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金铃十二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7章 “主攻”组败下阵来

金铃十二拆 牧人霖汐 2066 2019.11.14 09:09

  举起来又能放得下叫举重,举起来就放不下叫负重。举重是一种健康的锻炼方式,负重就是生活的压力了。

  孙家兄弟同时暗恋着杨梅,虽然都清楚不会有结果,但心里头就是放不下,甚至吵架时还要提一提。

  孙子豪紧追不放纸条儿的事儿,说明不是自己有把柄落在弟弟的手里,而是弟弟的小辫子被他紧紧抓住了。

  “我——我——还没等见着杨梅,不就掉院儿里让你捡到了吗?”孙子强支支吾吾地说。

  孙子豪:行——这我信!但是——你把信的落款儿上我的名字改成你的名字,是什么意思?单从这一点上,当时我就断定你不是什么好东西!

  孙子强被问得面红耳赤,还辩解说:我——我是怕这纸条落咱爸手里,你还得挨揍。所以,我就改了一下。

  孙子豪:上坟烧报纸,你真是糊弄鬼呢!胡诌八九咧地,我能信你。你以为用涂改液别人就看不出来了嘛?就算别人看不出来,我还不知道?你真当我是二傻子呢?你就是工和我抢!

  孙子强明显有些底气不足了,说:我——我觉得你和杨梅不合适,她比你大三岁呢。

  孙子豪:女大三,抱金砖!再说了,那她比你大的不更多吗?足足有五岁啊!

  孙子强:你说女大三,抱金砖。那女大五,就是抱一块金砖,外加一块银砖。

  孙子豪:那我再给你加一块——我就照你脑袋上拍块红砖!

  孙子强轻蔑地笑了,说:你和我吵吵都没用。人家杨梅的心思在那个“管得宽”身上呢,你也白费!

  孙子豪:早晚有一天,我就把那个石宽废喽!为了杨梅,我可以两肋插刀!

  孙子强假装双手一捂腰,说:只要你别为了她插兄弟两刀就行啦。

  孙子豪:为了杨梅,我豁出一切。就算我找到那个金属牌,我都敢给她,只要她对我好。

  孙子强气得瞪大了眼睛,说:别的都可以说,这个不能乱说!

  孙子豪:这是真话,谁乱说谁是孙子!

  孙子强:听不懂人话儿啊?我是怕你说的这话让平头哥知道了,那可就没你好儿啦!

  孙子豪哼了一声,说:只要你不告密,他甭想知道。除非你要大义灭亲!

  “江湖规矩!你别逼我!”孙子强狠狠地说出这八个字,其实,他这是气话。

  孙子豪一听,真的发懵了。

  …………

  孙子豪左手的大拇指还包扎着,坐在移动“指挥部”最后排左侧,也许是手指有些胀得疼,他就伸出了车窗让风吹着凉快。

  平头哥郭凡把车停到便道的停车位上,通过后视镜看到孙子豪的手还伸在外边,就说:子豪,把手拿进来,别来回过车给你扫上。

  坐在副驾驶的三蛋也回头说:就是,乘车时不要把头和手伸到车窗外,这是幼儿园小朋友都知道的规矩啊。

  孙子豪心里烦,就顶他一句说:我没上过幼儿园!

  三蛋:就你啊?现在回去重新上,也不显得晚啊。

  孙子豪:三蛋哥,你什么意思?是说我智商低呗?

  三蛋:智商高的话,还能自己把手划那样?你要算工伤啊?

  孙子豪气得不理三蛋,索性把脸也转过去看窗外的风景。

  五福偷偷笑。

  孙子强虽然和哥哥生气吵架了,但在外还是要护着哥哥的。他不卑不亢地说:三蛋哥,我哥也不是不注意,可黑灯瞎火的,搁谁也避免不了出点儿小意外。我们没想过工伤不工伤的,只要能为平头哥、能为老大做点儿事,受点儿伤算什么?我们不计较这些。如果放在三蛋哥身上,你肯定也不会计较的,是不是?

  三蛋不好意思了,连声说:是呗,为平头哥和老大办事,都是我们应该的。

  孙子豪看了一眼弟弟,眼神温柔多了。

  郭凡:好啦,不说这些没用的。你们哥俩晚上摸进姓佟的院子,没留下啥尾巴吧?

  孙子豪马上转过头来说:平头哥,啥尾巴?你不会也骂我们哥俩吧?

  孙子强拉了哥哥一下,说:平头哥,你放心,我俩做得干净利索,他们根本不知道。而且,那天晚上佟德和石宽在胡同口儿的小吃铺喝多的,醉得像死猪似的。

  郭凡:那就好。做事情不但有胆量,还要有脑子啊。帮忙可以,但不要添乱,这是规矩。老大也是这个意思。

  孙子强:我俩记住了。

  郭凡回头问:五福,你说说,怎么在姓佟的那小子他家再找一找那块牌子呢?

  “没问题呀。”五福笑了笑,又说,“平头哥,你想想,晚上找?那就是扯蛋!”

  孙家兄弟脸又红了。

  五福拍了拍孙子强的后背,说:那么小的东西,没有亮儿,光靠手摸,和大海捞针差不多。现在是没有了,过去咱们这儿一整还能挖出日本鬼子埋的地雷、炮弹和手榴弹啥的呢,那要是摸上还不整炸喽啊?

  郭凡:扯远了。那晚上不行,啥时候行?也就白天啦?

  五福:对,就是白天。

  孙子豪赶紧说:白天可不行,我可不能去!

  郭凡有些生气地大声说:让五福说!

  五福:如果你一敲人家门进院儿,就说我要找什么什么牌子,肯定不行啊——

  孙子豪:趁他们家人不在时翻墙?那别人也会看到的。

  五福瞪了孙子豪一眼,闭嘴不言了。

  郭凡回头:说啊?

  五福:让子豪说吧。

  孙子强又捅了哥哥一下,怪他多嘴,开口道:五福哥,你别怪我哥,他就是直性子。你接着说,我听你的。

  五福冷笑了一下,说:孙家兄弟的主攻现在看是败下阵来。我和三蛋的策应该上场啦。我俩装成收购部的,上门收他的破铜烂铁。一会儿就去打听打听市场价,然后我们高出一些,我就不信他不卖给咱们。这样一来,如果牌子在那一堆东西里,就一并收来;如果不在,我们把那些东西再拉到收购部一卖,顶多费费事、赔点儿钱。最起码他家院子里是排除了,至于要是藏在屋里——我暂时没想好。

  郭凡哈哈地笑了起来,说:五福啊五福,有你在,我平头哥就五福临门啦!这招儿高啊,实在是高!那“策应”组就赶紧行动,立刻马上麻溜儿的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