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彼时花落尽凛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不死不休

彼时花落尽凛冬 六月剪页 2164 2020.09.16 14:38

  心思转动,高个儿也不废话,拉着矮子扑通一声跪在魏泽琳面前,面上神情真切。

  “女侠饶命,是我们兄弟有眼不识泰山了,这也是无奈之举啊,如今这东城的形势您也知道,一家老小都快活不下去了啊,您就可怜可怜我吧。”说着眼泪哗哗就流了下来啊,一脸情真意切的模样。

  一旁的矮子捂着肚子一脸无措的神情,知道大哥暗地里掐了他一把,一时间也眼泪汪汪的嚎上了,“哇,大哥,怎么办啊?我那两岁的女儿半月没吃上一顿饱饭了,呜.......”

  魏泽琳不为所动,这两人她认识,在跟踪张瑞那一伙人的时候就见过几人跟张瑞打招呼呢,两人倒卖良家女子也不是第一回了,再加上这个高个儿是个心思深沉之辈,斩草不除根一直不是她的风格。

  “当真如此?”

  “是是是,如有半句假话,天打雷劈不得好死。”他们不信神鬼之事,赌咒之事也是张口即来。

  魏泽琳点点头,一副感同身受的模样,见了魏泽琳的反应,高个儿心中暗喜,本事高又如何,到底是年纪太小了。

  不等两个人心里的欣喜退去,魏泽琳突然伸出双手,一手一个掐住他们的脖子,巨大的力道将两人渐渐从地上提起。

  没有预料到魏泽琳会突然出手,两个人瞪大了眼睛,眼里尽是不可置信,双手拼命的去掰魏泽琳的手,奈何魏泽琳纤细的手指跟铁钳一般,纹丝不动,反倒是脖子被自己挠的惨不忍睹。

  魏泽琳静静地看着两个人无声的挣扎,手指越收越紧,一时间两人双手垂下,再到头颅垂下也不过半盏茶功夫。看到两人彻底断气,魏泽琳松开手,两人噗通两声倒在地上。

  窒息而死的人确实不大好看,脸皮漲紫,眼球凸出,脖子几乎被魏泽琳捏断。

  解决掉两人,魏泽琳一手将悦冬抱起,一手遮住她的眼睛,纵身一跃,跳上围墙,几个起落消失在巷子深处。

  在一个无人之处落下,把悦冬背上之前告诉她,“今天碰到那两个人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叶爹爹也不行,知道吗?”

  悦冬还沉浸在飞腾的惊喜之中,根本不知道魏泽琳在说些什么,只顾着跟魏泽琳不断重复。

  “我们刚刚是飞起来了吗?木木你会飞啊,能不能再飞一会儿啊?”

  魏泽琳有些无奈,揉了揉悦冬冻的通红的小脸。

  “太冷了,等开春再带你飞好不好?”

  好不容易哄好了悦冬,经过一些小小的波折,两个人总算来到了城门口,此时城门紧闭,站岗的士兵也比平时密集了许多,沿着城墙走了一段,魏泽琳发觉此时紧闭城门怎么也说不通,关外有敌侵扰,城门紧闭怎么才能把消息传递出去呢。

  城墙有士兵守着,寻常百姓不得靠近,魏泽琳带着悦冬远远的绕着走了一圈,未果,此时天色渐晚,魏泽琳正准备牵着悦冬回去。

  沿着大路刚走没两步,迎面一对骑兵踏雪而来,领头的那个魏泽琳一眼就认出来了,是魏泽凯。

  几年不见,魏泽凯彻底长成了翩翩少年,比魏泽琳大了快三岁,身量已经与一些身材矮小的成年男子无异,一身银色铠甲穿在身上更显的英武不凡。

  魏泽琳牵着悦冬靠边,就在两人擦肩而过的瞬间,魏泽凯鬼使神差的打量了一身黑衣的魏泽琳一眼。

  “吁。”

  魏泽凯在魏泽琳身后不远处勒住了马,两个人奇异的血缘关系也让魏泽凯一眼就认出来了那个黑衣女子,不正是他的“亲妹妹”吗?

  “两位姑娘请留步。”说着翻身下马,把缰绳交给身旁的士兵,自己拿着马鞭冲魏泽琳走了过来。

  魏泽琳僵在原地,心里一片冰冷,她还没有来得及找他,倒是今日碰上了,真是不凑巧,时机不对。

  魏泽凯边用马鞭敲着手心一边绕到魏泽琳的面前,相似的两张脸上的表情截然不同,魏泽凯脸上带着冰冷的笑意。

  “怎么了?不认识亲哥哥了?”说完腾出手拍了拍魏泽琳的肩膀,“哟,妹妹怎的穿的如此单薄,那下人不给你买新衣服吗?我倒是忘了,她怕是也没钱吧,也对,丧家之犬能有什么钱。”

  魏泽琳冷着脸不说话,说实话魏泽凯让她有些失望,在军营之中混迹了如此长的时间,说出来的话却跟深宅妇人一般,尖酸刻薄。

  一旁的悦冬看着魏泽琳好像受欺负了,虽然不明白魏泽凯什么意思,但是一看就是个坏人,当即大眼一瞪,冲着魏泽凯大声说。

  “不许欺负木木。”

  毫无畏惧的与魏泽凯对视,见这个丫头片子竟敢如此同自己说话,魏泽凯想也不想抬手就是一鞭子,直冲悦冬的脸颊。

  魏泽琳看似不经意一个错步,挡在悦冬身前,一鞭子就落在了她的肩上,魏泽琳神色不变。

  “呵,还真是野狗搓堆儿啊,我看你能挨多少下。”

  言罢扬手,鞭子噼里啪啦就落在了魏泽琳身上,魏泽琳不动,手里死死抓着不断挣扎的悦冬。任鞭子落在她脸上,肩上,她此时不能暴露,一旦露了身手,那之前的事就瞒不住了。

  一旁的悦冬不断挣扎着要挡在魏泽琳前面,边哭边掰魏泽琳的手。

  “你不要打她,不许打木木,.....呜.....。”

  不知挥了多少下,魏泽凯心里别提多么痛快了。

  “不吭声是吧,看你嘴硬到什么时候?”正欲继续,被一旁等候许久的手下打断。

  “公子,将军有令,让我等押了东西立马回去,天色不早了。”

  魏泽凯闻言,恨恨地一甩鞭子,“今日算你走运,下次可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说完翻身上马,带着一队人扬长而去。

  留下了满脸鞭痕的魏泽琳还有哭得直抽抽的悦冬,魏泽琳擦干悦冬的眼泪。

  “我不疼,回去吧。”她与魏泽凯的恩怨更深了,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了。

  悦冬摇头,不理会魏泽琳的话。

  “你说谎,她们也拿鞭子打我了,疼,很疼。”她时常会被其他小孩子打,不用想也知道魏泽琳在撒谎。

  “嗯,疼,我们赶紧回去让叶爹爹给我看看就不疼了。”

  对啊,叶爹爹是大夫会治病的,想到这里悦冬连忙拉起魏泽琳大步向前走。

  “就是就是,赶紧回去。”

  无奈摇了摇头,魏泽琳把人抓到背上,靠着悦冬领她回医馆,怕是找不到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