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金铃十二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4章 圣旨金尊又丢了

金铃十二拆 牧人霖汐 2033 2019.11.11 09:09

  如果内心不管大喜或是大悲,表面上看能够气定神闲,那是一种成熟。如果再把内心的波澜化解于无形,那就是境界了。可惜,赵铁三人都还“功力”尚浅,做不到从容淡定、古井不波。这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对圣旨金尊的莫大关心。

  赵铁急切地问:云起啊,你自己的东西怎么能不知道呢?

  小崔也说:云起,老师知道你是好孩子,咱们可不能撒谎啊。

  白云起委屈得都要哭了,对小崔说:老师,我真没撒谎,是让我给整丢了。不信您看,我的裤兜破了个窟窿眼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漏出去了。

  白云起说着,把一个裤兜儿掏了出来。冷峻飞和郑星烁上前一看,兜儿最底下确实有个洞,应该是装了沉东西时间长给坠的。

  “寻尊行动组”的三人从高峰跌到了谷底。难道,真的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吗?

  小崔帮着问:云起,你再想想,是在家里丢的,还是在学校丢的呢?或者,是在路上?

  白云起:老师,肯定不是在家里。我从家里出来时,特意装到兜儿里的,到了班级再想拿就不见了。老师,我说的都是实话。

  “老师相信你。”小崔又对赵铁三人说,“这孩子平时就不撒谎,他说的应该是真话。”

  赵铁一时无语,表情麻木。

  郑星烁抓了抓脑袋,问:云起,你能和叔叔具体说一下,那个牌子是啥样的吗?

  白云起一听,拉住小崔的手说:老师,您跟我走!

  郑星烁:你别怕——别走啊——

  小崔老师被白云起拉动了。他赶紧回头说:我再做做他的工作,一会儿就回来。

  校长想上前去拦,也没有拦住。

  冷峻飞有些诧异,问:这是什么情况?

  郑星烁说:是不是他有什么瞒着我们,要单独和小崔老师谈?

  赵铁:咱们先等一会儿吧。实在不行再到班级找去。

  没有三五分钟,小崔和白云起又进来了。手里面多了一个本子。

  小崔笑着说:这孩子,可能是太喜欢那个牌子了,竟然把他印在了作业本的后面,刚才到我办公室找出来的。

  郑星烁激动地接了过来,看到了作业本上清晰的图案,而且是两张纸,正反面都有。

  郑星烁竟然掉下了眼泪,他一把将白云起搂在怀里,喃喃地说:孩子,你让我们看到了牌子的真实面貌啊。叔叔谢谢你!

  郑星烁稳定稳定情绪,接着说:大家都来看。白云起真是个有心的孩子。这就是一种拓印的手法,也是最简单的那种,就像小时候我们玩儿的那样,先在钢蹦儿上面蒙上纸,然后用铅笔去图,钢蹦儿上的图案就完整的显现出来了。

  几人不免有些惊叹。

  冷峻飞又说道:真了不起啊。

  赵铁拉过来白云起,态度极其温和地说:云起,虽然牌子又在你手上丢了,但这不怪你。你回去后,再好好想想,看看能不能想起来在哪儿丢的。另外,如果被你们同学捡到了,一定报告——报告给你们崔老师。

  白云起使劲儿地点点头。

  郑星烁:云起,你拓印的这两张纸,可以先借给叔叔吗?

  白云起:可以。

  郑星烁笑着说:谢谢你。但你要记住——在座的大家都可以见证——我说的是先借,以后我会还给你的。当然,也有可能会被收藏展览,因为它的意义太大了。我暂时拿回去要研究。放心,叔叔一定会帮你保管好的。

  …………

  赵铁三人告别了学校,立即前往红楼市文物研究站,与周权站长会合。

  周权捧着白云起拓印的圣旨金尊图案,久久舍不得放下,眼里泪光盈盈。

  周权几乎是咬破了嘴唇吐出几个字:我们还是晚了!

  赵铁:周站长,怪我们工作滞后了。

  周权摆摆手,说:不怪你,你们能查到这个程度,已经非常不容易了。而且,还得到了圣旨金尊的拓印,这是多么珍贵啊?意义非凡啊。将来,我们找到了圣旨金尊,这拓印件也是要一起放到博物馆的!

  冷峻飞:周站长,我们会继续努力。学校校长也表态了,他会号召全校老师秘密观察学生,一旦发现,立即报告。而且,我们也要求不要刻意扩大范围,因为这事儿要严格保密。

  周权:是啊。千万别走漏了这个风声,不然,一些不法分子闻风而动,对我们不利啊。

  赵铁:这一点我们也考虑到了。其实,就算咱们不说,外界也已经有一些传言了。我们只能要求校长和老师们交办此事的时候,不得透露圣旨金尊的名字,更不能透露出金铃胡同和白云起的名字。

  周权:也只能这样了。千万别给人家孩子惹麻烦啊,要不,我们就是罪人啦。

  赵铁:我们明白。下一步,我们想到金铃胡同走一走,要了解一下圣旨金尊怎么会出现在那里。

  周权接着说:好。你们按你们的计划行事。我要立即组织站里的专家,对这两张拓印件进行深入研究。星烁,你做得对啊,而且和孩子讲的也对,我们只是借,只是研究,这就够了。我们一定要好好保管,像保管文物一样。

  郑星烁:站长,我明白。我已经把这两张拓印件拍成了照片,现在就在我的手机里。

  周权嘱咐道:那就要守护好你的手机!在圣旨金尊没找到之前,这两张拓印件绝对不能外流出去!

  …………

  平头哥郭凡独自在家,躺在沙发上望着天棚发呆。突然,他站起身直奔北墙,移开墙上的一幅画,里面露出一个小小的保险箱。输入密码,取出一个文件袋。

  郭凡坐回到沙发上,认真查看材料,又拿起照片不错眼珠地盯着。他的耳边又回响起老大的话:盯住这个姓石的,打探出来丢失丝袋子的下落……特别是金属的牌子……事情办好喽,好处自然少不了你的……

  越想越没头绪,郭凡烦躁了,把照片往桌子上使劲儿一摔,喊道:牌子牌子,我他么么的上哪儿给你找牌子!赶紧地给我个拆迁工程得了,这个费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