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金铃十二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9章 高价“骗回”一堆铁

金铃十二拆 牧人霖汐 2066 2019.11.16 09:09

  磨刀恨不利,刀利伤人指;说话恨不多,话多害自己。三蛋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把日常听到的吆喝都混到了一起。

  五福赶紧喊:串啦!

  三蛋忍着笑接着喊: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真正的商机——

  “停停停,打住吧!”三蛋的这一通乱喊,把五福气乐了,他说,“你是不是两元店逛多了,让人家给洗脑了吧?”

  三蛋笑着说:这样喊吸引人!

  五福:吸引个屁!啰里巴嗦的,谁能听出啥来?

  三蛋挺生气,把喇叭摘上来往前一递,说:你有能耐你喊!人不咋地,挑捡还挺多!

  五福笑着说:我是司机,我喊什么啊我喊?你是“收购员”,你喊正对。赶紧的,马上到那小子他家了。

  三蛋:那你说咋喊?

  五福:就喊价格,肯定吸引人!

  三蛋又高举喇叭用尽了全身力气大喊:高价回收废铜烂铁,全部高出市场价!废铜二十元一斤,旧铁两块铁一斤,价格全都翻一倍!

  三蛋正喊着,佟德家的院门“吱扭”一声打开了,陈彩霞走了出来,问:收铜和铁都多少钱一斤啊?我没听太清。

  其实,陈彩霞在院子里就已经听得清清楚楚了,这一问,只是想再次确定一下,因为她不相信价格会给这么高。

  三蛋一看真出来人了,就向五福报以微笑,意思是对他的建议表示赞同。五福一脸的小骄傲。

  三蛋赶紧答:铜是二十,铁是两块!放心,绝对高出市场价儿!

  陈彩霞疑惑地打量着两人,冷笑着说:价儿是不低啊。但你们怎么挣钱啊?不会砸秤吧?

  三蛋马上表态说:绝对不砸秤,那是人干的事儿吗?做买卖砸秤,做损啊!

  陈彩霞的嘴角抽动了一下,没说什么。

  五福赶紧跳下“倒骑驴”,上前说:不会的,我们真的不砸秤。你要不相信,咱们这么办,可以用你们家的秤,而且你可以自己约,我们绝对不会动手脚。

  陈彩霞眼睛一亮,问:真的?那样的话,你们靠啥挣钱,还不得赔死啊?

  五福神秘地向四周看了看,然后才故意压低声音说:一看大姐就有江湖气。不瞒您说,大姐,我们炼钢厂有人。就算是石头,也能卖出铁价儿来。但光拿石头说不过去啊,总得往里掺点儿铁啥的吧?最起码百子上过得去,别让外人说三道四的。

  三蛋也跟着嘻嘻一笑。

  陈彩霞这回相信了,说:是这样啊?唉——现在就是有人儿好办事儿。你们这钱儿啊,来得也太容易啦。我家正好有一堆儿,你们要早来几天就更好了,我都卖给你们。走吧!

  五福:没问题呀!

  五福和三蛋相视一笑,推着“倒骑驴”跟着陈彩霞进了院儿,心里那个高兴就甭提了。迈入院门,他俩的眼睛就开始四处“扫描”,三蛋首先发现墙根儿有几块石头,仔细一看就是一惊。赶紧拉五福指给他看,五福一瞅,也是大喜过望——这正是那则“寻物启事”里照片上的石头啊!

  五福把三轮车递给三蛋,趁着陈彩霞去找秤的时候,他拿着手机来到石头前,顺手迅速拍了几张照片。

  陈彩霞拿秤过来,看到五福在墙根儿就问:你上那儿干啥呢?

  五福笑着说:我看这几块石头怪有意思的,你们这是从哪儿捡的?

  陈彩霞:是我家那口子拿回来的,也不知道他是从哪儿划拉来的。来吧,赶紧帮着约秤吧。这些铁你们都要吗?

  见到了那几块石头,更坚定了五福的信心,走过来爽快地说:要!对了,你们家没有破铜啊?黄色的价更高。

  陈彩霞:都掺在这一堆里呢,我也不往出挑了,全是一个价儿。

  五福:这一堆全都要!一块儿都不能落,全约上!一手货一手钱!

  陈彩霞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她亲自掌秤。五福还特意把埋在土里的铁片子什么的全抠了出来,真是一块儿都没放弃。

  称重,装车,算账,走人。一切都那么麻利。

  陈彩霞说:以后有铁我还给你们攒着。要不,留个电话或者加个微信吧?方便联系。

  五福回头摆摆手,说:不用,我们会定期来的!有钱大家赚!

  “讲究人儿啊!”陈彩霞说完就不理两人了。

  五福和三蛋推着车快速出了佟家门,直奔胡同口儿。

  刚要出胡同,一辆三轮电动车拐了进来,是佟德回来了。他看着五福和三蛋的这身打扮和装备,心里说:这两个捡破烂的竟然捡到了“拾荒大侠”家门口儿,还讲不讲点儿规矩?是不是他么么的想要作死啊?

  五福只看了佟德一眼,就把草帽又往下压了压,三蛋推车也突然加力。

  三蛋小声儿说:五福,这小子就是北山坡上——

  五福:闭嘴!

  佟德忽然觉得这两人有些眼熟,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五福飞身跨上“倒骑驴”,两腿用力猛蹬,三蛋助力推动,然后一个箭步跳上了车,两人扬长而去!

  佟德进了胡同,脑子突然接通了线路——这俩鬼不就是那天晚上北上公交站——

  这么一想,佟德赶紧跳下车跑出胡同口四下张望,结果那两人早没了影儿。

  正在修车的石宽笑嘻嘻地喊:德哥,瞅啥呢?

  佟德心不在焉地说:没瞅啥,你忙,你忙。

  佟德转身回去了,石宽自言自语:这家伙,整的神神道道的,好像丢了圣旨金牌似的。

  还在琢磨事儿的佟德进了院儿,看到陈彩霞正站在院子当中高兴地数着钱,就问:哪儿来的钱?大哥的房租到期啦?

  陈彩霞:你还想让人家一个月交两回啊?

  佟德:看你美出大鼻涕泡儿的样儿,啥钱啊?

  陈彩霞咧着大嘴乐,说:今天可捡着大便宜了。刚才我把那堆废铁卖了。你猜,我卖了多少钱一斤?

  佟德没好气地回答:一千块钱一斤!

  陈彩霞斜了他一眼,说:你吃枪药啦?你睁开你的蛤蟆眼好好找找,你家有值一千块钱一斤的东西吗?

  佟德:咋没有?你就是,我娶你时花的钱除以你的体重,都超过一千块钱一斤啦!

  陈彩霞:满嘴屁话!有人娶媳妇还花上万元一斤呢!你能花得起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