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金铃十二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6章 杨梅藏“石”在心

金铃十二拆 牧人霖汐 2033 2019.11.13 09:09

  圣旨金尊命悬一“念”?事实上,陈慧的“扔”在先,白云起的“丢”在后,中间还有一个“捡”的环节。可除了当事人白云起之外,谁都以为“扔”进灶坑里和“丢”有着必然的因果关系呢。

  白云起出面澄清,大家稍稍放下心来,最起码还有一线希望。

  赵铁接着说:我们来的主要目的是这样的,云起说他是在胡同里捡到的。其实,和这枚牌子一起丢的还有一个丝袋子,里面还有几块特别的石头。

  郑星烁:其中有一块是黄色的石头,就是黄蜡石,有点儿像一棵白菜的形状。

  白骏:我家孩子他不撒谎,这一点我敢保证。别的东西他肯定没捡到。要不,他能说。

  陈慧:是的。我在家也没看到他拿什么石头,只有那块牌子。

  赵铁:我也相信这个孩子。我刚才的话没说完,我们主要目的是想了解一下胡同里各家的情况,分析一下,谁最有可能捡到这些——

  陈慧脱口而出:佟心,还有佟德!

  赵铁愣了一下,说:对,只有同心同德,我们共同努力,才能找到圣旨金尊。

  白骏白了陈慧一眼,又对赵铁说:您误会了。她说的佟心和佟德,是姓佟的哥俩儿,住在我们胡同最里边儿。两人都拾破烂的……

  赵铁和郑星烁眼睛就是一亮。

  …………

  杨爱文难得单位不加班而回家吃的晚饭。看过《新闻联播》后,杨爱文又摆弄自己的电脑去了,有个材料他得在家改出来。

  在看电视时杨梅就鼓捣着手机,时不时还发笑。杨爱文就提醒吕小艺看,吕小艺白了他一眼。当时,杨爱文就怀疑女儿是和石宽聊天呢,但又不好意思当面揭穿。

  杨梅终于放下手机,去洗了洗手就进了自己的房间开始复习。手机竟然忘在了茶几上。

  杨爱文往女儿屋里看了看,赶紧跑回沙发那里,伸手就拿过女儿的手机。

  吕小艺也吃了一惊,示意杨爱文赶紧放下。他不肯,但却开不了机——有密码。

  杨爱文凑到吕小艺身旁,小声儿说:你知道她的手机密码吗?

  吕小艺:我上哪儿知道去?你今天是不是闲的啊?赶紧放下,让她看着就得炸毛儿!

  杨爱文:我就想看看她是不是和那个姓石的小子联系呢。她的密码——是不是她的生日啊——

  杨爱文试着输入一下,结果是错误的,可手机屏保照片让他印象深刻。

  吕小艺一把抢过手机,说:你再瞎试几次,万一把手机锁上就完啦!

  正在这时,杨梅推门从屋里出来,吕小艺再想把手机放下已经来不及了。

  杨梅问:妈,你拿我手机干啥?

  吕小艺不好意思了,支支吾吾地说:我——我想擦擦茶几,手机碍事——

  杨梅笑了,说:你不拿抹布,光用手擦啊?

  吕小艺无话可答了,看着杨爱文。

  杨爱文:那啥——你妈怕你误会。其实,她是看你手机那个屏幕那张照片挺好看的,是一块儿小黄石头——晶莹剔透的,造型还像棵白菜。

  吕小艺:对,对,我是怕你生气,怕怪我动你手机。对了,你这张照片是从网上下载的吗?

  杨梅伸手接过手机,又把屏保展示给两人看了看,说:是不是真挺漂亮?不是网上的,是别人拍的,我又修了修图,都说“石”来运转嘛,我也试一试。

  杨爱文:谁拍的?

  “这就无可奉告了。”杨梅说完就回了自己屋。

  杨爱文对吕小艺说:肯定是姓石的那小子。要是别人拍的她不会这么上心。

  吕小艺又冷起脸,说:赶紧整你的材料吧!还不如去加班呢,回家就整事儿。

  “你咒我呢吧?你以为我愿意加班啊?累得我一个月有二十多天都不想上班。”杨爱文有些生气地说。接着他想了想,竟然乐了。

  吕小艺:你乐啥?

  杨爱文:我琢磨出个寓意来。你想啊,那石头是黄色的,而且是白菜形状的,说明啥?

  吕小艺:啥?

  杨爱文抿着嘴乐,说:这就说明,杨梅同志和那个姓石的——要“黄菜”!

  “不愧是搞文字材料的,真能瞎掰!你咋不说黄蜡石的‘黄蜡’两字就是‘黄啦’呢?”吕小艺说完,马上意识到不对劲儿,赶紧“呸呸呸”地吐了三口。

  杨爱文却乐出了声儿,并向吕小艺竖起大拇指。

  吕小艺拿起沙发靠垫儿向杨爱文扔去……

  …………

  孙家兄弟吃完晚饭,谁也不想收拾桌子,一直摆在那儿,盆朝天碗朝地的。孙子强只要一瞅哥哥,他就龇牙咧嘴地哎哟,好像疼得已经不能忍受了。

  孙子强实在耗不下去了,只好去收拾桌子,但他的嘴可没闲着。说:就一个小口子,至于嘛?还报号习武之人呢,这么娇气。要是再晚点儿去医院,应该都长好了。

  孙子豪:站着说话不腰疼!要是再晚一会儿去医院,估计就得截肢了。

  孙子强:截肢也行,残疾人国家有照顾,还能有低保呢。

  孙子豪气得脸都涨红了,说:没良心的东西,忘了我照顾你的时候啦?

  孙子强:你照顾我?我怎么不知道?我可记得总跟着你吃瓜落儿了!

  孙子豪忽的就站了起来,说:小时候,你偷家里钱买吃的,每次挨打不都是我替你扛?

  孙子强笑了,说:咋不提买回来你吃得最多呢?而且,习武之人要想打人必须先学会挨打,我那是把锻炼的机会让给了你!

  “呸呸呸——”孙子豪连吐了几口,气愤地说,“简直就是胡说八九道啊!都说坑爹坑爹,过去咱爸就不怎么在家,你可是没少‘坑哥’啊!”

  孙子强:我坑你啥啦?

  孙子豪气得一拍桌子,没注意竟然用了左手,这一回可是真疼了,但他咬牙挺着。说道:还和我装?我都不好意思说!我问你,上初中时,我给那谁——给杨梅写的那个纸条儿,让你帮着送,你送哪儿去了?

  孙子强:现在还提这些有意思吗?人家杨梅心里喜欢的是石宽!

  孙子豪:现在是现在,过去是过去。你别打岔,我就问你,你把纸条送哪儿去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