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百年悲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觉醒的超能力

百年悲歌 秋眠的蜗牛 2260 2020.06.13 22:34

  “是时候展现真正的实力了!去吧,学长!”皇甫帅这个死肥仔也在旁边起哄,就差甩出一个能量球大喊“去吧,皮卡丘!”了。

  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眼看着事情就要败露了,柯哀只好闭上眼睛,咬了咬牙,像之前尝试了无数次却从未成功过的那样,朝着他们张开了手心。

  空气里忽然“嗡”地一声,像是两片金属碰撞在一起发出的嗡鸣声,皇甫帅忽然莫名其妙地尖叫了一声,紧接着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小到让人根本听不见了,像是被一层隔音墙堵在了外面。

  世界像是突然安静了下来,柯哀紧闭着眼睛,只敢保持着这个姿势一动不动,直到一只大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才回过神来,睁开一只眼睛瞄了瞄。

  然后连他自己也什么都听不见了。

  “干得漂亮!我就知道你不会辜负我的期望!”旁边是诺顿老头子爽朗的笑声,可以听得出来,老家伙现在的心情好极了。

  “我……”柯哀咽了一口唾沫,脑子里一片空白,他抬头仰望着头顶上。

  只见皇甫帅正趴在一个巨大的透明的气泡里,正着急地拍打着气泡,他的嘴巴支支吾吾,似乎在说什么,可是谁也听不见他的声音。

  这个气泡……

  好像是……

  柯哀想起来前几天在纽约地铁站发生的事情,那时候也是一个气泡将强大的三代种囊括了起来,才让他们绝地得生。

  只不过那个是金色的,这个是透明的,更像是现实里真实存在着的东西。

  “这……是我变出来的?”柯哀努力地挠了挠头。

  “当然是你变出来的!你现在知道你自己有多么优秀了吧!”面对这个问题,老头子有点儿哭笑不得,“活了这么多年,我从没见过这个类型的超能力,你是一个非常非常非常特殊的例子,非常值得研究!”

  老头子连用了三个“非常,”并且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盯着柯哀,好像在看待一个活生生的生物标本。

  柯哀脑子里还是一片空白,他其实还没有搞明白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他明明记得自己是凭借着卡文里斯的“外挂”才从能力觉醒仪式里走出来,现在竟然真的……拥有了超能力?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可以……走了么?”柯哀压抑住狂跳不止的心脏,故作冷静地对诺顿说。

  “当然可以。”老家伙竖起一根手指,笑了笑说,“前提是你得把他放下来,这孩子估计受了不小的惊吓。”

  不光是他们,就连海因茨老头子也抬起头看着几米高的头顶上,嘴角露出了一个笑容来。

  谁也没有想到一个体重达到三百斤的胖子竟然克服了自然界的物理重力,轻而易举地被一个薄而透明的气泡带上了半空,实在是惊世奇观。

  “哦。”

  柯哀点了点头,像刚才一样朝着皇甫帅张开手心,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气泡轰然一声破裂,这个胖子坠落下来一屁股重重地坐在了地上。

  “哎呦,摔死我了!”皇甫帅苦着脸说,“学长你就知道欺负老实人。”

  看着皇甫帅一脸极其无辜的表情,所有人都忍俊不禁地笑了出来。

  “下午六点之前我会把你的资料上报给学院,今晚十二点之前你就会收到档案短信,千万不要忘记签字确认!”走出天文图书馆大门的时候,诺顿的声音在柯哀和皇甫帅背后响起。

  柯哀点了点头,摸出手机看看有没有林灵发来的短信,他想把这个消息告诉林灵,想了想,又觉得有点儿多此一举。

  反正她迟早也会知道。

  他干脆翻着眼睛看看头顶绿荫里投下的阳光,去年林灵去中国找到他,再到现在通过能力觉醒仪式,一切麻烦他都闯过来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发生的一切竟然让他觉得像一个不真实的梦。

  “你其实已经做好了把他赶出学院的准备了,对不对?”

  等到柯哀和皇甫帅最后两个逗留在阶梯教室的学生走远了以后,诺顿忽然对站在旁边的海因茨说。

  刚才见识了皇甫帅一个个完全可以做成表情包的神情以后,海因茨原本紧绷的脸色现在已经舒缓了下来,他望了望头顶上的阳光,懒懒地说:“谁知道呢?”

  “其实你并不看好这个小子,这一点我是知道的,说实话我也不看好他,我给他这个机会完全是因为校长的缘故,我写过一封辞退申请书交给校长签字,可是被他直接否决了。”

  “是校长刻意让他留在这里的?校长为什么要留一个两次都通不过能力觉醒仪式的学生?”海因茨愣了一下,忽然觉得事情变得有点儿不简单。

  即便他们都是沃尔德学院的资深教师,知晓这个“人类最后堡垒”中几乎所有的秘密,可是当他们聊起这个来自中国的学生的时候,他们反而感到一无所知,像是还有什么更深层次的秘密隐藏在了水下。

  “谁知道呢?”诺顿老头子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反正他也已经通过了能力觉醒仪式,其实就算他这一次没有通过,校长也不会允许任何人将他辞退,那个老家伙拥有名副其实的一票否决权。”

  “也许是因为校长也是中国人吧。”海因茨猜测。

  “这么说也不对。”

  诺顿摇了摇头,否定了海因茨的想法,“我和那家伙认识几十年了,从1956年我们在牛津大学念书开始,他就一直是一个公私分明的人,无论是对人还是对源兽,他从不会因为自己是什么身份而刻意包庇某个人,他去年还亲自劝退了十个学生,其中就有两个来自中国。”

  “那到底是因为什么呢?我们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侦查网络——天格,我们都知道柯哀来自中国一个平凡普通的家庭,不光是他从小到大的经历,就连他十二岁那年养过的宠物叫什么名字我们都掌握得一清二楚,不管怎么看,他也只是一个非常非常普通的人,难道他身上还有什么是我们不知道的东西么?”海因茨茫然无措地说。

  “也许是因为校长从他身上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吧。”

  “校长年轻的时候也是两次都没有通过能力觉醒仪式?”海因茨如遭雷击。

  诺顿点了点头,有点儿哭笑不得地说:“那时候的监管没有现在这么严厉,他最后能通过能力觉醒仪式,完全是靠我用炼金术帮他作弊蒙混过关的。现在说起当年的故事,还真有点儿惊险刺激。”

  “作弊?”海因茨面色诧异,第一次听说有人能靠着作弊通过能力觉醒仪式。

  他还想再问点儿什么,转眼的时候,诺顿那个老家伙早就消失在他面前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