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金铃十二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4章 夜盗从来恨明月

金铃十二拆 牧人霖汐 2033 2019.10.23 09:09

  玉不琢不成器,但要是琢不好或者瞎琢,那可能就成了废物了。孙家兄弟和所有的年轻人一样,都是璞玉。但二人父母不在身边,没有谁以匠人之心负责雕琢,确实有瞎了材料的可能。

  所以,连直销界的“大神经”蒋凤华都不正眼看他们,说:你这孩子,不懂好赖。如果你爸妈再往回邮钱,别乱花,攒着上姐这儿买个水疗床垫吧。你们这半大小伙子铺着最好,又去火又健身,没准儿还提升你俩的武术内功呢。

  孙子豪刚想反驳,被孙子强拉住了,他说:谢谢啊。我俩年轻用不上,你也别舍不得,自己家也得用。你看梁岩大哥,上火上的都满嘴起大泡了。

  孙家兄弟赶紧跑了,没给蒋凤华再埋汰他们的机会。

  蒋凤华尴尬地一笑,接着对石宽说:这两小子,嘴上无德啊。而且还是典型的啃老族,比我这小狗儿子还次,那是咬上老人就不撒口啊。对了,咱俩刚说到哪儿了?那啥——说到健康了,健康那是多么的重要啊——

  石宽毫无由头地问:凤华姐,你说有些电动车的电池咋这么不扛用呢?是不是买到假货了?

  蒋凤华顺风顺水地接道:这也有可能,现在有些商家就是恨人啊,就指着赚昧心钱发财。可我们这种水疗床垫,那是从厂家直接出来的,没有中间商赚差价,绝对保真——

  石宽:姐,我给你推荐这款“大飞”牌电动车吧,你总跑市场,骑个电动车,再带着你这小狗儿子,多爽啊。你看啊,这款还行,来我这儿修的就这款车最少……

  蒋凤华看看手机站起了身,说:不聊了,人家打电话催我了。

  “再见!”石宽如释重负。

  蒋凤华对小狗说:儿子,和宽叔拜拜!

  石宽又一脸苦笑。

  看蒋凤华走远了,石宽自语:还儿子呢?像个大耗子似的,也不怕被猫叼去。

  …………

  孙家兄弟走出老远了,孙子强突然拉住了哥哥。孙子豪吓了一跳,生气地说:你有病啊?一惊一乍的,快赶上那个蒋凤华啦!

  孙子强眉头紧锁,说:刚才让那个“大神经”蒋凤华给岔过去了,我那会儿看到石宽那小子手里拿着一块石头,好像是黄色的。

  孙子豪也皱起眉头,努力地回想着,也没有想起来,当时他的眼神没有聚焦过石宽的手。

  孙子豪:那怎么办?先找石头还是先收拾石宽?

  孙子强成竹在胸地说:当然先收拾石宽了。这是咱们接到的第一个任务,总得按先来后到吧?

  孙子豪也深沉地说:那石头的事儿,用不用先和平头哥汇报一下?

  孙子强盯着哥哥,盯得他都发毛了,问:别这样瞅,看得我心里七上八九下的。

  孙子强说:哥,你真得好好用用脑子了。唉——先不能和他说,因为咱们还没弄清楚究竟是不是那块要找的石头呢,提前说不得挨狗屁呲啊?

  …………

  傍晚时分,金铃胡同里飘溢着饭菜的香味儿。当然,只要刮一股西北风,胡同尽头垃圾场的臭味儿就会掺和进来凑热闹。

  实惠小吃里的客人不多,但灯却挺亮。石宽的和兴电动车修理部关上门,他的人已不知去向。

  在整条胡同的十二户里,最热闹的就数北4号了,这是单身老汉钟成的家。当然,今天的热闹也是有特殊原因的,平时那可是冷清得很。今天——钟成过生日。

  钟成自己下厨做好饭菜,还没等洗手呢,晚辈们却都先上了桌。

  儿子钟大宇连吃几口,说:爸,不是我挑刺儿啊,你做菜的手艺可有些下降啊。

  女儿钟小雨拿筷子指着一盘菜,也说:爸,这个菜没放盐吧?没滋味儿!

  孙子钟忠很乖巧,说道:爷爷,您做的菜我都爱吃。爷爷,祝您生日快乐!

  钟成这才露出笑意,夸奖道:还是我孙子钟忠懂事儿。

  钟大宇拿筷子打了钟忠的头,训斥道:钟忠,别一天油嘴滑舌的,跟谁学的?

  钟忠低头吃饭,钟成瞪钟大宇,他根本没看。

  甩开腮帮子风卷残云。吃完饭后,两对小夫妻都捧着手机,眼睛都快掉屏幕里头儿了。钟成自己收拾桌子。

  钟小雨头也不抬地说:爸,你先别管,我一会儿收拾吧。

  钟成冷笑一声,说:等你?我可用不起,还不得明天早晨啊?

  钟大宇:爸,一会儿让你儿媳妇收拾。

  此话一出,他妻子狠狠踢他一脚。

  钟成这回是真笑了,说:唉——如果我手气好要是捡到一块圣旨金牌,你们不都得抢着帮我干活儿啊?

  钟大宇的眼睛暂时离开手机,只看了老爸零点一秒,说:爸,没等睡觉就做梦啦?别说你捡到圣旨金牌了,就是这老屋要是拆出文物,那也行啊。

  “那还不美死你们啊?”钟成说完就进了厨房继续收拾,钟忠主动帮忙。

  钟成笑着说:钟忠,你能帮爷爷干活儿,就是给爷爷最好的生日礼物。

  钟忠:爷爷,我妈也这么说的。

  钟成:噢?

  钟忠:来的时候,我爸说要带东西,我妈说我就是最好的礼物,带蛋糕您还吃不了甜的。

  钟成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钟忠小大人儿似的说:爷爷,有句话我说出来您别生气啊。

  钟成笑了,说:说吧,你说啥爷爷都高兴。

  钟忠往屋里看了看,小声儿说:我爸说您过生日也不知道缺啥,不好买东西。我妈说老头儿不缺吃不缺喝不缺穿的,就缺一样?

  钟成惊喜地问:那缺啥?

  钟忠:我爸也是这样问的,我妈说——就缺心眼儿。

  钟成脸色变了,想了想,自己苦笑。心里说:自己儿女都不管,还指望儿媳妇给想着啊?做梦吧!

  收拾完后,看到屋里大人玩儿手机、孩子盯着电视,钟成悄悄出去了。

  来到广场,已是华灯初上,人来人往真是热闹。

  钟成在广场舞的队伍中跳得高兴,特意抛着媚眼向一位叫明月的老太太跟前靠。

  …………

  和钟成不一样,有两个人既不喜欢“华灯”,也讨厌“明月”。原因是——夜盗恨圆月,蟊贼怕灯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