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金铃十二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2章 神秘的八思巴文

金铃十二拆 牧人霖汐 2133 2019.10.31 08:08

  孙家兄弟反复确认后,断定石宽拿的手把件儿就是老大要找的黄蜡石,两人兴奋得几乎分不清东西南北了,如同懒汉发现了狗头金。

  而此时,一个关乎圣旨金尊命运的重要碰头会议,正在一间封闭较严的会议室里热烈举行。

  红楼市公安机关张大龙局长简单开了场,之后就由文物研究站周权站长对圣旨金尊进行背景讲解。

  周权边放映投影照片边介绍说:我们之所以暂时将其定名为“圣旨金尊”,主要是对照前些年咱们红楼市出现的圣旨金牌,相信大家对这张图片并不陌生吧——

  周权说着放出圣旨金牌的图片,大家纷纷点头,开始交头接耳。

  周权:大家再看看圣旨金尊的图片——

  “噢——”很多人都发出了惊叹。

  周权介绍说:这张照片不是太清晰,因为是用手机随便拍的。但就是这样的随手一拍,将在红楼市文物保护的历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因为,如果没有这张照片传出,一件举世瞩目的国宝,也许就销声匿迹了。

  周权由于得很客观。其实,“二五八七”的刘国川绝对不会想到,自己的照片尽然如此重要。

  周权说:这枚牌符,形状有些像高脚酒杯,其实,就是古代时一种喝酒用具的“尊”型,所以我们研究站商议就先称之为“圣旨金尊”。圣旨金尊上的文字和圣旨金牌上的文字是基本相同的,都是既古老、又神秘的八思巴文——

  有人问:这块儿圣旨金尊有多大呢?

  周权笑了笑,说:文物工作讲究实事求是,包括定这样的名字时,我们都是用“初步”“暂时”“先”等字眼表述,因为除了从河里捡到它的刘国川,再有就是捡到那条丝袋子的人外——这个人也是个假设,我们谁都没有亲眼见到这枚牌符实物。据刘国川讲,大约有一张扑克牌大小。

  赵铁队长插话说:是的,上次我们专门询问了刘国川,他讲了这个情况。至于牌子的材质,他也说不清,当时就当成是铜的了,上面锈迹斑斑的。这个人应该没说假话,不然也不至于那么大意弄丢了。

  周权:铜这种金属在自然环境中是会生锈的,其实就是氧化形成了氧化层。黄金也可以被氧化,只是速度特别特别慢,时间过于久远也会在物体形成一层致密的氧化膜,影响金子自身的光泽。我们认真查看了照片,觉得虽然有一些锈迹,但更多的应该是附着上的污垢。也许,圣旨金尊和圣旨金牌一样,是金、银合金的材质。

  冷峻飞发问道:周站长,如果——我说的是如果,这枚金属牌真的就是“圣旨金尊”,那文物价值和圣旨金牌比起来,哪个更高一些呢?

  周权笑了笑,说:峻飞问出了大家都关心的问题。这么解释说吧,首先,这种形状的牌符就很稀少,自然就珍贵。另外,“尊”的字面意思就是地位或辈分高,受敬重、尊崇等。“尊”在古代又是一种盛酒器,和现在带“木”字旁的“樽”相同。蒙古族人尚酒,对酒器更是讲究和喜爱,特别是这种“尊”型“酒杯”,应该是高官贵族才能拥有的。所以,把牌符做成“尊”的形状,就有了更加至高无上的寓意。综合分析得出结论是,这枚圣旨金尊,要比前些年发现的圣旨金牌更具权威性,也更尊贵。

  白印图笑了笑,坐直了身子说:说白了吧,在过去,手持圣旨金牌的人,见到手持圣旨金尊的人,那就得下马磕头。

  大家都笑了。

  周权:印图科长说得很直接,但事实上就是这样。这回大家应该明白圣旨金尊的的尊贵和重要了吧?

  冷峻飞带头说道:明白了。所以,我们一定要找到它!

  周权:对啊,保护国宝文物,人人都有责任!

  赵铁又问:周站长,您刚才说上面是巴思八文,这和蒙古族现在用的文字有什么不同吗?

  周权介绍说:大家看电视剧或读历史小说等书籍,知道成吉思汗身边有位“全真七子”丘处机这样的大师,并创造了“一言止杀”的奇迹。成吉思汗的儿子托雷,有个儿子叫忽必烈,身边也有一位这样的大师——八思巴。当然,八思巴不是他的本名,是一种尊称,意为“圣者”。八思巴是元朝第一位帝师,北京城的选址、设计、规划,都有他的智慧和功劳。忽必烈就是是成吉思汗的孙子,是蒙古国的末代可汗,同时也是元朝的开国皇帝。忽必烈君临天下后,估计是也想学秦始皇统一文字,便把创制统一文字的任务交给了国师八思巴。八思巴在西藏苦思冥想了八年,终于带着八思巴文回来了。忽必烈要求用八思巴文“译写一切文字”,包括蒙古文、汉文、藏文等。但这种八思巴文特别难学,很多人都是干学不会,推广受到了限制。于是,忽必烈下诏要求百官百日内学会八思巴文,官儿小的学会了可以升官儿,没具体官职的学会了马上就给。再后来,被尊为“元国字”的八思巴文始终也没能在民间推广。

  大家都听得入了迷。

  周权接着说:其实,我们大家知道八思巴文这回事儿,或者说是这个词儿,大多数还是因为圣旨金牌的出现。

  很多人都点头,表示认同。

  事实也的确如此,当年圣旨金牌被发现后,持有者首先带着它来到红楼市,但根本没有人“慧眼识真金”。特别是对这种既像蒙古文、又像藏文的“天书”,更是一头雾水。后来,终于找到一位学者,认出这些文字就是八思巴,但写的是什么呢?该学者能够流利地读出文字的语音,却不懂文字的意思。

  这可真是奇了怪了,世界上还有这种能够读出音却不知道“说”了啥的文字?这就是八思巴文的精妙之处。

  由于仍然破译不了文字内容,加之了解到八思巴文不是成吉思汗时代的文字,就认为这块牌子价值不高了,也直接导致圣旨金牌流出红楼市。后来,那位学者又见到了另一位学者,说起此事,当他把文字再复述一遍时,后一个学者大吃一惊——因为,他听懂了!

  可惜已经晚了,圣旨金牌此时早就走出了红楼市!留给红楼市文物界的只有——捶胸顿足的懊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