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重生后我成了拼爹界杠把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节 五叔五婶

重生后我成了拼爹界杠把子 郭怕肥 2088 2021.09.21 10:18

  猴哥挠了挠头:“咱家留了两只整鹿呢,前些天也猎了几只鹿,因此家里不缺这个。打了两只虎,四百多斤肉,这才拿了十斤来。我娘说好长没见着您和五叔了,让我们来看看您和五叔。鹿肉虎肉这些玩意儿,菜市肉铺里不常有,给您和五叔吃个新鲜罢了。”

  秦氏刚才只顾着把人往屋里请,还没见着院子里放着的四只野鸡四只野兔,嗔道:“要是送只野鸡野兔的我也就不说了,这些却不便宜。行了,今儿我就收下了,往后可别再这么送。”

  猴哥只好道:“野鸡野兔也带了几只来,就在院子里放着呢。您是要养着留以后杀,还是我现在就给您杀好了?左右现在天气凉,腌成腊味吃也不错。”

  秦氏:......

  秦氏能说什么?

  秦氏是县城人,她爹也是秀才,和丈夫晏雍楼在一家私塾里教书,因见晏雍楼一表人才,这才把闺女许给他。

  秦氏没和晏雍楼成亲时,从来没去过乡下。她也是读书识字的闺秀,很有些浪漫情怀,成亲时头一次在乡下住了一段时间,她还挺喜欢三面环山,青峰碧水,宁静怡然的晏家村的。

  因此她知道,哪怕临山,其实也不是家家都有野味吃。没有猎户的本事,可打不着野味。就算去布陷井,但山外围的野物极少,得运气好,才好能遇上一两只野鸡野兔罢了。

  若不然,山民也不至于日子难过。

  她新婚时在晏家村住了一个月,也就吃过两三回野味。

  这些年,他们也只年节时回村,公婆才会去左家买一两只野物给他们尝个味儿。

  好家伙,侄儿侄女这一次,就给她送了这么些。

  “谢你娘惦记我和你五叔了。”

  秦氏心里默默计划着,回头多买点城里的点心给侄儿侄女捎回去尝尝。另外前几天她刚得了匹好绸料,是她娘家大嫂子送的,颜色鲜亮,正适合小姑娘,回头就给几个侄女做新衣裳。

  妯娌里,秦氏和公玉明溪因都是识文断字的人,所以最说得来话,她生的是两个儿子,二伯子家的三个小女娃儿,个个漂亮的不像话,她是打心眼里喜欢。

  沏了茶,家里没好点心招待侄子侄女,她还有些不好意思,便张罗着忙午饭,叫晏鸿宇拦了:“侄媳不忙,我说了要带昊儿和小寻还有广路去酒楼里午膳的,难得他们来一回。回头楼五侄和灵泽那小家伙回来,你们也一道去。”

  灵泽是秦氏和晏雍楼的长子,如今就跟着他爹在私塾里念书。

  秦氏想着早市已经散了,家里确实没什么好菜,总不好拿人家送来的野味招待人家,便应了下来,只心里想着,回头也别叫小五叔花费了,去酒楼的钱她出就是。

  她家的日子不难过,丈夫在私塾里教书,一个月也有五两银子的进项,她绣活好,平时做些绣活,她也不绣小东西,只绣大件,一年能卖上两三件,收入不比丈夫差,这些年私房积累下来,还是有些积蓄的,不差一顿两顿的酒饭钱。

  她一个妇人,也没什么好和男人们说的,问了问老家的情况,晏鸿宇便拉上猴哥和路叔去杀鸡兔。秦氏则拉着七寻说话,这才知道她家里遭了火灾。好在昊儿这孩子打猎的本事厉害,靠这个赚了不少钱,连明春建屋的银子都赚出来了,她这才放心。

  秦氏还想留七寻在城里住些天,七寻笑道:“我娘每天教我们念书呢,今儿来县城,已经耽误了一天的课了。等年后,我再来五婶您家里玩。”

  作为有些才气的女子,秦氏可不认为女子没必要读书,她觉得女子不读书,有如鱼目,她因书读的好,与丈夫偶尔还能来个诗赛,论起文章来,也极有共同语言,夫妻感情好的很。她要是不懂诗词文章,和丈夫没个话可说,那日子该过的何等没滋没味?

  她这是没女儿,要是有女儿,必要培养成才女的。

  秦氏笑道:“你娘于诗词文章上,比我还强不少,你可要跟着你娘好好学,学好了,不定以后能找个状元小女婿呐。”

  七寻:......

  等猴哥他们把鸡兔收拾好,晏雍楼和儿子灵泽也回了家,见到老家来人,晏雍楼心情大好,还埋怨秦氏没准备午膳。

  秦氏嗔了他一眼:“家里没好酒好菜,咱去酒楼吃去,怎么,你舍不得在你侄儿侄女身上花银子?再说,今儿可有小五叔这个长辈在呢,合该你出银子孝敬。”

  晏雍楼哈哈大笑。

  晏雍楼虽是读书人,斯文是有的,但他出身山村农家,虽说因家里祖辈出过进士,也勉强算是耕读之家吧,但他可不是那种手不提四两的读书人,性格爽朗直率,又与妻子琴瑟和弦,便打趣妻子:“是为夫不是,误会娘子啦,我这不是担心娘子你突然小气起来,心疼银子么?”

  秦氏瞪他:“我什么时候小气过?你在长辈和晚辈面前编排我,我可不依,今儿咱就去县城最好的酒楼,点最好的菜,看是你心疼,还是我心疼。”

  晏鸿宇大手一挥:“侄子侄媳,你两都不用心疼,有我这个长辈在,能要你们花费?今儿你五叔我请客,谁也不要和我争。你们要是过意不去,侄媳你帮我做两双过冬的棉鞋吧,这外头买的也太不经用,我别的还好,就这鞋子抛费的很,哪月不穿坏几双?”

  秦氏忙应了下来。

  灵泽见到堂哥堂妹也很高兴,拉着猴哥和七寻说话,问过家里长辈是否安好后,又和两人抱怨:“我以前跟着二伯念书的时候多自在啊,我爹现在非拘着我在县城读书,学堂里的先生教的又没二伯好,学里的那些学子们也讨人厌的很,我跟爹说要回乡下,他还骂我。原先爹说让大哥也来县里学一段时间,我还高兴呐,结果左等右等,大哥也不来。你们这次,能在我家住几天再回去不?”

  兄弟里,灵泽行六,他最敬的是大哥灵舟,但最喜欢的,却是这位不在兄弟排行,被过继给公玉氏的昊堂哥,他今年九岁,比猴哥小了三岁,却打小就最爱跟在他昊堂哥的屁股后头混。(第二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