要留个念想呗?

  柳文静:别总说那些没味儿的话!这是提醒我自己,下次注意别再上当。

  花大壮:我还以为你花出去才安心呢。

  柳文静:我没那么脏心烂肺!

  …………

  刘国川把照片全都洗出来送给了高良,高良坚持要给他钱,不收就不让走。

  刘国川无奈地说:高总,真的没多少钱,算了吧。

  高良:不行。一分钱都不行,一码是一码,我不能占你的便宜。

  刘国川:高总,就这点儿钱能算什么占便宜不占便宜的?我不能收。

  高良认真地说:刘国川,你要明白,这不是钱多钱少的事儿,是性质的问题。如果不把这钱给你,那我成什么人了?和勒索下属有什么区别?如果传出去,你让我怎么办?这钱你必须收,这是我为人做事的原则!不然,你就是害了我。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刘国川只好收下。

  高良又叮嘱他留心寻找丝袋子,然后让他出去了。

  刘国川虽说有些“二五八七”,但脑袋确实没有达到锈死的程度,感觉到了高良的不满。这之后,又通过几件事儿上,他又感觉到高良看自己的眼神明显不对,自己和他说话也是爱搭不理的,一直是冷脸。而且,还有两次他亲自到办公室里把郝何平请了去……

  刘国川睡不着觉了,琢磨来琢磨去,得出了唯一的一个结论:高良对自己弄丢石头很怀疑,肯定是认为自己不想给他而撒的谎!

  上司的怀疑,对下属来说,那是致命的啊。

  其实,刘国川的猜测或者叫推理,是不无根据的。高良又仔细研究了刘国川洗回照片上那块金属牌子的文字,对比网上圣旨金牌图片上的文字,越看越像。虽然没有什么文物知识,但他从直觉上认定这块金属牌一定是个重量级的文物。可刘国川根本没拿这块牌子当回事儿,有些不可思议。一个喜欢收藏石头的人,不应该触类旁通地对其他收藏知识也了解一些吗?最起码应该知道圣旨金牌吧?难道,这个貌似“二虎巴叽”的家伙其实绝顶聪明,用外表的假象迷惑自己,那他也没必要和自己说金属牌的事儿啊?他要不说,谁也不知道。难道,仅仅是那块小小的黄蜡石让刘国川和自己撒谎了?

  高良想不太明白了。

  刘国川也琢磨得头疼了。石头丢了自己就够上火的了,再加上领导的不信任,他就更加闹心。

  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刘国川不知怎么脑袋抽风了,决定在朋友圈里发一则“寻物启事”。说办就办!

  刘国川的寻物启事是这样写的:各位好友,敬请关注。前几日在家门口弄丢一条丝袋子,里面有几块石头。石头很不值钱,但是自己在河边儿捡的,很有感情。望拾到者拨打手机(微信同号),必有重谢!

  连同这段文字发出去的,还有自己那天拍的照片,正好九张,最后那张就是那块金属牌。其实,刘国川没有多想,觉得配上图片更容易引起关注,就一股脑地全发出去了。

  启事发出后,刘国川突然觉得缺了些什么,又自己追加评论注上:敬请朋友帮忙转发,谢谢!以截图为证,我请喝酒!

  刘国川满意地笑了,自言自语道:高良啊高良,我明天给你看看,让你也知道知道我刘国川是清白的。

  低头再看微信时,没想到有人手儿真快,人评论说“不值钱的石头,还要重谢,肯定背后有猫腻儿。”后边还缀上几个“偷笑”的表情。

  这是好朋友的评论,刘国川看着看着就笑了,赶紧回:“是有猫腻儿,而且——无可奉告!赶紧帮我转发,不然,我不认你这个朋友!”缀上“捂脸”的表情。

  看了看时间,刘国川打了个哈欠,然后把手机静音后一扔就上床睡觉了。

  “二五八七”的刘国川不管做什么梦,都不会想到,他的这条“寻物启事”,尽然在红楼市引起轩然大波!一枚震惊考古界的国宝级文物随之浮出水面!

  …………

  第二天一早,当刘国川醒来拿过手机一看,简直被吓到了:那条启事被点赞近二百个,而且,有好多好友发来转发朋友圈的截图要求请客。他粗略地算了一下,不少于七十人!

  刘国川伸了个懒腰,兴奋地说:我这是要火啦!

  赶紧洗脸吃饭,因为刘国川知道高良每天上班都去得早,自己要提前赶到,让他看看发的这条启事,好表明自己的清白,也表达寻找丢失石头的决心。

  然而,刘国川没有想到的是,还有一个人比他去得更早——那位郝何平竟然抢在了他的前头。当他满怀信心地要去敲高良总经理办公室的门时,从门缝里看到郝何平正在给高良看手机。高良的脸一下子就涨成了猪肝色!

  高良气得把手机扔到桌上,转了一圈儿又捡起来看几眼,然后又扔在桌上。郝何平担心他把自己的手机摔坏了,就赶紧拿在手上,当高良转过来时,小心翼翼地递上去。高良这一次却没有看,给扒拉开了。

  高良扫了门缝儿一眼,突然看到了已经惊呆了的刘国川,大喊一声:进来!

  这一喊,把郝何平和刘国川都吓了一跳!

  刘国川刚要往里迈腿儿,高良又喊:出去!

  郝何平和刘国川都蒙了。

  高良抬手指着,喊:你出去,他进来!

  郝何平退出去了,与刘国川擦肩而过时,还友好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表达同事间的亲切闲心。

  郝何平出去是出去了,但他可没有走远,躲在了附近。

  高良手指戳到了刘国川的脑门儿,气愤地说:“二五八七”啊“二五八七”,你的脑子里是灌进河水了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