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百年悲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银色的獠牙

百年悲歌 秋眠的蜗牛 2120 2020.06.28 23:06

  “让我们再来试试这门大炮的威力!”

  仅用一把狙击枪就击退了一头源兽以后,海因茨揭开了一块墨绿色的遮雨布,雨布下面是一架银白色的火炮,在黑暗中看起来散发着金属的光泽。

  大炮的身上用烫金刻上了一排显眼的文字:银色獠牙。

  其实用火炮这两个字来形容它似乎有点太过了,因为这门大炮的中间是一支修长的炮筒,然而两边却是两挺重火力机枪,两卷十几厘米长的子弹像纸巾一样盘卷在后面。

  这是一架由大炮和机枪组成的结合体。

  也只有炼金委员会那帮疯子科学家的脑子里才会冒出这种大胆的设想,他们几乎包揽了所有新式武器的设计,拥有众多专利权,设想从来都大胆而又无畏,令其他两大会叹为观止。

  海因茨和弗洛兹合力把大炮推到了甲板边,一个可以正面迎击源兽的开阔地,海因茨站在了主炮后面,他的腕力惊人,仅仅用了一只手就将一枚足足有几十公斤重的弹药装进了弹舱里。

  “你准备好了么?”海因茨说。

  “当然,老师。”即便随时可能失去生命,弗洛兹的嘴角还是露出一丝笑容来。

  他跑到了旁边的一挺重机枪上,坐在了后面的椅子上。弹药早就已经上膛了,他受过沃尔德学院最严格的教育,曾经也使用过类似的武器,他一下子就摸索上手了。

  运输船的身后,源兽群还在继续追着,那些生物在水里的速度很快,几乎能追上时速达到45节的他们,而他们必须回到沃尔德学院的防御界面里才能彻底摆脱这群生物。

  “给它们点苦头尝尝!”海因茨再次大喊。

  他用尽全力拉下去,几乎要把这架大炮的发射摇杆拉断,紧接着,“银色獠牙”轰然一声喷出浓烈的白色烟雾来,巨大的后坐力把老头子撞飞了出去。

  一枚火红色的炮弹从白烟中冲了出来,虽然是一颗炮弹,但是初速度非常快,眨眼之间就落在了源兽群里。

  后面黑压压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因为那些生物的数量十分庞大,根本数不清有几十头还是几百头,一眼望去只有黑暗,这里的大多数人还是第一次见到数量这么庞大的源兽。

  这些潜藏在黑暗角落里的生物被突然到来的访客惊醒了,原本在大海里沉睡的源兽也被鲜血的滋味吸引而来,它们都是鼻子非常灵敏的嗜血生物,骨子里透着凶狠。

  也正是因为它们的数量太庞大了,海因茨随意的一发炮弹就落在了源兽群的正中央,他甚至没有瞄准,全身的力量都用来驱动银色獠牙了。

  一个半圆形的红色火焰区域忽然爆发了出来,远远看去,像一个倒扣在海上的碗一样,火光照亮了半片天空,灼烧的热温扑面而来,打在海因茨和弗洛兹的脸上。

  更加汹涌起来的海水漫到了甲板上,同时也将运输船推动了起来,几乎让这艘几次险些打翻的船沉没。

  遥远的火光照亮了每一个人脸上呆滞的神情,像是看见了末日降临一样。

  没人能想到那是由一门火炮发射出来的炮弹造成的影响。

  只有海因茨还保持着一名学者的镇静,他捂着脑袋从舱门口站了起来,他刚才被银色獠牙强大的后坐力撞飞了出去,砸在了舱门上,差点让他昏死过去。

  虽然没有亲眼见证自己亲手造成的影响,但是他就算没有亲眼看见也已经能猜测到自己发射了一枚什么样的东西,他也是银色獠牙的研发者之一,他们预想过这门大炮的杀伤力,理论上可以令一头三代种灰飞烟灭。

  然而实际威力却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想。

  在海因茨的火力压制下,运输船以极快的速度行进着,不得不说,他从学院里带出来的这些炼金装备都派上了用场。

  除了海因茨以外,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知道,其实这些炼金武器中有许多都是未曾用于实战的设想品,研发出来以后一直安置在实验室里,在不为人知的情况下被海因茨全部运上了船。

  坐在一旁的弗洛兹更是哑口无言,今晚是他第一次见到银色獠牙,从“爆炎弹”到“超引爆弹”再到“银色獠牙”,他早就听说过炼金委员会的人脑子里都是疯狂的想法,却没想过原来大多数炼金武器都是那种将随时可能将自己毁灭的可怕东西。

  他忽然想起来自己还握着一挺机枪,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要是摁下开火键的话,下一秒钟不会连自己也灰飞烟灭吧?

  弗洛兹想了想,这个时候自己还是不要掺和进来比较好。

  他想到洛丽塔还在船舱里,应该快要醒过来了吧,她刚才在水下一直处于缺氧的状态,坚持了这么久能活过来真是一个奇迹。

  刚刚稳定下来的船身忽然再次剧烈地摇晃了起来,所有人都站不稳脚跟,运输船的周围忽然响起了清脆的水声,像是有什么东西从水面上冒出来了。

  大约六七根直径有两米粗的章鱼触须在混乱中伸到了他们头顶上,以缭乱而又蛮横地姿势重重地拍打了下来,银色獠牙在巨大的压力下被拆成了满地的零件,甲板破开了一个口子,海水源源不断地从底下涌了上来。

  刚刚起劲的海因茨跑到了甲板边往下看去,脸色在一瞬间阴沉了下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一头源兽摸到了运输船的底下,像发动突袭的猎豹一样,用它们最简单而又粗糙的方式破坏这艘船,而他们却全然不知。

  在孤立无援的大海上,船身破损是一件后果非常严重的事情,海水会从口子里漫进来,空气流失,让船慢慢地沉进水下。

  这是他们唯一能用来逃命的工具,而现在被一只狡猾的源兽摧毁了,即便跑出了很长一段距离,可是这些源兽也没有放过他们的打算。

  忽然,所有人都听见了一声玻璃破碎的清脆响声,弗洛兹目光呆滞地看着一根触须伸进了船舱里,像是抓住了什么东西一样,紧紧地缠住了洛丽塔,然后飞快地缩了回去。

  他的心忽然悄无声息地沉了下去,在这一刻他心里冒出了无数个想法,想一想却又觉得矛盾。

  难道说源兽的目标并不是毁掉这艘船,而是洛丽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