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重生后我成了拼爹界杠把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节 这孩子长变异了?

重生后我成了拼爹界杠把子 郭怕肥 2088 2021.09.21 08:18

  猴哥的表情太好懂,晏鸿宇被噎的不轻,又好气又好笑还很震惊。

  这孩子怕不是长变异了吧?

  老晏家除了他,也没见别人有啥学武的天赋啊?

  哦,不对,还有我自己。

  晏鸿宇进城后,跟着原先干活的那家的护卫学了些功夫,他天生力气大,武学上头也有些天份,但十三岁才正经学武,到底是错过了最好的年纪,因此虽然在三教九流的普通人中,算是身手好的,但不说跟真正的武士比起来,就是那些江湖游侠中的真正高手,也不是他能比的。

  他这水平,也顶多是三流游侠的水平。

  当然,他混码头,虽然身手是一层保障,但真正凭借的,却是他的脑子。

  晏鸿宇无语了一会儿,才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你小子才十二岁,再厉害,往后轻易也别进深山,咱村后头那片山,延绵三百多里,深山里头谁知道有什么?比猛虎厉害的东西不是没有。再说虫蚁比之猛虎也不差。得了,回头我去家里取点银子,你先拿回去用,我那还有五十多两银子,足够你们用到你爹回来的。至于建新房的银子,回头我再想想办法。也别跟我说借不借的,反正你爹一个大举人,明春不定就中了进士成了官身,还怕还不了我银子?对了,你爹有信回来没?”

  晏鸿宇心里还有些后悔,早知道他就不置办宅子了。若不然他现在也不会只能拿出五十多两银子。

  猴哥回道:“还没收到我爹的信,不过他这也走了一个来月了,估计最近就该有信寄回来。至于银子的事,小五爷您就甭管了,我最近卖了几次猎物,加起来得有百多两。三妹妹还采了不少药材,只今儿的药材就卖了十多两银子,仁德堂药房的掌柜说三妹炮制的药材品质顶好,人家让我们以后只管送去,给最好的价。那些药材算不得珍贵,三妹妹还寻到了百年份的人参和碗口大的灵芝呢,等炮制好,定能卖上好价格。所以如今家里并不缺银子使。”

  既是生活不愁,晏鸿宇也就没再提银子的事,这会儿想想反后怕起来:“你娘和小五没事吧?”

  “没事,并未烧伤,只呛了几口烟,受了点惊吓而已。”

  就是惊的把上辈子的事都记起来了。

  但这话我能告诉你么?

  路过卖点心的铺子,晏鸿宇特别有做人家叔祖的范儿,跑进去给七寻买了整八样点心:“只算镇上到县城,就得三十里路呢,你们早上肯定吃的早,这会儿饿了吧?先吃点点心垫垫肚子,回头咱去大酒楼,五爷给你点你最爱吃的菜。”

  其实一点不饿,带来的葱油饼和水煮蛋还放的好好的呢。

  但七寻好奇现在的点心的味道,还是拿了一片形似后世的糯米糕的三色点心尝了尝,清甜可口,软糯鲜绵,滋味很是不错。

  她跟着小五爷进点心铺子时还认真考查了一下,听小五爷说,这是临江城最好的点心铺子了,八样点心,每样一斤,足花了他近二两银子。

  七寻就觉得,以她在西式甜点上的造诣,要是在县城开个点心铺,生意肯定不差。

  传统中式点心固然美味,但西点在口感和味道上,还是很符合大众口味的。

  西式点心后世能占据华夏甜点界半壁江山,可不只是国人早年崇洋迷外的原因。

  不时几人穿过城中心县衙大道,进了南东区,转过大道,入了县学街,过了县学,再走个半柱香的时间,便到了五叔家所在的静音巷。

  这一片除了县学,还有很多私塾,五叔便在一家中等大小的蒙学里当先生。

  因着县学和私塾的原因,住在这里的也多是读书人,所以清静的很,治安也比南西区和北西区要好的多。

  当然,南东区清贵,北东区富贵,北东区的治安,那是比北东区住的多五叔家的南东区还要好。

  静音巷离着县学也极近,所以宅子的价值不低,二爷爷当年拿出家里所有的积蓄,再加上五叔近些年当先生的收入,也才在前年勉强买了一处小院子。

  院子三间正房,东西各三间厢房,房间多,院子就小的可怜。

  五叔家宅子刚买的时候,他们作为至亲来办温锅宴,七寻兄妹跟着爹娘来过。

  记忆里,五叔家的正房厢房围着的小院空地,估计也就三十来平,不过倒是有口难得的井,因着这口井,这院子生生比这条巷子里同等大小的院子贵了四十两银子。

  不时四人便到了五叔家门口。

  因着院子小,只得把驴栓在了门外的一棵小树上。

  猴哥上前敲门。

  里头传来五婶秦氏的寻问声:“谁呀?”

  秦氏在里头还纳闷,她一个妇人,也没人会找她,就是有邻居找她,也多是妇人们一清早相约着去菜市,这会子早过了时辰了,这都快中午啦。这城里不比乡下,窜门子的人少。

  这个点儿丈夫和大儿子都在私塾里,相熟的人找他们不会找到家里来,这是谁在叫门?

  七寻在外头应声:“五婶,是我呀。”

  这小甜音儿,秦氏一听就知道是侄女儿小寻。

  她上前开门,一看果是家里来人,忙把人往院里让:“怎么今儿过来了?可是家里有什么事?”

  七寻笑道:“家里挺好的,二哥和路叔来县城卖猎物,娘让我们给您和五叔送些野味尝尝,路上遇上小五爷,便一同来了。”

  这边猴哥和路叔搬车上的野味,秦氏给晏鸿宇行礼:“见过小五叔,这也好多天未见了,您这一向可好?”

  小五爷爽朗一笑:“我能有什么不好的?这不忙着我那摊子事儿,没空过来么?再说了,楼五侄那是读书人,我这见天的跟三教九流的打交道,常来与他名声有碍。”

  秦氏忙道:“您说的这叫什么话?您是家里长辈,我们做晚辈合该孝敬着,谁敢说一声不是?”

  等把人请到堂屋,正要给沏茶,看到猴哥和路叔手上的东西,一问才知道还有鹿腿獾子肉和虎肉,吓了一跳:“这么些东西,三五两银子打不住,你娘这手也太敞亮了。往后可不能这么送。”

  (10:18分二更,晚上20:18分三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