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金铃十二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5章 杨梅被人跟踪

金铃十二拆 牧人霖汐 2088 2019.11.22 09:09

  纹身是一种个性的展现,也是一种流行文化。但在人们的传统观念和思维定势当中,对纹身的偏见还是一时难以剔除的。所以,见到有纹身的人,多少会有些敬而远之。

  突然,杨梅抿嘴一乐,她豁然开朗:人家纹的不是两个字,而是一个“恨”字,一是手法不精到,二是这人——长胖了。

  杨梅拿起手机想发微信,要把自己的趣味发现分享给石宽。刚从包里掏出手机,公交车一个紧急刹车,手机脱手而出。

  说是迟、那时快,纹身的“小艮”眼疾手快,一个海底捞月式,稳稳地接住了杨梅的手机。

  有惊无险,杨梅连声道谢。

  “小艮”微笑着把手机递给杨梅。手指触碰到一个键子,屏幕一亮,屏保的那张小黄蜡石的照片展现出来。“小艮”看了一眼,竟然愣住了,脸上的表现让人很难琢磨。

  杨梅接过手机,又道了一声谢,“小艮”点点头,问:这张图片挺特别的,自己拍的?

  “是的。”杨梅不想过多讲解图片的来源,随口应付着。

  “小艮”的脸上掠过一丝惊喜,但杨梅却没有留意。

  到站了杨梅下车,“小艮”也下了车。杨梅往辅导班方向走,他也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跟着。杨梅在进楼时顺玻璃门的反光发现了“小艮”,但她没在意。杨梅进了楼,“小艮”就在外面等着,杨梅却一无所知。

  辅导班下课了,学员们陆续走出,“小艮”仍在远处的一株大树下盯着,直到杨梅走出来。

  杨梅往公交站点走,不经意间的回头,猛然发现了来不及躲藏的“小艮”。他显得很不自然,赶紧掏出手机看,掩饰自己的尴尬。

  杨梅心里犯了嘀咕,他家住在这儿?

  杨梅继续往前走,再突然回头,没有发现那人,稍微放下了心。车来了,杨梅第一个上了车,还是没有座位,她往车厢最后面挤。这时一回头,发现“小艮”也上了车,而且正盯着自己看。四目相对,“小艮”赶紧把目光投向了窗外。

  杨梅意识到这绝对不是偶然,断定自己被这个人跟踪了。为什么呢?杨梅想不明白。

  杨梅很紧张,给石宽发微信:我刚才上课时告诉你的那个纹身由“恨”变成“小艮”的男的,也上了公交车,好像是在跟踪我。

  石宽一看微信,气得说了一句:纹身的不良青年,敢动我相中的心上人,装屁驴子呢吧?

  石宽回微信:你提前三站下车,我马上过去。别怕!

  石宽顺手拿起改锥,想了想又放下了。跑出去截出租车,门也没锁。

  花大壮看到了,喊:你小子又干啥去?

  石宽:有事儿!

  花大壮:门又没锁!我不给你管啊!

  石宽边上车边说:不管拉倒!

  出租车开走了,花大壮自言自语道:我这是上辈子欠他的!

  柳文静从屋里走出来,乐了,说:你就是贱!

  花大壮:贵贱不管,不照看点儿能行吗?他丢了东西,咱们也捡不着。

  心上人被跟踪,石宽心急如焚。一再催促,出租车司机笑着说:兄弟,你着急,其实我比你急。多拉一个活儿多挣一份钱,放心吧,不是为了多绕路,我才不想磨蹭呢。

  杨梅下了车,“小艮”紧跟着下了车,杨梅不知道该往哪儿走了,停在路旁人多的地方,等待石宽。

  石宽在车里看到杨梅,指挥出租车停下来。突然,他看到了不远处一男子正贼眉鼠眼地盯着杨梅,而且,从体形上看,符合由“恨”变成“小艮”的资质,便改变了主意,要求司机停在那男子附近。

  石宽下车,悄悄来到“小艮”身后,发现他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杨梅。此时,石宽看到了他的纹身——确定无疑,就是这个不良青年!

  石宽气往上涌,火往上蹿,一个箭步冲上去飞起一脚,“小艮”就被揣个趔趄。

  “小艮”站稳后,指着石宽大喊:你他么么的疯啦?踢我干啥?

  石宽笑嘻嘻地说:哎呀,兄弟,对不起啊,我认错人啦。你看这事儿闹的……

  石宽边说边往前凑,“小艮”还以为他要道歉呢,根本没有防备。石宽几步到了近前,抽冷子一出拳,正打在“小艮”的腮帮子上。

  “小艮”嘴角开始滴血,他气愤地说:你小子,他么么的下黑手,不讲江湖规矩!

  石宽仍是笑着说:哪有那么些破规矩?跟我装什么屁驴子?老子教训你这个臭流氓就是规矩!

  有人开始围观了,“小艮”的纹身也吃了亏,再加上石宽说他是“臭流氓”,大家都几乎一边倒地数落起“小艮”来。

  一不做,二不休,“小艮”从兜里竟然掏出来一把弹簧刀,指着石宽说:有能耐上来,看老子不废了你。

  石宽这时才后悔自己应该带个家伙,但他并不害怕,还是乐呵呵地说:动家伙啦?好啊,这样的话你就罪加一等啦!

  “石宽,小心啊!”是杨梅的声音,她听到这边的打闹,赶紧跑了过来。

  “小艮”一看杨梅,心里就明白这小子为什么对自己下狠手了。自知理亏,无心恋战,伺机撤退,但四周已经围满了人。

  有人还说:动刀了,这就有意思了。

  又有人讲:一会儿机灵点儿,别迸身上血。

  还有人说:瞎乍乎,吓唬人呢。

  有警笛声传来。“小艮”脸色大变,挥刀逼向石宽,就在石宽下意识地往后一退之时,立即转身就跑。然而,手里的刀不小心划到了一个无辜路人的大腿!

  刀很锋利!

  那位路人“啊呀”一声惨叫,“小艮”当即一愣神儿,石宽又是飞起一脚将他揣趴在地,紧接着飞身骑了上去,双手死死按住他持刀的手。

  人群发出叫好声。警察赶到了。

  接下来,石宽和“小艮”都被带回派出所了解情况,杨梅作为证人,也一同前往。

  后来,石宽被表扬是勇斗歹徒的好市民,那位爱看热闹而受伤的无辜路人被送进医院,他最大的贡献就是让“小艮”的拘留更加合情合理了。

  再后来,“小艮”交待是受人之命寻找丢失的石头和金属牌。于是,他又成了“寻尊行动组”赵铁等人的问询对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