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金铃十二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1章 找到高脚杯状金属牌

金铃十二拆 牧人霖汐 2033 2019.10.20 09:09

  地不长无名之草,天不生无用之人。草都有名,只是有些你不认识;人都有用,只是有些没找准位置。

  三蛋举荐了孙子豪、孙子强,也不知道算不算给二人找到了合适的位置。当他听到二人正在执行任务,心里美了,觉得这个“伯乐”当得有光,便将手机调成免提显摆。

  平头哥郭凡吃得美、喝得美,一听此话心情更美。

  三蛋看着郭凡,郭凡早已听得清清楚楚,按捺不住立即作出指示:你哥俩听着,我平头哥就要结果,不问过程。只要把事儿办明白了,做得干净利落就行。另外,我只要惊喜,不要惊吓!

  孙子强没想到郭凡会和自己对话,受宠若惊地说:放心吧,平头哥,保准出色地完成任务!

  “对了,三蛋交待给你们的——”郭凡看了看四周,又说,“那第二件事儿,别忘到脖子后去!办完了石宽,赶紧办石头。立刻马上麻溜儿的!”

  孙子强:没问题呀!

  五福笑着说:这小子,学我——有出息啊。

  屋里三人和电话里的两都笑了。

  挂断电话,三蛋又举起了酒杯。

  …………

  白印图是个执着的人,认准了的事情不达目的不罢休、不撞南墙不回头。他把自己和郑星烁的想法向站长周权汇报了,周权也认为他们分析的有道理,也算是一条路径。

  郑星烁刚开始对装扮成拾荒者还有点儿好奇,接下来有点儿厌倦和抵触,再接下来又有些喜欢了,觉得挺有意思、挺刺激。特别是有真正的拾荒者公开指责他们越界抢了地盘儿时,郑星烁竟然有了演技爆表的成就感,甚至梦想着什么时候再有影视剧在红楼市拍摄,自己可以先争取的群众赏当当,然后再配角、再主演……

  年轻人的思维天马行空,不仅是大红大紫的演员梦支撑着郑星烁,还有一个保护文物的英雄梦在激励着他——找到圣旨金尊,扬名文物界!

  有梦想的人就比咸鱼强,工作起来就多了一份责任。

  白印图和郑星烁拾荒工作越来越顺手了。不但空易拉罐、矿泉水瓶全部收入囊中,就连快递包装下来的纸壳儿箱都不放过,拆开铺好,一层一层地码放平整,相当专业。周围那么多双贪婪而尖锐的盯梢眼睛,对两人不感兴趣了。

  “二五八七”刘国川家附近的垃圾房、垃圾箱,已经被白印图和郑星烁地毯式“搜索”一遍了,没有什么收获,两人开始以此为中心向外围扩展。

  “当啷——”郑星烁的铁钩子触碰到了金属。

  郑星烁看着白印图,白印图点点头,因为他听动静儿判断不是易拉罐一类的物品。两人用铁钩子小心翼翼地把垃圾一点一点往外拨,真的露出了一块扑克牌大小的金属,因为垃圾房里光线较暗,是不是黄颜色他们没有看清。

  郑星烁刚想用铁钩子再去钩起来,被白印图强行拦住。他顾不得脏,伸手直接去捡起来——硬实是金属材质的,而且——是牌子。

  白印图激动得手都颤抖了,举起来给郑星烁看。

  “是高脚酒杯形状的!”郑星烁激动得喊出了声!

  白印图想提醒,但是已经晚了,他顺着垃圾房的小窗户看到有人鬼鬼祟祟地向这边走来,应该是郑星烁的那一声喊引来的。

  白印图来不及细看,赶紧把那块金属牌揣进裤兜儿里,小声儿说:星烁,一定要冷静!过来人了!

  郑星烁也感觉到有人迅速向这边靠拢,紧张得心脏都砰砰的要从嗓子眼儿里跳了出来。

  两个男子走到了近前。一个满脸胡子的笑着问:捡到啥宝贝了?

  白印图强装笑脸说:对我们捡破烂的人来说,所有垃圾都是宝贝啊。

  另一个盘着手串的男子说:刚才呜嗷喊叫的,不应该只是普通垃圾吧?

  白印图赶紧解释说:刚才啊?那啥——我捡到了一个易拉罐,其实他也看到了,就和我抢!都是一伙儿的,有啥好抢的?

  郑星烁知道这是考验“演技”的时候了,赶紧说:我吧,就是习惯了,一时忘了我俩是一伙儿的,还以为是外人到我地盘来了呢,然后就喊了一声。

  大胡子男子说:我们听到喊——高脚啥杯来着?

  白印图:啊——

  郑星烁:我喊的是——搁脚——踢呗——别用钩子——就知道装!我是怕他拿那破铁钩子,再我的鞋刨坏喽。

  白印图微笑着点头。

  盘手串的男子一拉大胡子男子,两人走了。

  白印图和郑星烁平静了一会儿,恢复了常态后,钻出了垃圾房。

  白印图又给郑星烁使眼色,说:去那边儿再看看。

  两人像没事儿人似的,提着袋子又往另一个垃圾房走去。他俩都没有回头,进了垃圾房又顺手捡了两个矿泉水瓶,然后继续往前走。

  白印图回头没有发现可疑人,一拉郑星烁快速拐进了一个小胡同。又向四周看了一圈儿,说:赶紧把袋子和钩子扔喽!打车走!

  两人分工明确,白印图去垃圾房扔东西,郑星烁赶紧截住一辆出租车。

  上车后,郑星烁也警惕地回头看了几眼。

  出租车司机问:二位,去哪儿?

  郑星烁答:去文——

  白印图伸手拉住郑星烁,接着说:师傅,去南立交桥附近下就行!

  郑星烁看着白印图,一脸的不解。白印图没法儿和他解释,只是交待说:发微信,告诉周,赶紧去办公室!

  白印图说得相对隐晦,但郑星烁听明白了,拿出手机给周权站长编辑微信。

  白印图把手伸进裤兜儿,摸到那块金属牌确实是高脚酒杯的形状,更坚定了他的信心。

  郑星烁把编写好的微信给白印图看,上面是这样写的:周站长,我和白科长在垃圾房里发现了一块金属牌,是高脚酒杯形状了。情况紧急没来及细看。我们马上回单位,请您也回单位!

  白印图点点头,郑星烁一点发送键,这一段文字就点对点地传到了周权的手机上。

  这是一个令人振奋、激动的好消息!

  周权接到微信,只看一眼就有一种暖流从胸口往上涌。立即往单位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