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红楼从回京开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秦可卿死,元春封妃

红楼从回京开始 烟台看柳 1 23 20262022.10.21 18:08

  “大哥,秦家的去了。”

  贾赦慢慢渡进玄真观,满脸无奈的说道。

  昨天晚上,秦可卿终究是没熬过这个冬天,至于怎么死的贾赦并不好奇,不想也不敢知道。

  贾敬背对着贾赦,未发一言,微微驼背,整个人好似衰老了十岁。

  “我知道了。”贾敬沙哑着嗓子,开口说道。

  “看珍哥儿的架势好似要大办。”

  “随他去吧。”

  现在做什么也为之晚矣,从他跟着义忠亲王叛乱开始,太上皇就对他起了杀心,之前有秦可卿在,太上皇还多少给些颜面,如今宁国府是保不住了。

  “回去吧,我会进宫一趟。”

  无论如何,宁国府要保下来,嘉佑帝想给贾珝,那就给他,只要留爵就好,祖宗基业不能断在我手里。

  至于贾珍贾蓉,他们做的荒唐事,为了皇室的颜面就确保了他们活不下来,去九边吧,多少还能多活几个月。

  “兄弟告退。”

  贾赦深深看了一眼贾敬,他知道这可能是兄弟二人最后一次见面了,希望贾琏能把事办的漂亮些,贾家折两房进去了,要是在折一房,那贾家的主脉就绝了。

  贾赦的马车正好和贾珍派来接贾敬回府的马车错开,贾赦遥望了一眼身后的玄真观,不知道什么时候这里就会失火,里面的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服金丹而死。

  贾珍派来接贾敬的马车被贾敬以不愿染了红尘之名赶了回去,贾珍也乐得如此,愈发恣意奢华。

  ……

  “陛下,贾敬进宫求见。”夏衍难以置信的说道,当年义忠亲王事败之后,当年意气风发的贾敬也就进了玄真观自囚,等闲不入皇城,如今却直入皇宫是来求死不成?

  “宣。”嘉佑帝放下奏折,平静的说道,似乎早有预料,虽然嘉佑帝没有实权,但他还是每日批阅,日夜不辍。

  “臣贾敬叩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嘉佑帝看着须发皆白的贾敬,很难想象到,这位老者不过五十多岁,看起来比七十多岁的太上皇还要苍老。

  “平身,赐座。”

  “谢陛下。”

  二人都很平静,没有想象中的刀光剑雨,只有对往事的回忆,但对嘉佑帝来说,贾敬必须死,他是个心胸狭隘的人,自己人还可能给两分薄面,你当年反我了,一笑泯恩仇,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卿此行意欲何为?”嘉佑帝明知故问道。

  “陛下何须明知故问,请陛下开恩,留我宁国府爵位。”贾敬坐在软榻上,拱手说道。

  “卿之家事,想来比朕更为清楚,为了皇室颜面,你的儿孙必须死。”

  贾敬苦涩一笑,虽然早有准备,但如今还是颇为无奈。

  “臣愿把爵位让给贾珝,只求陛下能留爵就好,至于臣之子孙,由陛下发落。”

  “朕准了。”

  “臣告退。”说罢,贾敬起身一礼,向殿外走去,嘉佑帝也默许了他的行为,左右一个将死之人,容忍度也大些。

  “正文,怎可如此?”在太上皇看来有些软弱的废太子吃惊的说道。(不知道贾敬字什么,有人说贾敬隐喻雍正,所以直接在雍正的谥号中摘了个正文,也能表现贾府想要由武转文,可能不太合适,但编一个也不合适,就这样勉强一下吧。)

  “殿下不知秦时扶苏之祸耶?”贾敬疯狂的说道。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但从来一次贾敬依旧会让义忠亲王叛乱,奋手一搏好过引颈受戮。

  “殿下,敬对不起你了。”这一次贾敬直接说了出来,传入嘉佑帝耳中格外清晰,嘉佑帝只是轻轻一笑,不知道这是胜利者对失败者的嘲笑,还是对往日的不屑。

  “夏衍,荣国府二房长女在宫中?”嘉佑帝随口问道。

  “在皇后的凤藻宫当差。”夏衍仔细思索了一二说道。

  “晋凤藻宫尚书,封妃贤德。”

  “是。”

  嘉佑帝后宫人员不多,皇后一位,贵妃一位,其余妃嫔和背景板没什么差距,可能是因为甄太妃的缘故,所以嘉佑帝一直忌讳后宫干政,太后当年被甄太妃压得死死的,就连嘉佑帝当然也不受宠,但谁能想到,他逼反义忠,威压忠顺,压了太后一辈子的甄太妃只输了一次,输了最重要的一次。

  “等秦家孤女丧事过了,李阁老回京之后再去。”

  父皇,还有三月你过生儿,儿臣送你一份大礼如何?

  ……

  盐政衙门后堂,贾珝坐在高位,面前摆了一桌佳肴,手上把玩了一个酒杯。

  谁能知道从小被当做瘦马养大的舒云有一手好厨艺,贾珝刚开始严令禁止舒云靠近厨房,直到陈识拍着胸脯打了包票,舒云这才从丫鬟升级到厨娘,盐政衙门众人也终于从清粥中解脱。

  贾琏坐在下首,一旁是拿大刀剃指甲的张山,贾琏冷汗直流,感觉一句说不好,那就是身首分离。

  “琏二,给个解释如何?”贾珝轻笑一声说道。

  “我此去金陵是因为家父有要事相托,对你此行大有帮助。”贾琏连忙解释道。

  “什么事?”

  贾琏从袖中掏出一个小巧的物件,放在桌上,贾珝瞬间站起身,张山也将刀放在了贾琏脖子上。

  “这东西你从哪来的?”

  贾琏掏出了一件兵符!私造兵符如同谋逆,绝对是满门抄斩的大罪!

  “你听我解释,这是当年我曾祖荣国公打仗时用的兵符,太祖爷御赐我家,是在大理寺备了案的。”贾琏感觉到脖颈上的寒意,哆嗦着说道。

  “那你拿出来作甚?”贾珝不太理解,兵符这种玩意还能赐下?大齐太祖脑回路果然不太一般。

  “金陵有几处庄子,那里的庄户都是当年曾祖,祖父手下的亲兵,经历了几十年,现在还能上战场的不多,也有几千,绝对比你再招兵要好些。”

  贾珝瞬间凌乱了,这贾家还敢养私兵,还敢找出来,这是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

  “多说无益,你现在跟我去拜见林伯父。”

  我跟他们又不是一支我操什么心,交给林如海让他头疼去吧。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