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金铃十二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 宝家的“父子之战”

金铃十二拆 牧人霖汐 2077 2019.10.19 09:09

  理想和现实总会有差距的。抱怨不会缩短差距,相反,会让差距越拉越大。

  宝贵这种舍平房住楼房的强烈愿望,不但伤害了父亲宝家安的心,也让母亲乌云左右为难。

  乌云眼里充满了泪花儿,看着宝贵,说:儿子,别说死,你再考虑考虑……

  宝家安又喊道:别考虑了!我这庙小搁不下您这位宝贵少爷,您就出去住高楼大厦吧!

  乌云瞪了宝家安一眼,继续劝宝贵:儿子,咱这平房不挺好的吗?你也有自己单独的屋,我们都不打扰你。

  宝贵:好什么好?上个厕所都得跑二里地。住楼房,啥都在屋里。

  宝家安:那您就窝吃窝拉吧!

  乌云气得快哭了,训斥宝家安:你不会说话就闭嘴!

  宝家安:丑话说前头,房租钱我是一分没有,别盯着我那退休金,我还指着养老呢。这年头儿,指儿子不行,就得指钱儿!

  宝贵:不给就不给,反正没钱我就去要饭,看砢碜的是谁!

  宝家安大怒,指着宝贵骂道:你——我们老宝家怎么出了你这个没规没矩的逆子!他么么的!你滚,永远别回来!

  乌云哭着说:宝家安啊宝家安,你就少说两句吧……

  远亲不如近邻,近邻胜似亲人。住在宝家东院的白骏、陈慧从工地回来,恰巧听到了西院的吵吵,就好心地过来解劝。

  白骏两口子在农村生活时,全村都是这样,不管谁家闹了矛盾,左邻右舍、前街后院都来劝解,你一言他一语,就算化解不开矛盾,在众人面前这家人也就不好意思再吵下去了。然后就是偃旗息鼓、化干戈为玉帛,大家开始喝茶、磕瓜籽儿,天南地北、海阔天空地闲聊。

  白骏和陈慧低估的“城里人”的矛盾爆发力,也高估了“胡同人”的情谊承受力。

  白骏对宝贵说:宝贵兄弟,我在院外就听见你家吵吵了,你也老大不小了,该听老人言啊。

  陈慧:是啊,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宝贵啊,你这让,也让胡同人笑话——

  宝贵白了他俩一眼,轻蔑地说:你们刮大白的,懂得个啥?

  白骏一时惊愕,要上前和宝贵理论,被“识时务”的陈慧拉住了。

  宝家安老脸挂不住了,捶胸顿足地说:白骏啊,别怪宝叔!我宝家安“保”不了一家平安,我教子无方啊,愧对列祖列宗,愧对王公贵族的纯正血统啊!

  白骏又上前劝说道:宝叔,别生气,现在年轻人都这样,任性着呢。过了这阵儿就好了。

  宝家安:白骏,你不知道,这小子太气人了。我们老宝家那也是有头有脸的大户人家,祖祖辈辈就没出现过这样的逆子。我都怀疑他是不是我们宝家的种!

  白骏:宝叔,可不能这么说啊——

  宝家安盯着乌云,乌云气得指着宝家安的鼻子,大喊:你他么么的说的是什么意思?我虽然叫乌云,但我一点也不污!这是我蒙古族的名字,翻译过来就是“智慧”的意思,我是清清白白的,不是乌七八糟的!你老宝家要是基因变异,还赖上我啦?

  宝贵:妈,你们别吵啦。爱谁儿子谁儿子,反正我要住楼房!

  宝家安:那你就跟你的楼过去吧!以后你就姓“楼”,别叫宝贵了,就叫“楼贵”吧!

  宝贵也不示弱,喊:楼贵就楼贵,别以为我不敢叫!

  白骏瞅了瞅憋不住笑的陈慧,嘀咕了一句:楼贵?这倒是事实啊。

  宝家安指着宝贵说:楼贵啊楼贵,你害人不浅啊,你害得我宝家不保啊!

  乌云仰望苍天,大声呼喊:这都什么人家啊?父不慈、子不孝,天天吱哇叫!老宝家的祖宗哈撒尔啊,求您显灵拿着圣旨金牌来管管他们吧!

  宝家安气得直跺脚,说:你个老娘们儿瞎嚷嚷啥呢?圣旨金牌是老祖宗调兵遣将的信物,还能管你的家事吗?胡闹!

  乌云:父子大战,不比征服部落更惨烈吗?

  白骏和陈慧面面相觑,两人好像没听明白乌云和宝家安的“神秘”对话。

  宝贵:妈,您别说了。等哪天我也到河边儿捡一块圣旨金牌,儿子就能您买大别墅!再也不住这破平房了。

  宝家安暴跳如雷,大骂道:没带过笼头的驴嘴巴硬,没吃过亏的后生口气硬!就你这种忘了本的家伙,就是捡到了圣旨金牌,也会从口袋里漏出去的!

  陈慧又捅了一下白骏,白骏赶紧上前扶住宝家安,说道:宝叔,您别动气,宝贵兄弟那就是话儿赶话儿。再说了,如果真捡到了圣旨金牌,那是多大的福气啊,还能丢喽?你也别顶着他。都说顺着好吃、横着难咽,说话也是这样。

  宝家安:车有“宝马”,我有“宝驴”啊,得顺毛捋——可,可谁能顺着捋我啊?

  …………

  红楼市的一家烧烤店里,平头哥郭凡尽情地撸着串,五福赶紧给斟满啤酒,三蛋举杯相邀,三人一饮而尽。

  五福擦了擦嘴角,拿起一根肉串,问:平头哥,味道怎么样?

  郭凡笑着说:不错,不错,味儿正!

  五福乐了,说:这得感谢三蛋!三蛋知恩图报,安排这个场面,让我佩服啊。

  三蛋:不用佩服,下一顿你请就行。

  “没问题呀!”五福看了看郭凡,又说,“平头哥喝酒讲究个心情。等大仇得报,我们共同庆贺!”

  三蛋:什么仇?

  五福轻蔑地一笑,说:刚说你不忘恩呢,没想到你忘性还真不错。什么仇?“管得宽”你都忘了?是不是你介绍的那俩“豪强”也把任务忘记了吧?

  三蛋愣住了。

  郭凡放下肉串,说:对了,三蛋,我落实的工作要有反馈啊,这是规矩!给他俩打电话,问问啥情况啊,立刻马上麻溜儿的!

  三蛋瞪了五福一眼,掏出手机拨打电话。语气很硬地说:平头哥部署的任务进展得怎么样了?

  孙子强在电话那头儿说:三蛋哥,我和我哥正在实施,告诉平头哥就等着看好戏吧!

  三蛋乐了,问:你们怎么办的?

  为了显示自己介绍的兄弟够意思,三蛋特意把手机调成免提模式。

  孙子强犹豫了一下,说:三蛋哥,我们能先保密吗?我哥俩想给平头哥一个惊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