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金铃十二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8章 孙家兄弟“套”石宽

金铃十二拆 牧人霖汐 2066 2019.11.05 09:09

  狗肚子里装不住二两香油——这是孙子强对哥哥孙子豪的“秘密评价”。孙子豪平时说话办事多少是有些愣,有时说出的话着三不着四的,但每提到武术,他的词语就很丰富,也愿意卖弄。

  见石宽对自己点头赞同,孙子豪更来劲儿了,接着说:我们练习习武术,如果两天打鱼三四天晒网,那是没有进步的。

  石宽:子豪认识挺深刻啊。说得对啊,世上无难事,就怕心不专。只要心一专,啥事儿都简单。

  孙子强竖起大拇指,说:宽哥说得太对了,让我哥俩无比地佩服啊!对了,宽哥,早饭吃了吗?

  石宽笑了,说:还没有呢,太早也吃不下去。

  孙子强:宽哥,正好,我们哥俩也没吃呢,刚要出去吃,一起去吧,我哥请客。

  孙子豪瞪了弟弟,接着说:是啊,我请。正好有事儿还要向宽哥请教一二三呢。

  石宽:噢?和我请教?

  孙子强:是啊。我们太年轻,有很多事情处理得不好,还得请您帮助和指导呢。

  石宽以为兄弟两人是为了贴小广告的事儿要向自己道歉,觉得一个胡同住着应该给这个机会,把事情说清了还是好邻居、好兄弟。所以,很爽快地答应了兄弟两人的邀请。

  孙子强很高兴,说:那稍等,我去打个车。

  石宽喊住他,说:子强,打车干啥?

  孙子强:上市区里去吃嘛,咱们找个高档一些的。

  石宽摆摆手,笑着说:算了,不折腾了。实惠小吃就行,知根知底,做得干净。

  孙子强面露难色,说:是不是太简单了?我们好不容易和宽哥吃顿饭,咋也得整顿硬早餐啊。

  石宽:就这儿,咱们哥们没说道儿。另外,有钱消费也不能让外人挣去,装那个屁驴子干啥?

  孙子豪一听很高兴,在实惠小吃再使劲造也花不了多少钱,他连忙说:就是,请客吃啥得主随客便。宽哥说得对,就这儿了,消费也要在咱金铃胡同,肥水不流外人田。

  …………

  花大壮、柳文静夫妇俩实惠小吃铺的早餐很简单,无非就是包子、豆浆、牛奶、米粥之类的。三人各自点了自己喜欢的,坐在靠窗的小桌边吃边聊。

  孙子强笑嘻嘻地说:宽哥,我看你上次拿了个小黄石头,挺好玩儿的啊。

  石宽笑着拿出石头,说:就是这块儿。

  孙子强接过来仔细看着,孙子豪也死死地盯住了。

  石宽:你哥俩不用那么瞅,这可不是贵过黄金的黄龙玉。这就是普通的黄蜡石,不值钱,咱们城外的河套里就有。

  孙子强意识到自己可能表现得有些过火了,笑着说:造型挺好的,真像一棵白菜。宽哥,你这是从哪儿捡的啊?有机会我哥俩也去遛遛。

  石宽:捡?那么好捡啊?现在玩儿石头的人多了,河套边儿捡石头的人一拨儿接一拨儿,能捡到这样的小石头就算宝贝啦。当然,我这不是捡的。

  孙子豪:那是怎么弄到手的啊?

  石宽也没有什么戒备,只好实话实说了,哥俩越听越激动,竟然有些手足无措,双手真的不知道往哪儿放好了。

  石宽发现二人好像不太对劲儿,就问:你俩这是咋啦?今天怎么对我的石头这么感兴趣儿?

  孙子豪吭哧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孙子强赶紧接着说:宽哥,没别的意思,我就是觉得这么一个小破石头,竟然还得拿东西换?要是我啊,别说和宽哥一个胡同住着,就是一面之缘,相距了也拱手相送,交个朋友嘛。德哥确实太抠儿了。

  石宽笑了,说:别在背后议论人家,这是我愿意的,而且是我主动提出来的。

  孙子强:德哥那块儿还有别的——啥石头吗?我也想整一块儿,做个手把件儿多好啊,还挺有品位的。

  孙子豪:是啊,还能按摩手上的穴位,对我们练武之人有好处的。

  石宽:子豪说得不对。你们要想装屁驴子,得像电影里演的那样,弄两个大铁球子盘着,又按摩又练手劲儿,关键时刻还能当武器。半夜三更走黑道儿办啥事儿的时候,也能防身啊。

  孙子豪:还是石头好。我们要拿着大铁球子,那就不像是好人啦。

  石宽:知道就好。

  孙子强:宽哥,你说啥?

  石宽:我是说——知道拿铁球不好,那就好。快吃吧,包子都凉了。

  柳文静走过来,说:没事儿,凉了我再给你们热热。

  孙家兄弟和柳文静客气了一下,就不再说话了。两人吃得很快,一心想要向平头哥报告这个重大发现。

  …………

  真是无巧不成书啊,这时,佟德走了进来,准备吃早餐。

  孙子强一见就心里乐开了花:真是想谁来谁啊,机会来了。

  孙子强便特别热情地站起身,拉住佟德打招呼说:德哥,这么巧?没吃呢吧?赶紧坐我们这桌,一起吃,我们兄弟请。

  佟德假意推辞道:子强——这——这不好吧。

  “有啥不好的,赶紧坐吧。”孙子强边拉佟德坐下,边对柳文静喊,“文静姐,再上五个包子,要肉馅的,再来——德哥,你吃粥还是别的?”

  佟德:来杯牛奶吧。

  石宽看着佟德直乐。

  佟德:你乐啥啊?石宽嘻嘻笑,非奸即盗叫。你们是不是没好事儿?

  石宽:德哥,看你说的那牙碜。见你乐还不好啊?我要一见你就哭,你不得骂我啊?

  佟德:你小子——这早餐不会是你请客吧?那咱可说好了,你答应我那顿酒用早餐糊弄那可不行,得正经八百的大餐。

  石宽:我可不敢贪人之功啊,今天是人家子豪兄弟俩请客,我也是借光儿。我答应你那顿,黄不了!

  佟德笑眯眯地说:没黄就好,我今天正好有空儿。

  石宽:那个回头再说,别吃着碗占着盆望着锅的,先整早餐。德哥你就放心吃吧,甩开腮帮子使劲儿造。

  佟德:然后好给你省点儿呗?

  石宽:我中午吧——真有事儿,咱定晚上,不见不散!早餐你就猛吃,管不到晚上。

  “真是你们请?”佟德看着孙子豪说。

  孙子豪点点头说:是的,德哥,我哥俩请客,你随便吃。

  佟德一听,偷偷松了一下裤腰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