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金铃十二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 拾荒大侠的“看家本领”

金铃十二拆 牧人霖汐 2077 2019.10.04 09:09

  郝何平听到“请进”后推门进屋,笑嘻嘻地说:高总好。

  高良放下报纸,抬头说:是小郝啊,有事儿?

  郝何平把手机晃了晃,说:高总,有个小事儿。我想请您看一看我微信上的朋友圈,有人发了个东西,我觉得您应该感兴趣。

  高良:噢——拿过来我看看。

  郝何平赶紧凑上前,给高良展示自己的手机,并说:高总,这是刘国川刚发到朋友圈里的,我知道您节俭,老式手机上不了微信,就给您看看。您看,这块小石头儿还可以吧?

  高良瞄了一眼后,主动拿过郝何平的手机,对着图片仔细看起来。突然,手机黑屏了,高良瞅了一眼郝何平,他赶紧给打开。

  高良:真是高科技啊,还能自己关机呢,这是怕我看吧?

  郝何平笑着答:不是的,高总,是黑屏,看的时间长了就这样。

  高良:看来,我得赶紧看喽?

  “高总,我不是这个意思。您随便看,随便看。”郝何平悄悄擦了擦脑门子上的汗,又说,“高总,别看二五八七——不对——是刘国川上班时间出去,但还真捡到了一块好石头。当然,这会儿公司也没啥事儿,要不也就在电脑上瞎点网站,还费电。好在他不打游戏,就看石头收藏的内容。”

  高良:刘国川这小子,是有一股子钻劲儿——你看啊,这石头的造型挺像一棵白菜的,也不知道有多大,估计做个手把件儿应该行。

  “白菜白菜,就是‘百财’啊。摆在桌上、攥在手里,那就是要来财啊。”郝何平看着高良脸色接着说,“高总,要不——要不——”

  高良抬头看着郝何平,问:要不什么啊?

  郝何平笑了,说:要不——要不就和刘国川说,这是上班时间旷工捡的,要交工——

  高良:胡闹嘛!不管咋说,这也是人家的劳动成果,我怎么能夺人所爱呢?哪有这样当领导的?好了,你回去工作吧。

  高良把手机还给郝何平,算是下了逐客令。

  郝何平灰溜溜地退了出去。

  …………

  刘国川进了客厅后,靠在沙发上就开始摆弄手机,回复朋友圈里的各种留言。很多人都夸这块石头质地不错,而且造型寓意也好,挺难得的。

  刘国川乐得合不上嘴。“百密好几疏”“终有好几漏”的他万万没有想到,他正在朋友圈里明目张胆炫耀的石头,已经不翼而飞了。

  名符其实的“二五八七”刘国川,忘记了放在门口儿的丝袋子进了屋。按理说,这个袋子放在门口儿的石头墩儿上时就掉到了夹空里,一般人很难发现的。但在拾荒界有“大侠”之称的佟德可不是寻常人,不但手里拿着铁钩子,就连他的眼睛都是带钩儿的,好使着呢。

  佟德走街串巷哪儿都逛荡,整个城市没有他不去的地方——除了警卫森严的机关单位。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规矩,从事“再生资源回收利用产业”的拾荒大军也必须有,说白了就是“领地意识”,每人基本上有固定的地盘儿,大家约定俗成地默默遵守。自古以来,“大侠”都是不走寻常路的,佟德更是如此,他不想受到世俗规矩的羁绊,更显随性和逍遥。在佟德眼里,自己就是“规矩”,整个红楼市都是自家的拾荒圈子。

  佟德就是这样,好在混迹这一行多年了,其他同行也不和他计较。还有一点就是,佟德特别会说话儿,不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就连见到狗也能吐出几句“狗言”,说来也怪,真就没有恶狗会追着咬他。

  佟德对“捡”有着独到而深刻的见解,他解释说,“只要是没有人看见的拿,都是捡”,他不管字典、辞海里怎么给“捡”下的定义,反正他觉得自己的理解最透彻、最科学。于是,他给“偷摸拿”披上了所谓的合理外衣,自己就有了“顺手牵羊”的“看家本领”。这也使得他的收入相对其他同行要高出许多许多。

  佟德这天流窜到了刘国川居住的胡同,二齿钩子眼睛一下就叨住了那个丝袋子。他用眼睛的余光四下一瞄,确定没人看见,赶紧——捡!

  把丝袋子扔上车,立即撤退,速战速决不失手。其实,佟德心理预期并不高,凭感觉认为也就是几块儿破铜烂铁,顶多是车的零件啥的,值不值钱无所谓,关键是那个丝袋子瞅着挺结实,以后没准儿能用上。“不走空”的理念和“蚂蚁大腿也有肉”的心态,让佟德每一天都很快乐。

  佟德今天没有骑那辆电动三轮车,因为上面有昨天的收获没有卸。他

  骑着三轮车悠哉游哉,骑到自己认为安全的地方后停下来,还是抑制不住心中的好奇。要看一看袋子里都有啥宝贝,万一真有金元宝,那可发大扯了。

  佟德打开袋子口儿往里瞄了一眼,发现就是几块石头,笑了。自言自语道:谁这么心大?闲出屁来了,整这些破石头,连墙都砌不了,白高兴了。

  佟德拿起袋子往垃圾箱走,想把东西倒掉,拿着怪沉的。恰巧这时,又有一位拾荒者也往垃圾箱那里走,那人看到了佟德,马上加速跑了过去,抢先占领了垃圾箱。然后回头冲着佟德坏笑。

  佟德气得摇了摇头,返回身把袋子扔到车上,骑车就走,显示出“大侠”的气度和胸襟。

  如果历史真的能够记录这一刻,确实应该好好感谢那位抢占垃圾箱的拾荒者。因为,他的这一举动,在某种程度上说歪打正着挽救了一件国宝级的文物。

  佟德看了看时间,又看了看车上的东西还挺满,就开始往家返了。

  进了金铃胡同,石宽见到了和他打招呼:德哥,今天收工挺早啊,小车整的挺满啊,有啥意外收获嘛?

  佟德笑着说:我就一个捡破烂的,能有啥意外收获,怎敢和你这个大老板比啊?而且我最害怕意外,这样天天风里来雨里走的,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到啊。

  石宽笑着说:要不大家都愿意和德哥唠嗑儿呢,就是长能耐啊,几句话就能叨在点子上。这就是本事啊。

  “意外”就在车上,只是两人茫然不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