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金铃十二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1章 黄蜡石终于现了身

金铃十二拆 牧人霖汐 2066 2019.10.30 09:09

  人心最难测,人际关系也最难处。虽然面对面接触的时间不多,但脑袋灵活的孙子强已经明显感觉到五福和三蛋是面和心不和,而且有时当面就互相埋汰,暗地里肯定少不了勾心斗角。自己和哥哥绝对不能成为他们之间明争暗斗的牺牲品,必须要拉拢住五福。

  孙子强想到这儿,抬手就把哥哥往后推了推,亲密地搂住五福的脖子,说:五福哥,我哥俩刚才商量,想单独请你吃饭——就去那家饺子馆。

  五福乐了,说:单独请我?没问题呀!

  孙子强:主要是有些事儿得向你请教。五福哥在江湖行走这么多年,威名远扬,有很多地方都值得我们兄弟俩学习。

  五福笑得更灿烂了,说:没问题呀!不行,我先上厕所,憋不住了。到时候把时间地点发微信给我就行!

  五福跑步冲进了卫生间。

  孙子强对哥哥说:这顿得你请啊,从你的生活费里扣!

  孙子豪:凭啥啊?是你答应人家的。

  孙子强:我不是为你擦屁股吗?你说饺子饺子的,不这么说怎么给人圆?

  孙子豪:这饺子——是你先提出来的,说吃完烧烤吃饺子啥的。

  孙子强气乐了,说道:对牛弹琴。

  孙子豪:对牛弹琴你还有理啦?明知道牛听不懂你还弹,是不是有病?“对牛弹琴”的人,就是傻子!

  孙子强一时无言。

  郭凡举起了酒杯,发现就剩下三蛋和自己了,说:他仨干啥去了?组团上厕所啊?信不信我拆了他们?

  三蛋嘻嘻笑着说:这三个家伙,肾不好,一灌啤酒就来尿儿。

  郭凡:三蛋,你去叫回来,咱们喝杯团圆酒——立刻马上麻溜儿的!

  …………

  为讨好平头哥郭凡报复了石宽后,孙家兄弟俩又盯上了石宽。这一次,为的是——石头。

  他俩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神不知、鬼不觉地贴了“嫁祸于人”的小广告,所以在石宽面前还是老样子,没有一丝一毫的不自然。倒是石宽,得时刻调整好自己的心态,不然真不能很平和地面对这俩小子。

  石宽的和兴修理部又开张营业。虽然外面不怎么摆放电动车了,但石宽还是习惯在外边修车。

  石宽正修着呢,孙家兄弟俩从胡同走出来。孙子强一捅孙子豪,又给他使眼色,意思是去和石宽搭话。

  孙子豪瞪弟弟,不想去。

  孙子强趁哥哥不注意,使劲儿推了他一下。孙子豪噔噔噔跑出几步,差点儿趴在石宽身上。

  石宽抬头,笑嘻嘻地说:子豪啊,这是要干啥啊?想拥抱我一下?可惜我不是美女。想要给我拜年?可惜时间还早啊。

  孙子豪红了脸,说:宽哥,不是——我就随便溜达过来了。

  石宽:溜达这种事呢,也不要太随便,万一溜达到不该溜达的地方,那就会吃不了得兜着走啦。

  孙子强赶紧过来打招呼:宽哥,忙着呢?

  石宽又笑着说:不忙着咋整?头两天店让人给黑了,封了哥的财路。人倒是不忙了,可挣不着钱没饭吃啊。

  孙子豪:宽哥,不至于吧?

  石宽:还是你哥俩好啊。天天不愁吃、不愁穿,就愁咋花钱——不对,还愁这武功怎么练。

  孙子强笑了,说:宽哥又埋汰我哥俩了。

  孙子豪盯着石宽的手,拿的是改锥;再盯他的兜儿,揣的是手机。

  孙子强的眼睛也在石宽身上搜索。

  石宽停下手里的活儿,拿两个小凳子给兄弟俩,说:坐吧,好好唠唠。你哥俩这么看着我,是不是相中我身上啥“零件”啦?

  石宽这话里有话,但这哥俩只当是玩笑来听。为了想看到石头,两人对视了一下,就坐了下来。

  孙子强说:没有,没有。我是看宽哥你这身材,多有型啊,没有一点肥膘儿,不练武确实可惜了。

  石宽:要不,你哥俩教我几招?比如什么飞檐走壁还有夜行术啥的?我有功夫在身,也省着有人在我面前装屁驴子!

  孙子豪连连摆手,说:我们这两三下子,三四脚猫儿的功夫,拿不出手儿啊。

  石宽笑了,扔下改锥,随手从另一个裤兜儿里掏出个黄蜡石手把件儿,把玩儿起来。

  孙家兄弟一看,眼睛当时都直了!

  石宽笑了,说:你俩这是咋的啦?眼睛是不是带美颜变性功能啦?把宽哥我看成美女了吧?

  两兄弟的眼睛还盯着那块石头。

  石宽用食指勾住手把件儿绳缀儿的套,在两人眼前晃动着石头,说:眼睛盯住石头,不要动,想着大海——别的,还是想着草原吧,蓝天白云的,赶紧睡吧,我的催眠术天下无双——

  正说着,孙家兄弟竟然同时仰面朝天地向后张了跟头。

  这可把石宽吓了一跳,喊:我靠——催眠术这玩意儿也能蒙准啊——他么么的——赶紧起来,别跟我装屁驴子!

  孙家兄弟没有被催眠,只是太激动、太兴奋了,一时没把持住,脑袋随着石头晃动,就把自己晃动摔了。

  孙子强暗想:真没有抱什么希望,没想到真是这块儿啊。这不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吗?郭凡肯定会重用我们啊……

  孙子豪暗想:瞎猫终于碰上了死耗子!我孙子豪走大运了!接下来是不是该走走桃花运了呢?是不是杨梅对我能高看一眼啊……

  石宽大喊:碰瓷儿咋的?跟我装屁驴子,小心哥把你俩脑袋瓜子给打放屁喽!赶紧起来!

  大喊之声惊碎了兄弟俩的美梦。缓缓回到现实,两人都不知道和石宽说什么好了,转身就跑。

  石宽看着两人的背影,说:病得不轻啊!练啥武功整的走火入魔啦?

  孙家兄弟一口气跑过两条街,要不是路上行人纷纷议论,有人甚至喊“是不是抓小偷儿啊”之类的话,两人还不会停下来。

  孙子强扶着电线杆子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问:看清楚啦?

  孙子豪的体力也不比弟弟强哪儿去,累得几乎说不出话来,只是使劲地点头。

  两人找了个台阶坐了下来。孙子强还不放心,拿出手机,调出三蛋给发的照片,两人一起放大观看。

  “没错了!就是它!”孙子强把手机一关,兴奋得小腿一劲儿乱颤,美得那叫一个心花怒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