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金铃十二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章 “管得宽”遭遇“平头哥”

金铃十二拆 牧人霖汐 2166 2019.09.29 17:17

  红楼市是个县级市,却也繁华热闹,前些年因为城外河流的上游发现了刻有八思巴文的、国宝级文物“圣旨金牌”而名声大振。

  红楼市是一个有历史的城市,也是一个有故事的城市。其中最接地气、最有烟火气味的故事,往往发生在市井胡同之中。

  在红楼市区一处较为偏僻的地方就有一条这样胡同。过去胡同尽头曾经有个庙,因挂有金铃,人们习惯称之为金铃庙,于是,这条胡同就命名为“金铃胡同”。据说金铃庙是历史上某位王爷的家庙,后来给拆除了,庙里的金铃和一些物品都不知了去向。随着时间的推移,庙的旧址处自然形成了个臭水沟,也成了周边居民乱堆滥扔东西的垃圾场,天气一热就臭气熏天。

  如今的金铃胡同有十二户人家,一共分两排,改革开放初期曾经是一个老雪糕厂的连排家属房,也就是每两户人家共用大山墙,各家院里和室内的格局、面积都一样。后来雪糕厂也搬到工业园区,这些房子又几经转手,基本没有什么老房户了。临街的两家改建成了门市,南1号住的花大壮、柳文静夫妻俩,经营着“实惠小吃铺”;北1号住的石宽是个快乐的单身汉,平时总是笑嘻嘻的,开了一家“和兴电动车修理部”。实惠小吃生意不是太景气,窗户上贴着“此店出兑”的字样已经很破旧了。

  石宽有一次上街,因为看了场电动车追尾汽车的热闹,被骑电动车的女子“嫁祸”,遭遇了被撞汽车的司机、外号“平头哥”的郭凡。郭凡这人挺有个性,因崇拜有“平头哥”之称、“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的勇敢动物蜜獾,就理了蜜獾那样的平平的发型,中间还染成了白色。机缘巧合,便开始了一段不打不相识、冤家路窄的系列故事。

  话说有这么一天,红楼市的闹市区。年轻小伙郭凡理着方方正正的中间白的平头,开个贴着宝马标的“新款”车,拐进非机动车道想找停车位。车后窗上还有一张“趁年轻多做爱做的事”的个性车贴,只是“做”和“爱”两字特别突出。

  一年轻女子边骑电动车边看手机,结果却撞在了郭凡的车尾。

  郭凡大火,下车后就怒斥该女子:你没长眼睛啊?骑个电动车摆弄什么破手机?家里有矿啊这么得瑟?看看这是什么车?新款的宝马!赔得起吗?

  “姐有这——”女子停住话头儿,表现出有些害怕的神情,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

  郭凡把小脖一歪,无比蔑视地说:对不起值几个钱?说吧,怎么办?立刻马上麻溜儿的!

  石宽恰巧蹲在旁边吃雪糕。不到30岁的他,长得干巴瘦,平时不笑不说话,典型的一个笑面虎。石宽看到郭凡的头型很古怪,开的车造型古怪,车贴更是另类古怪,而且对一位女子颐指气使挺可笑的,就冲着他俩乐。

  女子意识到闯了祸,四下张望寻求好心人给说说情,一眼看到了嘻皮笑脸的石宽。心里嘀咕:这老小子,幸灾乐祸呢吧?姐会让你好看的!

  女子突然对石宽喊:老公,你媳妇让人欺负啦,你管不管啊?

  石宽还在笑,没有意识到女子是在喊自己。郭凡却向他看去。

  女子接着喊:老公,你还有心思吃雪糕啊?

  这一句,把目标明确了,她说的就是——石宽。

  郭凡也看石宽不顺眼,就撇开女子走上前,硬气地说:我平头哥不和女的一般见识,你就不同啦。赔钱!

  石宽笑着问:啥啊?

  郭凡:我看你是傻啊。我就看不惯你这嘻皮笑脸的样儿!

  石宽站起身,还在笑,说:我从小就这样笑,我爸妈都管不了我。

  郭凡扯了扯右肩的衣袖,从领口露出蜜獾的纹身,接着说:那就欠收拾,信不信平头哥今天就把你拆喽?

  郭凡纹的这种动物可了不得。据说在动物界的江湖上一直流传这样一句话,“非洲乱不乱,平头说了算”。被人们亲切地称为“平头哥”的蜜獾,以“世界上最无所畏惧的动物”被收录在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已有数年之久,广泛分布于非洲,西亚及南亚也有活动。敢单挑狮子猎豹,可捕食剧毒蛇,别看个头小,基本上爬到了食物链的顶端,可以说是凶猛动物中最虎的一种,是虎了巴叽动物中最猛的战将!

  郭凡崇拜非洲蜜獾,决心做红楼市的“平头哥”,便养成了关键时刻“不小心”露出纹身吓唬人的习惯。

  石宽在“江湖”上也有“管得宽”的绰号,他可不理郭凡的这套胡子,仍然笑嘻嘻地说:你给谁当哥呢?瞅你六亲不认的死样!别跟我装,容易受伤!

  这两个男人说话间,那女子已经骑上了电动车准备要跑。

  郭凡还在说:男人,要勇敢更要有担当。你媳妇撞了我的车,你不管啊?

  石宽:管你个大头鬼,谁是我媳妇?

  “她啊!她管你叫老公,当我聋啊?”郭凡回头,发现女子骑车跑了,又喊,“你回来!不许跑!立刻马上麻溜儿的!”

  那女子头也没回,“电门”加到底了,飞速狂奔,绝尘而去。

  郭凡气得直晃荡平平的脑袋,说:行,腿儿还挺利索。但跑了媳妇跑不了老公,赶紧赔钱!

  石宽笑着说:小兄弟,拜拜喽。实话和你说吧,那女的——哥压根儿就不认识。

  郭凡一把拉住石宽,恶狠狠地说:和我玩儿套路?她都叫你老公了,还说不认识?你也不扫听扫听,我平头哥是好惹的吗?

  石宽无可奈何地笑着。

  郭凡:严肃点儿。我这车可是——

  没等离凡说完,石宽就笑着往汽车前凑了凑,好奇地问:你这是什么车啊?我咋没见过?

  郭凡又露出了蜜獾纹身,骄傲地答:限量版宝马!整个红楼市就这一辆。别看车小,那是紧凑环保型的!咱也要为减少尾气污染做点儿贡献。

  石宽:你有这觉悟?不简单啊。

  郭凡:别以为你夸我两句,我就能心软放你一马!做梦!

  石宽微微一笑,不卑不亢地说:那又怎样?

  “赔!我是平头哥,不服咱就揢!立刻马上麻溜儿的!”郭凡说完,还特意指了指自己的独特发型。

  石宽忍不住又乐了,满不在乎地说:揢呗,谁怕谁啊?咋的,整这个戴孝的头,家里有人“老”了?

  郭凡简直是气坏了,威胁道:你小子要是这么唠嗑儿,今天只能躺在这儿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