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金铃十二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6章 修理部被查封了

金铃十二拆 牧人霖汐 2022 2019.10.25 09:09

  交十个人不一定得到好处,但得罪一个人,就有可能得到坏处。

  生活很现实,生活也很残酷。本想“石”来运转的石宽,却被扣上了被贴小广告的大帽子,这可如何是好?

  石宽赶紧解释:哎,这话我可没说,可不是我贴的。别往里绕我,我可没喝酒,老清醒了。

  乙的眼神犀利,盯得石宽浑身难受。乙说:不是你贴的?这词儿都是你的,什么“技术高明、童叟无欺”,不是你贴的还是谁?对了,也许是你让别人去贴的,可能这样表述更严谨。

  石宽一生气也会笑,说:我真是闲出屁来了!行啦,我也不和你们犟。我知道乱贴小广告不对,下次注意。

  甲:下次?说得轻巧,你把视频看完再说吧!往下看!

  石宽接着探着身子看视频——镜头一转,闪出了“红楼市城市管理执法大队”的牌子。

  石宽有些傻眼了,说:我真不知道这事儿啊,可能是哪个好心人——不——应该是哪个坏心人给我贴的!

  丙:是好心人办坏事呢还是坏心人办好事?你别跟我们兜圈子!你这是什么性质?这是公然挑衅知道吗?我们也是有底线的!

  石宽笑了,说:这——

  这时,甲的手机响了,他立即接听。花大壮、柳文静看这边热闹就凑了过来。杨梅路过,也停了下来。

  甲对电话说:什么?公安局门前贴了?市政府大楼围墙上也有?

  执法人员丁在电话那头大声说道:咱们头儿发话了,这明显是给他上眼药呢,一定要严惩!不用抓人,还不到那份儿上,停业整顿吧。

  甲潇洒地挂断电话,看着石宽,说:你不是胆儿大,是胆儿肥啊!公安局、政府大楼都敢去贴,请问,你是咋想的?

  石宽赶紧摆手,连声说:没有,我真没有啊。同志——我去撕下来,我现在就去!

  甲:等你去就晚啦!我们大队的头儿已经安排人处理了。现在就是你的事儿了,这样——你的这些电动车摆在了外边儿,涉嫌占道经营,车我们暂时不拿走,照顾你一下。只是你的店——封了,停业整顿吧。

  石宽:别啊,真不是我贴的——

  柳文静一看这种情况,也上前讲情说:同志、同志,你听我说,我们住邻居这么些年了,石宽真不是那样人,从来没贴过广告。就算贴,他也不敢往你们门口贴啊,这里面肯定有误会。

  花大壮也说:就是,他再笨也不会笨到自己送上门吧?应该是有人背后捣鬼,容我们再查查。

  杨梅开口道:是啊,同志,等调查清楚再处理也不迟啊?

  “现在还不清楚吗?和我们说这些没用,我们也是执行领导的命令。”甲回答得坚决,接着又对同事喊,“贴!”

  石宽往前冲准备动手,杨梅立即上前拉住他。

  丙警告道:石宽,你要再这样,我们就告你妨碍执行公务,马上让派出所拘你,信不信?

  石宽无语,两眼冒火。无奈被花大壮紧紧抱住,杨梅也盯着他,示意他冷静。执法人员开始给店门贴封条。孙子豪和孙子强恰巧路过,顺手用手机拍了张照片。

  孙子豪小声儿问:你说的那块石头呢?

  孙子强瞪哥哥一眼,说:你傻啊?这时候他能拿在手上吗?赶紧走,此地不易久留!

  甲指着封条对石宽说:我告诉你,这不能碰!你懂的,这就是规矩,是铁律!

  石宽还瞪着眼,一言不发!

  嘉冷笑一声,对同事说:咱们走!

  执法人员扬长而去。

  石宽突然挣脱花大壮要撕封条,却被杨梅拦住。杨梅没说话,只是眼睛狠狠地盯着他。

  柳文静埋怨花大壮说:你他么么的是废物啊?

  花大壮又上前抱住石宽,说:兄弟,你脑子里少根螺丝吧,这还敢动?

  石宽喊:就他么么的和我装屁驴子!

  杨梅拉了石宽一下,说:别冲动,要冷静,肯定会有解决的办法。

  …………

  夜幕降临,城市开始另一番车水马龙、流光溢彩的生活。当然,这是对心情好的人来说的,对心情糟糕的人而言,夜晚和雨雪天一样,是借酒浇愁的好时机。

  实惠小吃铺里没有其他客人。石宽和柳文静面对面地坐着,桌上已经摆了三道菜,花大壮从厨房又端了一盘上来。

  石宽笑着说:大壮哥,快别忙了,赶紧坐吧。

  花大壮边脱掉围裙边答:就来就来。今天我要好好陪兄弟喝几杯。

  石宽又笑了,说:咱可先说好了,这顿算我请啊。

  柳文静刚要倒酒,一听这话把酒瓶子往桌子上一礅,说道:兄弟,埋汰我们?

  石宽赶紧露出笑脸,说:没有,你们也是小本经营,我不能让你们破费。

  柳文静:你就别和我装模作样了。要这么说,你的店都封了,还不如我们呢。你就消停吃、消停喝,啥也别管。

  花大壮埋怨道:文静,你是哪壶不开专提哪壶啊!封店的事儿不要提,今天就喝酒。

  柳文静回敬道:你一个破厨子少说话,让你上桌就不错了。

  花大壮:兄弟,看到没,你哥我在家就是这地位。唉——我也发狠了,就像钟成那老头儿说的,等我烧高香捡到块圣旨金牌,让你们都得乖乖地对我老人家俯首称臣!

  石宽笑了,提着手里的石头绳缀儿,晃荡着石头说:你也想整个“石”来动转?

  花大壮一扒拉他的手,说:啥破玩意儿,黄了巴叽的,怪不得啥事儿都“黄”喽。

  柳文静立即给花大壮一拳,说:你这破车嘴,都不如好老娘们儿的棉裤腰。

  石宽更乐了。

  柳文静赶紧倒满酒,三人共同举杯。

  窗外路灯亮了,散步的人也多了。三人在屋里喝得尽兴——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喝开心酒。

  杨梅真是惦记着石宽,她吃过晚饭,特意到和兴电动车修理部门前转了转,看到封条还贴着,稍微放下心来。

  杨梅又走到实惠小吃门前,顺窗户望见石宽在里面正喝酒呢,一颗悬着的心才彻底放下。她刚要往里迈步,犹豫了一下还是回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