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金铃十二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0章 圣旨金尊放异彩(大结局)

金铃十二拆 牧人霖汐 2166 2020.02.05 09:09

  你要是不仁在前,就别怪他人不义在后。孙家“豪强”有着兄弟俩自己的江湖规矩——啥人就得啥对待。

  石宽听到了动静儿,就拉着杨梅凑了过来。

  孙子强一见石宽,马上给他使眼色。石宽开始还有些不解,观察了一会儿就明白了。

  孙子豪龇牙咧嘴,一个劲儿地喊疼。孙子强对甩鞭子的横眉立目,大喊:你怎么不注意点儿呢?这里是你甩鞭子的地方吗?你以为这个公园是你家的啊?这回伤到人了,怎么办?

  甩鞭子的人支支吾吾,也说不出个子午卯酉。

  石宽开口说:咱这金铃公园本来就不是很大,是政府为了老百姓就近有娱乐去处才花了大价钱建的。你说你甩个大鞭子,谁也不敢靠近,“啪啪”山响还贼吓人,你一个人都快占半个公园了,别的不说,还讲点社会公德不?

  甩鞭子的人吭哧了半天,才对孙家兄弟说:要不,去医院包扎一下吧?

  孙子豪:去医院就好使啊?胡说八九道!如果我的胳膊落下了残疾,干不了重活儿了,你得养我一辈子!

  “啊?”甩鞭子的汗珠子立即从脑门子滚下来了。

  石宽给孙子强使了个眼色,意思见好就收吧。

  孙子强这才说:这样吧,你要是保证以后不再来金铃公园甩你那烦死人的破鞭子,今天这事儿就算拉倒。如果我们以后见你还在,后果——希望你能猜得到!

  “行行行……”甩鞭子的连连点头如鞠躬。

  杨梅也偷偷地笑了。

  …………

  原来的金铃胡同就有一株高大的柳树,成为人们纳凉闲谈的好去处,也承载着胡同里长大孩子的童年记忆:春天拧嫩枝做柳笛,夏天爬树上捉知了……大柳树见证了变迁、成长和乐趣。

  金铃公园的设计者应该算是有心人——至少金铃胡同的居民是这样认为的。因为那株大柳树还保留着,树下围上了座椅。

  这一天,石宽和杨梅又走到大柳树下,并肩坐在长椅上,亲昵地交谈着。

  石宽:杨梅,你什么时候考研?

  杨梅:得十二月份。石宽,你平时也要多看书、多学习啊。

  石宽笑了,说:怎么,嫌我文化配不上你啦?

  杨梅:不是那个意思。作为“大飞”电动汽车的区域领导,要有更高的追求啊。

  石宽笑着说:想当初,你宽哥在学校也是尖子生,那年高考时,学校就有一名保送北大的名额——我没去。

  杨梅有些吃惊,问:我怎么没听说?

  石宽认真地说:那时你才上高一,小孩儿呢,知道啥。我没去主要有三个原因,一是我这人特别要强,喜欢挑战,希望靠自己的实力证明给大家看。二一点呢,我不喜欢北京的环境,当时雾霾挺严重的——

  杨梅瞪大了眼睛,说:太可惜了?你是不是傻?那可是北大啊?再说,雾霾已经治理得不错了。

  石宽严肃地说:我不是傻,最关键的第三点——那个名额——人家不是给我的。

  石宽说完哈哈大笑,杨梅恍然大悟举拳就打,石宽起身跑,杨梅在后面紧追。

  石宽回头笑着说:我就是让大家看看,是你杨梅追的我石宽,哈哈——

  杨梅追石宽跑到公园大门口,恰好郭凡出现了。“平头哥”改变了发型,成了“光头哥”。

  石宽向郭凡跑去,杨梅紧随其后。

  郭凡笑着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毡。祝你们幸福。

  杨梅不好意思地笑了。

  石宽也笑了,说:郭凡,行啊,剃了光头,人也亮堂不少啊。

  郭凡:从头开始嘛,一切都要从头改变。

  石宽笑着说: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郭凡也笑着说:别跟我装屁驴子?

  两人大笔。

  石宽:还有,你这脸洗了多少遍啊?比原来可白多啦。

  郭凡笑着说:人嘛,洗洗都会白。

  石宽笑着答:那也得趁早,等染得太黑了,就洗不出来喽!

  …………

  红楼市博物馆,圣旨金尊被展出在最显眼的位置。

  在这件展示品的旁边还有“陪展品”。左侧放着白云起用作业本拓的拓印件,右侧放着石宽做成手把件儿的小黄蜡石。这两样物品紧挨着圣旨金尊,供人们参观评论,讲述一个小学生与国宝级文物的奇缘,讲述一位“二五八七”的捡石者与圣旨金尊的擦肩而过,讲述一个“管得宽”的胡同青年的江湖义气……

  “寻尊行动组”的赵铁、白印图、冷峻飞、郑星烁四人总会创造机会,争取一起走进博物馆,回味“寻尊”的曲折与苦乐。

  “二五八七”刘国川成为博物馆的常客,有事儿没事儿都愿意去看一看。因为,这里有他人生巅峰的记忆。

  佟德、陈彩霞也会约上金铃胡同的老住户们一起去参观,并手舞足蹈地讲着自己如何捡到那个丝袋子的故事。

  白云起也会约上赵小钢,俩人搂脖抱腰去博物馆,眉飞色舞地说着拓印的技巧。

  前来参观的红楼市居民络绎不绝,大家都惦记着和圣旨金尊合上一张影,特别是要带上““王侯将相,见此圣旨,如联亲临!若有不尊,即可诛之,重则灭门!”几行大字。

  工作人员骄傲地介绍说:圣旨金尊惊现红楼市,打破了前些年圣旨金牌出现时专家说的“天下仅此一枚”此类国宝级文物的“神话”……参观结束后,我们还有一些文创产品供大家选择,包括圣旨金尊形状的U盘、瓶起子、书签、钥匙坠儿……

  …………

  “大拖鞋”此时正在拘留所里望着四角的铁窗发呆。突然,他苦笑了一下,眼角却挂满了泪花。

  和“大拖鞋”一样享受“单间待遇”的还有高良和马虎,只是各自所在的地点不同,但表情都是相同的麻木。

  …………

  当然,红楼市博物馆里展出的只是一件高仿的复制品。真正的镇馆之宝圣旨金尊已从银行的保险柜转移出来,正静静躺在博物馆的保险库里,需要打开一道又一道机关重重的铁门才能看到。有这个权利的人不多,而有这种眼福的人也不多,但石宽和杨梅是特许的,只要他俩想去,就会有红楼市文物研究站的人员陪同,看一看“老朋友”,觐见圣旨金尊的“本尊”……

  文物记录历史,文物也记录人性!

  文物回放历史,文物也回放温情!

  圣旨金尊和金铃胡同的故事暂时结束了,但保护文物的行动永远没有终点!因为,守护文物,就是守护人类的文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