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金铃十二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章 垃圾堆里的惊世国宝

金铃十二拆 牧人霖汐 2199 2019.10.05 09:09

  “意外”相当于是一把双刃剑,人人都希望得到意外惊喜、意外收获、意外横财,但谁都不想发生“意外”。

  佟德对石宽说:我一个捡破烂儿的,能有啥本事啊?不像兄弟你啊,动动改锥就来钱儿。那才叫“身有一技之长,走遍天下也敢张狂”。

  石宽笑了,说:我挣的这钱儿都是小钱儿,汗珠子掉地上摔八瓣儿换的,不值得一提。德哥你天天往家搬金砖,那才是大款呢。

  佟德:瞎逗吧,我要有那本事,早就整别墅喽,还能在咱这破胡同里窝着?憋死牛的地方,唉——

  石宽:别着急,会有机会的。

  佟德:要想住别墅,除非这胡同拆迁吧。

  石宽:拆迁的话,你那一个院能顶一个别墅?

  佟德微微一怔,赶紧解释说:那得找多硬实的后台啊?我是说啊,拆迁了,咱也换套楼房,也住住厕所建在屋里的房子。

  石宽:你啊,和宝贵的想法有一拼啊。

  “你哥我是拼不过他,他有老子,可以拼爹,我只能拼命——拼命干活儿啊。”佟德腿上用力骑动了三轮车,说,“不和你扯了,回家喽。”

  佟德把车骑进自家院子,就往下卸东西,他特意把丝袋子里的东西倒在了墙根儿,细心地把袋子叠好。然后,转身看到一堆破纸壳子被风吹乱了,就拾掇起来,嘴还不闲着,嘟嘟囔囔地说:这老娘们儿,要不得了。这都是辛辛苦苦捡回来了,不好好收拾能行。

  收拾整齐后,佟德进屋了。看见媳妇陈彩霞在刷锅做饭,就说:你多做些,让南院大哥来咱家吃吧,以后说不定啥时候还用得着他干活儿呢。

  陈彩霞没有回应。

  佟德继续说:对了,院里那堆破铜啥的哪天就让大哥帮着卖喽,堆那儿碍事,我自己去一趟不值当。回头你先把它过下秤,心里好有个数。

  陈彩霞没有吱声儿。

  佟德想找一个她感兴趣的话题,就说:今天的捡了个丝袋子,拎着挺沉的。你猜,里面装的是啥?

  “装的是狗粑粑!”陈彩霞说完就不再理他,继续刷锅。

  “你这人——没情调儿。”佟德自我解嘲地一笑,又说,“我说的话你听没听到?得落实啊。”

  陈彩霞:你噜噜了那么一大堆,我知道是哪句是关键的?

  佟德:多做饭,大哥来吃,我们平时还得用他。

  陈彩霞头也不抬地回答:那就等用着时再说!

  佟德:你这人,真是的。他一个人总糊弄。

  陈彩霞立着眼睛瞅佟德,说:他佟心一辈子不再结婚,我们还能管一辈子?

  佟德:他离婚了一个人也够难的。

  陈彩霞:就他那样儿,说句话能顶风臭出八里地去!搁我也得和他离。

  “别说些没用的!”佟德瞪了陈彩霞一眼,接着说,“瞅你那熊样儿,吃一顿饭还能要你命啊?”

  陈彩霞:吃不穷、穿不穷,算计不到一世穷。咱家钱是大风刮来的?

  佟德:是捡来的,是咱们捡破烂捡的。

  陈彩霞不屑地撇撇嘴,说:我看是你“三只手”顺来的,说的好听,还捡——

  佟德赶紧捂她嘴,说:你个败家娘们儿,小点儿声儿!这行的门道儿不能说破!我还指着这门手艺把金铃胡同全买下来呢。

  陈彩霞把手推开,吐着吐沫,质问:你手上整啥了?

  佟德不好意思地笑了,说:刚收拾那堆废旧纸壳儿了。

  陈彩霞:你个该死的佟德,没洗手就往我嘴上捂,整嘴里都是土。

  陈彩霞一边吐着一边拿水舀子要泼佟德,他却跑了。

  佟德在院子里突然看到刚倒出的那一堆石头里,其中的一块石头是黄色的,就捡了起来。

  佟德不懂石头,不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黄蜡石,只觉得光溜溜儿的挺好玩,就揣在兜里,没把其他的石头当回事儿。他又看到了一块像过去带腿儿的酒杯一样的金属片片,捡起来掂了掂,感觉有些分量,再根据有些发黄的颜色判断,这应该是铜的,就随手扔进旁边一堆破铜烂铁里。

  佟德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这随手的一扔,扔出的竟然是一枚惊世国宝!

  …………

  佟德跑出去后,陈彩霞把水舀子往水盆里一扔,自语道:吃饭吃饭,真想当“白吃”啊?

  这时,有人开门,陈彩霞以为是佟德,直接把舀子里的水泼过去,那人就是一激灵。

  “哎呀,这是干啥呢?我哪儿得罪你们啦?”

  陈彩霞一听声音不对,抬头看是大伯哥佟心,赶紧解释:大哥啊?对不起,我以为是佟德呢,这事闹的。

  佟心没好气地说:就算佟德也不能这么干啊?两口子闹玩儿还下死手啊?

  陈彩霞赶紧给找毛巾,佟心自己也抖搂衣服,佟德进屋。

  佟德训斥道:陈彩霞啊陈彩霞,挺大个人没个正形!亏得是凉水,要是刷锅的热水,还不把大哥“秃噜”猪头了啊?

  佟心瞪佟德,佟德意识自己说错了。

  佟德陪着笑脸说:大哥,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怪这臭老娘们儿,一天天的瞎闹。行啦,中午你就在这儿吃吧。

  陈彩霞脸色有变。

  “这算是赔礼道歉的饭?我怕噎着。”佟心也意识到自己说得太过,就往回拉了拉说,“不在这儿吃了,我那边儿也做好了,再说我得回去换换衣服。”

  陈彩霞露出不易觉察的微笑。

  佟心接过毛巾擦了擦脸,转身来到院子。佟德和陈彩霞都跟了出来。

  佟心抖着衣服,看着西院说:这西院儿就这么空着?

  佟德:可不是嘛,估计又是哪个当官儿家的,应该是个大人物。人家也不差钱儿,可能是等着拆迁占呢吧。

  佟心:就这破地方还想占?猴年马月吧。你放那么多破东西行啊?招不招人烦

  佟德心里说“谁敢烦我啊”,但嘴上说出的却是“人家没人住,可能也嫌靠着垃圾堆味儿大,我堆点儿破烂也不影响。”

  陈彩霞:就是。空着不用也是浪费,我们堆点东西,还顺便把看看房子呢。

  佟心摇了摇头,要走。佟德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说:大哥,我这儿有一堆废铜废铁,这段时间我抽不出身来。你要是去收购部,顺带着帮我卖了吧。

  佟心:那你可好好量一量,把斤数整准喽。

  佟德:看你说的,大哥,好像我这人多计较似的。再说,这一堆都算上,能值几个钱?也不是金子呢。

  “你的东西,都比金子值钱啊!”佟心说完满脸不屑地笑了笑,无意间在这堆东西上踢了一脚。

  这一脚,却把那块金属牌子踢到了最底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