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金铃十二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章 青梅竹马不敢表白

金铃十二拆 牧人霖汐 2259 2019.10.02 09:09

  开着“宝马”出门时的郭凡还张狂得很,没想到遇到“管得宽”真敢下死手。“逃离”的汽车被撞现场,郭凡驾车驶向市区的背街。作为有些名气的平头哥,他很少吃这样的亏,竟然让一个浑身上下没有几两肉的瘦猴子给镇住了,窝囊啊。好在没有五福、三蛋等小弟们在身边,也没有认识自己的人,不然,这面儿可栽大了。

  “不行!平头哥的名号不能就这样毁喽!平头白发银披风,红楼大地我最凶!此仇不报,誓不为人!”郭凡越想越气,拍打着方向盘呜嗷喊叫地为自己鼓气。

  郭凡掏出手机,边开车边打电话:三蛋,给我查一下金铃胡同在哪儿,立刻马上麻溜儿的!

  三蛋在电话里说:我知道,那里原来有座庙,庙里有——

  郭凡不耐烦了,说:别给讲故事,我不想听“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和尚”!我就要胡同,金铃胡同!

  三蛋:平头哥,你听我说完啊,庙里有和尚——啥啊——没和尚,因为庙里挂有金铃——

  郭凡喊:我问胡同!立刻马上麻溜儿的!你给我整庙啊和尚啥的有用吗?我也不想出家!

  “马上了。”三蛋赶紧加快语速说,“因为庙里有金铃,所以就叫金铃庙,然后那条胡同就叫金铃胡同。”

  郭凡:我不想听你讲历史。那金铃呢?现在还有吗?

  三蛋讨好地说:庙拆了以后,金铃不见了。平头哥,我想起来了,我有两个认识的小兄弟住那儿——

  郭凡:我平头哥没去拆谁给拆的?信不信我把他拆喽?

  三蛋:是破什么四旧时拆的。

  郭凡:谁四舅?就是他四舅姥爷也不行!这人是哪片儿的手伸得那么长?还懂不懂点儿江湖规矩呢?咱们老大知道吗?

  三蛋也暗自生气,但还得解释,只是语气不像刚才那么温柔了,说:是破除过去旧的习俗啥的——

  郭凡:啥?

  “咣当——”,郭凡一个不留神,把车开上了马路牙子撞到垃圾箱,赶紧刹住。

  郭凡发怒大喊:以后开车时别给我打电话!没规矩!

  挂断电话下车一看,车前边贴上去的“宝马”标正好掉了下来。

  郭凡气得又揣了汽车一脚,说道:也就是“他四舅”吧,要是别人,平头哥我就把他的手爪子剁喽!

  三蛋家的小区外,手持电话的他气得差点儿骂娘,嘟囔着:是你给我打的电话好不好?这一天天的,愁死个人啦!

  …………

  金铃胡同“和兴电动车修理部”门前的街面上,车来人往,并不平整的路面引得开车司机的谩骂。

  石宽骑着电动车回来,修理部的门也没上锁,他把改锥扔到屋里桌上,又到外边修理已经拆开的电动车。

  “实惠小吃铺”的男老板花大壮闲得无聊,迈着四方步走过来,语气挺横地说:你小子,再走就把门锁上,我没空儿给你盯着。

  石宽嘻嘻笑着答:我也没花钱雇你啊?

  花大壮:忘恩负义的东西,等以后我再帮看家的!

  石宽赶紧说:别啊,还请花大哥多多关照呢。

  花大壮:叫花大姐都没用!

  石宽又乐了,说:你要是花大姐还好了呢,没事儿就能自己飞了。

  花大壮:滚蛋!

  石宽:不给看就不给看吧,反正咱屋里也没值钱的,这些电动车都骑不走,不怕。再说了,你还没空儿?跟我装屁驴子吧。说得好像自己多忙似的,我看你这小吃铺一天也进不去两个人,赶紧黄了算了。

  花大壮:说的轻巧,黄了你养活我们两口子啊?

  石宽嘻皮笑脸地说:你?体格太壮太能吃,我养不起,要是光养你家嫂子还行!

  花大壮:滚蛋!没正经的东西,和谁都开玩笑啊?

  石宽:不说不笑不热闹嘛,别生气啊。

  花大壮找个小凳儿坐了下来,问:你小子刚才干啥去了?

  “为了修这辆车,去市里买个件儿。”石宽指着一辆被拆得七零八落的电动车说。

  花大壮又拉过一把小凳儿把腿放上,然后说:唉,咱这儿金铃胡同是偏了些,买啥东西真是不方便啊。要是啥时拆迁那可好喽。你看这路,也该修了,来回走的人没有不骂的。

  “反正你没骂你,你也不用‘捡骂’。”石宽抬头四外看了看,又说,“拆迁有啥好的?我住这儿就挺习惯。”

  柳文静嗑着瓜子走过来,接话儿道:你习惯有个屁用?问问这些家儿都习惯吗?特别是最西边老佟家哥俩住的,紧挨着垃圾堆,那味儿老冲啦。

  石宽笑着说:他哥俩就是搞废旧物品回收产业的,也算是正对味儿吧。

  柳文静:可我们家怕啊,一刮西北风就往咱这边儿吹送。我家饭店生意不好啊,这垃圾堆有责任。

  石宽笑了,说:有些人啊,大便拉不出来,总赖地球吸引力太小。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柳文静把瓜子扔在石宽脸上。

  石宽连躲都没躲,反而笑得更欢了,说:行行行,柳文静女士说的对,确实是垃圾堆有责任。但不是那个垃圾堆,是你身边这“堆儿”,炒的菜太“垃圾”!

  柳文静:去你的吧,你觉得我家大壮垃圾,我认为可是个宝儿。

  花大壮指着石宽说:你小子,挑拨离间没成功吧?都说你“管得宽”,我看啊,就是自己瞎操心,装大明白。

  石宽:大壮哥,嫂子认为她把你变废为宝啦,你还当夸你呢?脑袋进油烟子了吧?佟心和佟德就是靠捡破烂为生的,文静同志和他哥俩一样,再破的“烂儿”,在她眼里都是宝儿——

  花大壮刚要反驳,回头看到一个女孩走来,便压低声音说:还白话呢,看谁过来了!

  石宽抬头看到是杨梅,赶紧低下了头,脸有些微红了。

  花大壮把嘴一撇,说:真能装!你不上表演学院,那就是中国演艺界的一大损失!

  石宽和杨梅都是在金铃胡同长大的,可谓是青梅竹马了,而且从彼此都暗恋对方到基本挑明,就只差表白这种形式了。

  平时石宽嘻嘻哈哈的,能说能唠,但一见杨梅就有些发怵,如果有外人在场,他就像嘴里塞了袜子,几乎说不出完整的句子。

  石宽和杨梅两人想见对方,但真的相见了还都有些羞涩,两人好像不是这个时代的年轻人一样。特别是对石宽来讲,因为自己的身份和学历,多少有些自卑,加之杨梅父亲的反对,所以一直没敢表白。

  有情人终成眷属。石宽祈愿这句话能在自己和杨梅身上应验。也许,冥冥之中真的会有上苍的美意安排,国宝级文物——圣旨金尊竟然隐藏于金铃胡同,在同各方“黑手”斗智斗勇的博弈中,进一步拉近了石宽与杨梅的距离,感情迅速升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