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金铃十二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5章 行动组进入金铃胡同

金铃十二拆 牧人霖汐 2066 2019.11.12 09:09

  大喜大悲,大起大落,折磨着“寻尊行动组”。好不容易查到个线索,而且很准,一句“给整丢了”又使“寻尊”走进了一条死胡同。

  白云起也琢磨着这几个人要找那东西干什么呢?他想不明白,但他回家也没有和爸妈说,因为他要信守承诺。

  这天晚饭过后,陈慧不顾一天的劳累,还要挤出时间来洗衣服。别的衣服都好办,就是儿子白云起的校服不能脏喽。为了节省开支只给他订了一套校服,如果不是周六周日,只能晚上洗完晾干,第二天早晨接着穿。

  白云起在写作业。白骏在看电视,只是调的声音很小。

  白云起走神儿了,他不是被电视节目吸引的,而是想起了那块牌子,想起那天在校长室里的几个人,又努力去想着牌子会是在哪儿丢的呢。

  陈慧本来就累,而且这一次白云起的校服没有穿上一星期就脏得不成样子,很是生气。抬头看见他不专心写作业,更气不打一处来了。她控制住自己没有喊骂,而是起身气呼呼地把电视关了。

  白骏先是一愣,接着就是尴尬一笑,什么也没说。

  憋着气的陈慧心想,如果白骏说自己,那就吵上几句发泄发泄,但见他像小绵羊似的没脾气,自己也乐了。

  白云起感受到了空气中细微如尘的火药味儿,赶紧收回思绪专心写作业。

  突然,陈慧还是爆发了,大吼一声:白云起!

  “到!”白云起下意识地回答一声,他把家里当成了课堂。

  正在摆弄手机的白骏吓得一哆嗦。

  陈慧:白云起,你自己来看看,这裤子兜怎么破了个大窟窿?你穿衣服呢还是吃衣服呢?我天天伺候你们还真就伺候不过来啦!说,怎么整的?

  白云起怯生生地走过来,低头不语。

  陈慧举着裤子给他看,说:这是怎么整的?让狼“掏”的啊?

  白骏打圆场儿说:算了,小男孩子穿衣服废,这也正常。别吵吵了,他作业还没写完呢。

  陈慧白了白骏一眼,但语气还是缓和了许多,接着问:是不是你揣那破铁片子揣的?

  白云起:那不是破铁片子,是——是好东西。

  陈慧意味深长地乐了,说:好东西?你啊,是不是真和里院老佟家学的,什么破烂都当好东西?和他们能学出什么好儿来?咱家是干粉刷的,往大点儿说那是建筑行业——

  白骏在一边儿“扑哧”一声乐了。

  陈慧也觉得自己有些吹牛了,就说:那你自己说,那破铁片子是什么好东西?难道还是什么国宝不成?

  白云起咬了咬嘴唇,把到嘴边儿的话咽了回去,转身去写作业了。

  白云起要保密。他承诺过,不能和任何人讲,他要做个诚信的人,说到做到。

  传来了敲门声。外屋门是敞着的,只挂了个门帘子防止蚊虫。来人敲门是给个信号,也证明和这家主人不熟。

  白骏起身去迎接,心里还纳闷儿会有谁来呢?

  门口儿站着两个人,白骏不认识。来人正是赵铁和郑星烁。

  “寻尊行动组”来之前就商量了,来人多怕白家误会,而且在金铃胡同走动目标也大。赵铁年龄稍大一些,郑星烁温和一些,这个组合应该容易让人有亲近感。

  赵铁笑着问:这是白云起的家吗?

  白骏一听是找白云起的,心里“咯噔”一下,断定是儿子在学校惹祸对方家长找来了呢。陈慧也是这个想法,赶紧出去看一下。

  白骏答:是的。我是他爸爸,孩子有啥错,我批评教育他。

  陈慧也笑着说:我是白云起的妈妈。赶紧进屋坐,有话慢慢说。

  赵铁笑了,说:是这样,首先说明一点,白云起没有犯错误——这样,咱们借一步说话——

  白骏向东屋地伸手,说:那就进屋吧。

  “人家是不想让孩子听到。”陈慧拉了白骏一下,又说,“还是上西屋吧,平时不怎么住人。”

  白骏先走进西屋拉开了灯,房间里堆了些粉刷的工具和涂料,倒也整洁。

  赵铁拿出工作证,说:你们先别害怕。孩子没有犯任何错误,我们只是想了解一些情况。这是我的证件,我叫赵铁,这位是我的搭档,叫郑星烁。

  白骏把证件又给了陈慧,两人都很奇怪:怎么警察会找上门来了呢?

  白云起趴窗户已经看到是谁进来了,就蹑手蹑脚地来到西屋门口儿偷听。

  赵铁还是非常警觉的,马上给白骏使眼色,他开门看到了白云起,训斥道:回去!没礼貌!

  白云起:叔叔好。

  赵铁:云起好。叔叔和你爸妈说点儿事儿,你是小孩子,不要偷听,这是纪律啊。

  “我知道了。”白云起说完就回东屋了。

  来人竟然和白云起认识,这更让白骏、陈慧费解了。

  赵铁没有房间隐瞒,把有关圣旨金尊的情况简单介绍了一下,听得白骏和陈慧都傻眼了。

  白骏:这小子回来,啥都没和我们说啊。

  郑星烁笑了笑,说:看来,云起是个懂事的孩子,我们告诉他要保密的。

  陈慧瞪大了眼睛,说:前两天我确实看到他兜里揣一个黄不拉叽的破铁片子,我——我随手给扔灶坑儿里啦——哎呀妈呀——

  陈慧说到这儿感觉大事不好,立即开门冲出来,拿起铲子就往灶坑里掏。

  白骏在旁边埋怨道:你个败家娘们儿,这回可闯了大祸啦!

  赵铁和郑星烁也吓坏了,虽然说真金不怕火炼,那也有可能烧变形了啊!于是,赶紧找东西帮忙……

  白云起又出来了,说:妈,你们别找了。那次你扔完后,我又偷偷捡起来了,没被火烧到。

  陈慧一听,竟然瘫坐在了地上。

  白骏抱住儿子,说:真是爸的好儿子,你救了我们啊。

  “可惜,又让我整丢了。”白云起说完竟然哭了起来。

  赵铁安慰他说:云起,不哭。相信我们一定会找到的!你回屋写作业去吧。

  白云起进了东屋,四人又进了西屋。

  赵铁:万幸,圣旨金尊躲过了一劫。

  郑星烁感慨道:就是啊,刚才差点儿吓死我,真是一身冷汗啊。这要是真的被火烧喽,我们都是千古罪人啊。

  白骏和陈慧都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